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全明星分组赛,白队三后卫,这不是要逼死红队的电光火石,就是要逼死白队的一年级生啊。画手好狠

(周叶)捡肥皂怎么可能不是套路?

世邀赛开赛前,中国队开始了磨合期。联盟给安排的训练地有个特大的澡堂,据说还配有人工温泉。一天训练结束后,在某几位选手的积极提议下,职业选手们一致通过去泡个澡,通过澡堂里的“亲密接触”达到更深层次的磨合。

这说法真的很邪恶。

其间领队叶修手一滑,手里的肥皂刺溜一下飞了出去,以一种不可思议的S形路线打了七个水漂,最后落进了轮回队长眼跟前十公分处的水面。

这肥皂这水漂真是太漂亮了,看到这一幕的选手们都安静了下来,个个心脏等着周泽楷的反应。

基于联盟的脸确实国色,男孩子们都有点不好意思跟他凑一块洗澡。于是周泽楷这块水域,就只有他一个活的,能担负起捡肥皂的重任。

周泽楷一脸正经地盯着水面之下的肥皂,一声不吭,也没有个表示。

这时候丢了肥皂的叶修冲周泽楷招了招手,喊了他一声:“小周,帮我捡下肥皂。”

周泽楷:Σ( ° △ °|||)︴

众:(๑ʘ̅ д ʘ̅๑)!!!

叶修难道是在开玩笑吗?他真的会开这种玩笑吗?这也太欺负老实人了。

周泽楷到底是个尊重前辈的好青年啊,他虽然明显地有些别扭,到底是把叶修的肥皂捡了,还扔回给了他。

泡澡回到宿舍,周泽楷把澡堂里给叶修捡肥皂的事用江波涛能看懂的最简单的字数,给轮回副队长描述了一遍。

江波涛的回复很快就来了。

江波涛:你是想说叶修给你肥皂捡,担心他是个攻,怕以后属性合不来?

江波涛:这有什么,要是叶神真有这个意思,你就先把人坑过来。实在不行,就一三五二四七,周六打比赛。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短信,不停地点头。





……更新了下手机乐乎,把以前删除的恢复在草稿箱里面……但是后面发生的事,完全不记得了(ー_ー)!!掉坑的感觉

悲剧地发现,以前很惊艳的《墨镜》系列,梗全部抄袭自日剧《世界奇妙物语》,这种感觉好难堪

我同学是韩雪邻居,网上说的军方关系是真的。一群傻瓜竟然以为是营销文……扶额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多水嫩青葱的小鲜肉,最后都变成了油腻大叔…………………………………………张大仙除外罒ω罒

我儿:这是什么?

我:洗面奶

我儿:洗面~奶~啊

然后我儿子拿着洗面奶就跑了

我:……!!!你奶瘾要不要这么大!!!

风逍遥:你是谁?

北风传奇:北风传奇

风逍遥:你究竟是谁?

北风传奇:北风传奇

风逍遥: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是谁

北风传奇:北风传奇!就是北风传奇!

风逍遥:那太好了

北风传奇:???

风逍遥:你跟我弟弟长得好像。我啊好喜欢这个弟弟。但是怎么能对兄弟出手呢?现在看到你,我就不用那么纠结了!

北风传奇:!!!

风逍遥:我决定追求你,跟你谈恋爱,结婚!

北风传奇:欺人太甚,我不要做替身,绝不!

风逍遥:你不同意没关系,我可以用强的

北风传奇:……

风逍遥:ฅ(⌯͒• ɪ •⌯͒)ฅ来吧,就今晚就此刻,我们身后的床已经迫不及待了

北风传奇:大哥,你别冲动!你听我解释……

风逍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马路边的柚子树硕果累累啊

(风月) 雪域魔国 2

第一章连接地址:http://bailihuanhua.lofter.com/post/40a36f_eea37775

    正文2


    巴达利王国是一个古老的王国,矗立于西域的北端将近千年的历史。


    这一年的春天开始,巴达利王国的老国王就被病痛缠身。到了冬天之初,这位年迈的国王躺在病床上,终于气息奄奄地离开人世。


    风中捉刀是老国王的孙子。老国王一直很疼爱这个孙子。老者时常抚摸幼儿毛绒绒的头顶,告诉他巴达利王国的历史:巴达利王国原本并不是一个王国,而是一座辽阔的坟墓。那可怕的恶魔就被镇压在他们的脚底下。巴达利人生来就是要与这个魔为仇人,用尽一切办法牺牲一切也一定要镇压住这个恶魔。


    “如果让魔撕开封印,逃亡人间,一切都会被覆灭,一切都会消失。”


    年幼的风中捉刀趴在祖父的膝上,懵懵懂懂地点头,答应祖父等他长大了,会像先祖一样,用尽他的一切镇守住这方土地。


    老国王死的那天,神态安详。风中捉刀趴在床沿上,眼睁睁看着祖父枯黄的脸颊一点一点地失去生气。


    老国王的儿子,风中捉刀的父亲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床上死去的父亲。即将成为新任国王没有说一句话,转身离开了老国王的寝宫。


    风中捉刀眼中还在流泪,宫廷的女官静悄悄地走了进来,叹气地告诉他赶快去他的父母那里,他的母亲就要离开这里,前往祭坛,成为新一任祭司。


    风中捉刀愣了愣。他慌慌忙忙地爬起来,匆忙地跑去他的父母那里。当他赶到的时候,他的父母刚刚饮下和离酒。母亲看到风中捉刀,放下了酒杯,来到了他的面前。


    母亲抚摸了一下儿子软嫩的脸庞,然后走向侍女,将头冠摘了下来。风中捉刀伸手想要抓住母亲的衣摆,却没有成功。他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母亲褪下太子妃的妆容,换上朴素的白色祭祀的服装,然后离开王宫。


    风中捉刀回头看向父亲。父亲面色肃穆,低垂着眼,手中抚摸着白色的箫。那是父亲和母亲的定情信物。


    这一天,父亲没有挽留,母亲离开了王宫,从他的祖母手里接过祭祀的法杖。


    这一天,他的祖父和祖母先后离开了人世,中间隔了一场盛大的祭司交割医师。


    风中捉刀站在祭坛下,他想起祖父说过的那个魔鬼,就被镇压在祭坛之下。


    祭坛的大门一旦关上,只在一年仅有的几个祭祀大节会开启。风中捉刀只有在这仅有的几天能够看到他的母亲。随着时间的流逝,孩子对母亲越发思念对母爱越发渴望。母亲看向亲子的目光却一次比一次冷漠。最后仿佛在看待一个陌生人。


    年幼的孩童因为母亲冷漠地目光,感受到比寒冬还要刺骨的冷意。 不仅仅是亲子得到了母亲的漠视,曾经最亲密的丈夫,现任的国王受到同样的对待。


    风中捉刀从来不是一个愚笨的孩子,他感受得到,母亲对他已经没有了对爱子的疼惜,对他的父亲也没有了昔日的缠倦恩爱之情。


    但是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父亲告诉他这是王族的命运。古老的先祖镇压了魔鬼,魔鬼将全部的怨愤化作诅咒,诅咒王族永远失去所爱。


    国王曾经的妻子,王子永远的母亲没有忘记他们,只是失去了对他们的感情。即便依旧记得彼此的关系,感情已经在魔鬼的诅咒中渐渐丧失,不复存在。


    国王的话,让王子浑身发冷。他爬到了树上,躲藏在碧绿的绿叶丛中。他不想回到人们的视线中,他仿佛能从每个人的眼睛里看到母亲冷漠的目光。


    他最后睡着了,困困的梦境最后被一阵委屈的呜咽声打碎。风中捉刀揉揉眼睛,探出脑袋,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家伙正蹲在树下偷偷抹眼泪。


    风中捉刀从树上跳了下来,双脚稳稳地落在小家伙的旁边。小家伙吓了一跳,抬起头,眼睛红红地望向风中捉刀。


    风中捉刀拍拍小家伙的肩膀,让他不要再哭了。他们还小呢,还不知道真正的痛苦是什么呢。


    小家伙愣了愣,问风中捉刀什么事真正的痛苦。


    风中捉刀脑中浮现母亲褪下宫装离开王宫时,父亲落寞的神情,然后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


    小家伙倒没有因为没有答案就质疑风中捉刀,而是低头认真地思索起来。半晌,这个脸蛋嫩嫩圆圆的小家伙竟然抬起头,朝风中捉刀点了下头,表示他明白了。


    然而这个叫岳飞凕的小家伙并没有明白。 他是个爱哭鬼、受气包,好像到哪儿都受人欺负,受了欺负就偷偷跑来树底下哭。


    风中捉刀受不了他哭得眼睛红红,满脸都是泪水的样子,更不喜欢他到处受气的样子。


    男孩子,就应该坚强一些。这个王国的未来是要靠他们来保护的。


    风中捉刀想这么老气横秋地教训爱哭鬼,但是话到临头就变成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哥,你是我的小弟。我会一直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哭地。


    受气包还是第一次听到同龄的小孩说要做他大哥,要保护他,而不是讨厌他,变着法子欺负他。


    从那天开始,风中捉刀就一直陪着爱哭包,盯着周围不怀好意的坏小子们。他当真说到做到,谁欺负受气包,他就揍谁,揍到对方鬼哭狼嚎跑回家,再不敢跑到他跟前欺负受气包为止。


    风中捉刀这个大哥做得有模有样,虽然以暴制暴了一点,更显得十分可靠,值得信耐。受气包很感动,渐渐变成了风中捉刀屁股后面的一根小尾巴。以前是风中捉刀围着岳飞凕转,随时准备着打跑想要欺负他小弟的小混蛋们。现在则是岳飞凕无时无刻地跟着风中捉刀。风中捉刀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这让风中捉刀有点头疼。他自己生得身强力壮,岳飞凕却瘦弱得多,一年到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大半时间在咳咳嗽嗽,生着大大小小的病。有一次岳飞凕跟着风中捉刀到野外狩猎,过了一个晚上,接过不小心被毒草割破了脚踝,差点就死在了漫天星光的荒漠绿洲里。


    这次意外后,风中捉刀就再不敢任着岳飞凕跟着自己出去冒险了。好在岳飞凕很听话,自己也知道分寸,经过这次后很听话地顺从了风中捉刀的阻扰,没有再不顾后果地跟着风中捉刀。但是他们的感情没有因此变淡。相反,风中捉刀每次冒险回来,都会坐在他们认识的那棵大树下,对岳飞凕绘声绘色地讲述经历的危险见过的美景。每次 看到岳飞凕眼底的憧憬和崇拜,风中捉刀都十分的骄傲。


    十六岁,是一个充满冲动和暧昧的年纪。风中捉刀生日那天,沙漠胜景月轮花绽放了,满满地铺了一地,绽放在迷醉的月光下。风中捉刀站在花海里,看着熟睡过去的岳飞凕,心头忽然涌动起酸涩难抑的滋味。他低下头在少年饱满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下去,蜻蜓点水,甜美如蜜。


    懵懂的恋情,就这样伴随着花海静悄悄地绽放。在它还来不及释放出香气之前,命运伸出纤细的手,突兀地摘下了它。


    岳飞凕被祭坛选中,成为了下任的祭司。


    风中捉刀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以为只有王族迎娶的女性才能成为祭司。他想起母亲已经冰冷透彻的双眼,浑身发冷。


    他跑去找父王,想要抗议,认为这是不合规矩的。父王告诉他,祭司选择的标准从来只有王族心上最爱的人,除非他们不再爱对方,否则心上人只能呆在祭坛里日渐冰冷,最后耗尽心头最后一滴滚热的血,死去。


    就像风中捉刀的祖父和祖母一样。当他的父王死去时,他最爱的人便会死去。当 风中捉刀死去时,他最爱的人同样会随同离开。


    因为他们的死,让魔鬼失去了对他们所爱之人的兴趣。那是一份最邪恶的兴趣,每一份王族珍重的情感都会被魔鬼剥夺走。


(ABO)阴谋与婚姻(傲慢与偏见)14

  CP:周泽楷X叶修;孙翔X叶秋

  涉及CP:莫凡X苏沐橙;韩文清/张新杰。可能倾向码字all叶。

  题材:ABO,发情期、筑巢期

  (*/ω\*)蠢蛋写文,ooc不可抑制。冷CP爱好者,只能自割大腿喂自己了。

    目录:http://bailihuanhua.lofter.com/post/40a36f_eedb7562

  正文:

  杜明的话羞辱了孙翔,这是最赤裸裸的毁谤!孙翔愤怒地站直了身板,握紧了拳头,准备给这个小表哥一个教训。

  杜明显然没有料到孙翔的反应,这未免过于激动了!尤其他们还正大庭广众。不过杜明也不是一个很讲究场合的人,他倒真的很想就此跟孙翔干一场,但是江波涛制止了他。

  江波涛适时地调解了这场兄弟间的冲突。他对孙翔说道:“我个人是希望你揍一顿他的,但是你可怜一下你身后的那位表兄,如果你的这种言行在坊间被肆意传扬,固然叶秋对你看不上眼,周兄的婚姻亦会大受打击。久离家人的游子一旦回归,对家人的话总是特别上心的。”

  周泽楷冷酷的目光终于从门口收了回来。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更加严寒的视线盯着孙翔,警告他好好完成孙老爷交代的任务,不要给他惹麻烦!

  孙翔委屈极了,他不明白周泽楷几个意思。杜明刚刚那番话难道只是诬陷他一个是基佬吗?周泽楷是耳朵瞎了还是脑子抽了没有听出来?

  “或许你可以把怒火发泄在外人身上。”这时候,许久安静呆在一边的表嫂,方明华的妻子向孙翔提出了一个令众人都满意的建议。

  孙翔顺着表嫂的示意,看向叶秋的方向。原本叶秋是和罗辑呆在一块儿,非常低调地交谈着一些事情。但是现在他们的面前多了一个人。

  就像方明华说的那样,尽管这里是乡下,封闭而压抑,但是真正的才华永远都能吸引目光。兴嘉屯有不少男人和女人暗暗盯着叶家的Omega,尤其以少男少女为多。

  此刻正有一个Beta站在叶秋的面前。这个Beta不受叶秋的欢迎,因为他是叶秋的堂弟叶寿。很早年叶秋就察觉这个堂弟脑子有问题。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每一次这位堂弟的出现都会引起叶秋极大的不适。叶秋知道这位堂弟的想法。不过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在叶修转化成Omega后,这个傻逼竟然把同样的主意打到了叶修的身上。

  大哥占有伯父的家产,而自己理所当然拥有伯父家的两个Omega,以及他们母亲留给他们的嫁妆。

  这是叶寿惯来的想法。他一直认为这是件理所应当,对他们兄弟来说十分公平的分配。他没有掩饰过这种想法,所以兴嘉屯连瞎子都知道这个男人是多么恶心。

  当然,基于他和伯父的至亲关系,他不可能正经地迎娶两个堂兄。他会在伯父死后,把这两个Omega堂兄圈养在家里,不让他们在外抛头露脸、丢人现眼。

  罗辑安静地站在叶秋身边。他的母亲和叶修、叶秋的父亲是嫡亲的兄妹,这让他们天然站在了一条阵线上。而实际上,叶寿何尝没有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在罗辑成年礼上,叶寿的母亲就上门提亲想要亲上加亲。但是罗夫人没有让叶二夫人进到自家门口就让仆人把她轰了出去。对这位庶出兄长的老婆,罗夫人一贯不给予好脸色。她们习惯泼妇对骂,罗辑觉得这是非常适宜的对话方式。

  这时候叶寿站在他们面前,脸色漆黑。他用恶心的语调告诫自己的堂兄表弟最好安分点,为了日后婚姻的和谐,婚前还是安分名节一点的好。叶寿甚至暗示叶夫人未婚时干的不名誉的事,以此指责叶秋出现在这样一个公开的场合是多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既然他们的母亲未婚先孕,他们就是天生带着不贞洁的枷锁,更应该矜持严谨地活着才对。

  罗辑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寿。就算是他都知道村里的护卫都是叶秋付钱雇佣的。叶寿说这些话就不怕被人打死活埋吗?

  叶秋皱了下眉头,如果不是天性善良,他还真想扭断这个傻逼的脖子。

  这时候孙翔就派上了用场。

  叶秋对站在他面前的Beta的憎恶,完全显露在了脸上。这一点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孙翔不是瞎子,他既看出来叶秋遇到了麻烦,也看出了表嫂让他上去给叶秋解围,是要他英雄救美,赢得叶秋的青睐。

  孙翔本意不乐意遵从表嫂的指使,让这帮子表兄阴谋得逞。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正直的Alpha,何况,就算他不承认,但是叶秋确实是他父亲看中的准儿媳,不管他们以后成不成,他作为Alpha的尊严不允许别人放着他的面让这个Omega难堪。

  孙翔很轻易地把叶寿拎起来,扔到了一边。他没有对这个乡巴佬说什么教训的话,他懒得这么做,这个乡巴佬的家教可不是他的责任。

  叶寿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是一个阴沉又深谙欺善怕恶、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他假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目光在叶秋和突然跑出来的Alpha身上游移。叶寿的脸色一番变幻莫测,而后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叶寿讥讽地看了叶秋一下,转身走出了温泉山庄的大门。他的兄妹目送了他离开,然后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和四周的朋友谈笑风生。

  罗辑瞪圆了眼睛,透过镜框,惊奇地看着突然跑过来教训叶寿的Alpha。这个Alpha跑来干什么?他教训了一下叶寿,然后就坐在他们这一桌前。Alpha让侍从给他一壶酒,然后就什么也不说,自顾自地喝了起来。完全没有要和他们交谈一下的意思。

  这一家新来的租户,很奇怪啊。罗辑看看远处聚在一起,并没有和客人打成一片的租户。显然他们并不打算如请帖上说得那样,要和这个村庄的青年们融合到一块。当和坐在正中间的那个太过漂亮的男人目光接触时,罗辑吓了一哆嗦,连忙收回了视线。

  叶秋挑了下眉,然后低头和罗辑说了一句话,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孙翔猛然从座位上站起,跟了上去。

  罗辑眨了眨眼,他觉得自己看出了什么,也许这个年轻的Alpha看上了自己的表兄,不过他的举动又和这种猜测难以谋合。

  难道城里的人都是这么奇怪的吗?言行不一,口是心非?善于钻研书本知识的学者困惑了。

  周泽楷一直注视着孙翔的举动。当孙翔把叶寿扔到地上的时候,周泽楷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叶寿的身上。在叶寿走出温泉山庄大门后,周泽楷在第一时间站了起来。

  “怎么了?”一旁的吕泊远问道。

  周泽楷没有说话,径直走了出去。吕泊远立刻跟了上去。周泽楷当然不会去追叶寿,他快步走去了马厩。下人是周家的人,对主人的脸色颇能看通。一看到主人来到,下人立刻体贴地将马匹料理好,架上马鞍后,将马匹送到了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向仆人点了下头,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吕泊远跟了上来。周泽楷身下这匹黑色骏马是战场上下来的,不是退役而是正值壮年,脾气并不好,除了周泽楷别人就是靠近都会引来这家伙的敌视。

  “出去。”周泽楷拉紧缰绳,对吕泊远说道。

  吕泊远只能点头,表示自己会告诉其他兄弟周泽楷的去向。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低头在坐骑的耳边低声吐露了几个一眼,黑色的骏马扬了扬蹄子,不用周泽楷扬鞭,只等周泽楷坐正身姿,立刻撒开蹄子飞奔了出去。

  这时候,叶修正在后山的山脚下散步,新鲜的空气对这个病体初愈的人来说是很必要的。

  当叶修远远看见一匹黑骏向自己的方向奔驰过来时,他很好奇骑在马上的人是谁。当骏马载着英俊的Alpha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只剩下吃惊了。

  “你们今天不是邀请了客人在温泉山庄吗?”叶修用手遮住直射的阳光,抬头看着骏马之上的青年,不明白这个青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知道他就在这儿的。

  周泽楷跳下马,站在了叶修的面前。他没有回答叶修的话,而是向对方确认身份:“叶修?”

  “对。”叶修笑眯了眼,看着年轻人向他打了声友好的招呼:“你好啊周少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