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4

君莫笑:小周,哥喜欢你很久了。

叶修坐直腰板,面无表情地敲下了一行字。在他两侧身后兴欣的种子选手们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就是唐柔妹子都站在叶修后侧,颇为兴致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叶修和周泽楷的婚约完全暴露,当然不是一个巧合,这完全得感谢叶修他家笨蛋弟弟不遗余力地从中“作梗”。可以说,但凡能阻止叶修悔婚的人物,全被叶秋想方设法地说服&收买了。

叶修将信息发送了出去,全兴欣的人都在翘首相待。

一枪穿云:下月初一!

“好!”魏琛一看聊天框里跳出来的四个字,立即抚掌,欣慰喜悦地眯起一双眼睛,眼角上的细褶子叠出了三道山岗:“同志们,战友们,至此,散人掰弯神枪手作战已取得阶段性胜利。下一阶段,我们的目标——生米煮成熟饭,让枪王搞大叶不羞的肚子!”

难得凑热闹的乔一帆,看着在魏琛的操作下,和枪王打机锋的君莫笑,简直担心得不得了,生怕前辈魏某人一个生性不羁太浪荡把他最尊敬的叶修前辈的姻缘给折了。

好在周泽楷不愧最有望继承荣耀第一人称号的男人,直觉敏锐,三两句话就识破了魏氏君莫笑的伪装,直call叶修本人出场。

看着前辈一言不发地坐正姿势,一字一字地敲出表白的话,乔一帆眼微微地红了:前辈是真的很喜欢周泽楷前辈吧?真心希望周泽楷前辈能够接收到这份珍贵又小心翼翼捧到他面前的心意。

就算不喜欢,也请不要伤害这个人。在爱情面前,就算是荣耀最大的BOSS也会措手不及,发错招的。

等看到周泽楷的答案依旧,没有反悔拒绝的这一刻,乔一帆终于放下了一颗踹踹不安的心,然后又觉得有点儿丢脸,怎么整得自己比当事人还紧张不安。

乔一帆的耳朵尖红了,然后他就听到了魏琛关于如何让周枪王搞大叶斗神肚子的伟大言论。

乔一帆还是纯情小孩一枚,哪儿见识过这样的阵架。听完这话,乔一帆当即脸一红,立即拉着旁边的罗辑退出了阵仗。

罗辑奇怪地看向乔一帆:“怎么了?我觉得蛮有趣的。”

“呃……”乔一帆没想到罗辑会问自己,他原本以为大学生的罗辑,会比他更容易对这些事不知所措呢。

罗辑看了看训练室,然后回头看自己的队友:“你是害羞了?”

乔一帆有点囧地点头:“这种事太私人了,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讨论会让前辈很尴尬吗?”

罗辑“哦”了一声:“还好啊,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一遭……”罗辑顿了顿,补充说明,“能找到伴侣的话。”

乔一帆闻言又是泪流满面,罗辑的回答太正直无辜了,这种稀松平常的口吻,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自己大惊小怪吗?

还有那句补充说明,对荣耀圈的职业选手根本是大范围群秒啊!

好在,罗辑说归说,到底没开口要求回去,乔一帆干脆和罗辑坐客厅里,静等训练室后续情况。

不得不说叶修看到周泽楷回复的四个字时,情绪波动很大,整个人连同灵魂都激动了去。叶修是很神奇周泽楷竟然真如叶秋所料,同意结婚。尽管心里有疑惑有愧疚,但看到周泽楷最后拍板一样的回复,内心确实冒出了庆幸。原本用面无表情掩饰内心忐忑不安的男人最终在那四个字跳出来的时候没能撑住,破了功,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但是老魏同志,你这个“让枪王搞大叶不羞的肚子”作战计划是怎么回事?

身为兴欣的一员,叶修的革命老同志,魏琛你不应该期盼着革命小伙伴一举拿下战略碉堡,插上自己的小旗帜吗?

轻视,这是对叶修实力的赤裸裸轻视!

叶修毫不留情地痛斥魏琛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说实话吧老魏,你是不是把主宾语对象说错了?早就告诉你,汉语博大精深,不要因为身份证上写着民族汉,就不好好学汉语普通话。你这样迟早是要吃亏的。”

“废话,老夫的普通话过八级认证都没问题。”魏琛同志仰头朝天,喷了两口烟圈,笑得无比嘚瑟:“老叶,人要有自知之明,你都老胳膊老腿的了,还在床上争什么位置啊?听老夫一句,躺平、任操,既爽又不费力气。”

这种话真是集无耻与猥琐于一身,叶修还没来得及痛斥魏琛的邪门歪理,就听到包子一脸懵懂地问:“这么快活?魏老大你试过?”

“呃……咳咳咳……老夫……老夫笔直一杆枪,是注定要做那征战杀伐的常胜将军了!”魏琛明显被包子单纯的问话给呛住了,但是脸皮厚就是脸皮厚,一阵咳嗽之后立刻找回了联盟没有最下限只有更下限的场子。

叶修抚了抚额,不得不说,在黄色笑话这个点上,他完全不是魏琛的对手,只能甘拜下风。好在他脸皮够厚,怼不过魏琛,也不至于脸红皮薄羞煞煞。

叶修清楚,魏琛这话是话糙理不糙,靠孩子绑住周泽楷这样的男人,其实是个很灵的办法。

但是叶修不觉得自己能就这个法子计划通。一来他已经很“无耻”地不顾周泽楷的意愿绑定了他的婚姻,要是再拿无辜的下一代做婚姻、感情的筹码,头一个看不起叶修的就是他自己;二来……二来叶修不得不泪流满面地想,魏琛还是太看得起他叶修,对他和周泽楷的婚姻生活太乐观了。

叶修很真诚地觉得,自己要是厚着脸皮,耍点阴谋阳谋说不定能攻了周泽楷,吃上一口肉,然后被周泽楷仇视一辈子,到时候离婚都是轻的。而若是指望周泽楷这个直男对自己下手,呵呵,还是拉倒吧。

而叶修是个根本玩不出强·奸梗的男人,所以他和周泽楷结婚后,生活的节奏就是看得到吃不着。

真是悲催,果然强扭的瓜不甜。

叶修回头看着一枪穿越灰掉的头像,眼神微黯。叶修苦笑了一下。其实他也没打算绑着周泽楷一辈子,等薛玉中这事一完,他就会想办法搞定老头子,让他同意自己和周泽楷离婚的。

通过契约婚姻权获得的婚姻关系,就是这点不好,还需要婚约保证人的同意才能被受理离婚。叶修是因为自家老头子拥有这项权利,自然老头子就是他们婚姻的保证人,保证他们的婚姻对得起军部的荣耀。

虽然叶修怼不过魏琛,但有人治得住这厮啊。陈果眼看着乔一帆红着脸抓着罗辑跑了出去,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当即卷了叶修写攻略的本子,就往魏琛的脑袋上抄了过去:“老魏,注意点影响。”

陈果下手不重,魏琛却必须给老板娘面子,哎呦叫了一声痛。叶修跟着点头应和:“就是就是。”

方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忽然坏笑了一声。

“怎么了?”站旁边的唐柔奇怪地问方锐。

“没什么。”方锐一边说着,却是难以自禁地“嘿嘿”笑出声。说实话,他也是很期待荣耀大boss被周枪王给压了的,不因别的,谁让叶修那么嘲讽呢?

这家伙,要是心想事成,把周泽楷周美人给压了,吃到嘴里,那还不得意疯了,到时候整个荣耀的单身狗都得被这个心脏脏的家伙虐死。

最有趣的是,方锐看出来,叶修并没有打算强迫周泽楷进一步发展的意思,别说像魏琛说的和周泽楷这样那样好搞大自己的肚子,估摸着现在的叶修连牵一下周泽楷的小手的胆量都不敢有。

但是方锐怪异地有种直觉,周泽楷和叶修结婚后,老实不了多长时间的。在看到周泽楷回了“结婚”两个字给叶修的时候,方锐的这种感觉尤其的明显。

一个不老实的周泽楷,绝不是无心防备的叶修hold住的。这真是个无比可乐的发展!

方锐笑着抬眼,结果和苏沐橙四目相对。苏沐橙笑眯眯的,极其自然地移开视线。方锐不由得摸了摸胸口,感觉有点儿心虚。

苏沐橙低下头,在叶修的耳边轻声说了句话,别人都听不见,但是叶修是听清了。

“加油。”苏沐橙说。

叶修老脸一红,头一次分辨不清苏沐橙是要他加油什么。

晚上睡觉前,已经爬上床的魏琛忽然语重心长地问叶修:“老叶,你是打算自己去打针的吧?”

叶修躺在单人床上,手里捏着根烟,眼微微地眯着:“你怎么还想着这事?”

魏琛被哽了一声,却是没好脾气地说道:“你就可着劲心软吧,小心被欺负哭了,嘴硬心软的东西。”

叶修闻言笑出了声,嗓子却泛着苦味的哑:“想太多了吧?只是打几针,你还真当我会被周泽楷搞大肚子?将心比心,让你和个男人上床,你能起反应?”

魏琛没接叶修的话,而是坐起身,眼神中透着一点担忧地看着叶修:“老叶,你懂不懂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叶修歪头,看向魏琛。灯光有点暗,他没看清魏琛眼底的担忧。

魏琛看着叶修一副毫无防范之心的样子,唏嘘了一声,心道自己瞎琢磨什么,搞得跟舍不得嫁女儿的怪老头似的。周泽楷再能,能能过叶修他那个在军队做大官的爹?周泽楷老实点还好,但凡对叶修动手动脚动了心思,那就只有叶修甩他的份,哪有周泽楷对叶修始乱终弃的时候?

这么想着,魏琛就心安了,作为朋友,他既希望叶修得到周泽楷,又不希望周泽楷带给叶修以伤害。这事说来真矛盾,魏琛作为联盟资格最老的宅男,此刻除了担忧也真没别的办法。

魏琛趴回了床上。

叶修收了视线,看向床顶天花板。半晌,魏琛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说,等你打完针,老板娘还能让我们俩睡一屋么?”

叶修黑线,什么也没说,抓起枕头狠狠地朝魏老不休的床上砸了过去:“你怎么不问,我爱人会不会剁了你?”

魏琛身姿灵活,一把抓住叶修投过来的“暗器”,对叶修的气话不屑一顾:“那不是,人小周弟弟还看不上你么?”

评论(3)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