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5

第二天,叶修接到了从苏沐橙那儿接过来的叶秋的电话。叶秋是来恭喜老哥心想事成的。叶秋是一片好意,但叶修得说,就现在他跟周泽楷的情势,所谓的“心想事成”真的是太戳人心眼疼了。

叶修始终对周泽楷会答应这件事,心存疑虑。鬼使神差地,他就套了叶秋的话。

不想,还真让他套出了真相。

“周泽楷的女朋友吕可,是我大学晚两届的学妹,当初在学生会的时候合作得不错。”叶秋还真不觉得有隐瞒的必要,说白了今天这通电话他就是来坦白的。所以见叶修问,叶秋就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所以说,很多事情真的是无巧不成书。

原来周泽楷的女朋友吕可,虽然现在在S市工作,老家其实在B市,家里有几分军队的背景,不过属于万年透明的那种。别说叶修这个早年逃家的,就是叶秋都没怎么注意到。也是碰巧上了同一所大学,又都进了学生会同一个部门,叶秋才认识了吕可。但依旧不熟。

叶秋大学毕业后,和吕可就没什么交集了。直到半年前,校庆会上,吕可主动找上了叶秋。

“我们这个圈的子弟,什么状况你也清楚。吕可还算好的,他家人给了她三年时间过她自己想过的生活。只是她运气不好,她家里出了问题,需要她提前嫁人。”

“吕可本来只是伤心惋惜,也做好了跟周泽楷提前分手的准备,结果却撞破了薛玉中的如意算盘。”

“吕可知道自己嫁人后管不了这档子事,更别说挡着薛玉中发疯了,所以就硬着头皮找到了我这里。”他们这和圈里,太子爷不少,但真论个一二三来,还真没人轻易敢跟叶家郎作对。吕可找叶秋,就是为了这个。不求让薛玉中死心,但求能吓唬住这只呆霸王。

理所应当地,叶秋本着学习雷锋好榜样的精神,卖了个人情给吕可。当然,这也间接把人情卖给了吕可未来婆家。

“你倒是一举两得。”叶修苦笑,叶秋啥目的,他终于是门儿清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的神助攻不是叶秋,而是周泽楷的女朋友。只是叶秋和吕可各得所需了,却是苦了他这个“路人甲”,现在整一个强抢民男的恶霸,估摸着在周泽楷眼里,和薛呆王差不多定位。

叶秋却不觉得有什么,反正周泽楷是注定要被甩的,自家哥哥趁虚而入,一点问题也没有么。

不得不说,商人的心都很脏啊。

叶秋却说:“吕可这么替周泽楷奔波,我就知道这个男孩的人品一定过关。”他们这些子弟,尤其是那些女孩子,履行家族义务之前的时光,沉醉在谈情说爱里的不少。可是真情真爱世上哪有那么多?多的反而是借着情感谋求利益的。大家伙也知道,和这些人谈个恋爱,就跟历练似的,走一遭也就能安安心心地回归“正途”。就是他们的父母家长也都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慷慨地留了这丁点自由,施舍给他们这些小的——这么对比一下,他们家的老头子倒是开明好多,至少一年前只是快递了申请表让叶修自己掂量着写,而不是直接点个同僚的女儿做自己的长媳。

吕可能为周泽楷的平安,大费周章地找上叶秋,就说明周泽楷的品性不错,至少不是利用感情的人。

叶秋甚至从吕可的口中得悉,周泽楷是个很单纯的男孩。

原来叶秋知道叶修喜欢个比自己小的男人的时候,他是很生气很担忧的。但是从吕可刻意找上他帮忙后,叶秋逐渐改变了想法。他忽然觉得,让自家老哥和这个漂亮的小男孩结婚,挺不错的。

不是说,绑住浪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塞给他一个老婆吗?叶秋直觉,周泽楷一定能够绑住他哥这个浪子,而且是牢牢滴!

叶秋打这通电话,是真的好心。叶修也接收到了笨蛋弟弟的好意。通过叶秋的叙述,叶修清楚了周泽楷真实的感情状况——重归荣耀特产——单身狗一只。而且较真了说,周泽楷被甩跟叶修没啥必然关系。

准确地说,叶修是叶秋卖人情给吕可的“牺牲品”,整件事里,他比周泽楷还委屈。好歹,周泽楷于不知情的情况下,免遭了一次生命与贞操的危机。

这么想着,叶修的负罪感轻了不少,但是对周泽楷依旧愧疚。而知道这些事后,也没有改变叶修接下来半个月的紧张和忐忑。

在这种愧疚、忐忑,还有点淡淡期待的超“难受”的半个月,被叶修苦熬了过去后,和周泽楷约定好婚检的日子终于到了。

叶修一大早就从床上蹦了下来,穿戴整齐,在队友及老板娘的祝福下,踏上了前往S市的轻轨。

一个半小时之后,叶修落脚S市民政局大门口。

这时候,周泽楷已经到了。一个小时前,枪王发了短信,问过叶修人在哪后就从家里出发,刚好在叶修前十分钟到达。

早上九点的春天,气候不错,温度适宜,还有点小风,稍冷。荣耀明星周泽楷出行在外,惯例把自己兜得密不透风,一副太阳眼镜,将半张脸都遮住了。剩下的半张脸,被围巾包裹。

叶修歪着头,看周泽楷,完全观察不出来周泽楷是不是正对自己怒目以视,怨愤憎怼。

叶修感觉,今天的周泽楷,周身的情绪和平常没大差别,挺和气的。当然,这也可能是叶修鸵鸟下的错觉。

他甚至感觉到周泽楷在审视他,跟没见过叶修似的,在观察审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这感觉,让叶修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不得不承认,周泽楷对他确实该是不熟悉的,也就比陌生人熟悉一点儿。毕竟他是一叶知秋曾经的操纵者么。

叶修是准备好来承受周泽楷的怒火的,但是两人碰面后,周泽楷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全副武装地站他面前,与他面面相觑,气氛看着平和实则暗潮汹涌。

这就真的有点可怕了。

本来就很紧张的叶修,更紧张了,脸上的笑都快撑不住了。

一阵泛着些许寒意的杏花风忽然吹过。为了风度稍稍丢弃了点温度的叶修,觉得好像有点冷。周泽楷忽然动了动,问道:“现在,进去?”

叶修连忙点头:“走吧走吧,杵在这儿,也不是事儿。”顿了顿,到底没熬过良心的“谴责”,叶修多嘴又问了周泽楷一句:“小周,你考虑清楚了吗?太委屈的话,这事就算了。”

叶修说完话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转身向民政局大厅的门口走去。听到这话,青年停下脚步,侧脸看向快步向前和自己并肩而行的男人。

周泽楷摘下了眼睛,与叶修的眼睛对视:“想说什么?”

“啊?”叶修有些茫然地周泽楷,不解他话中意思,但还是解释了一句:“虽然说服我家老头子比较麻烦,但应该能拖一拖,我想总有一天能解决这个问题。”

听了叶修的解释,周泽楷嗤笑出声:“你搞出来的……”周泽楷想说的完整句子是这麻烦是叶修搞出来的,现在叶修这样就太虚伪了。不过他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他在赛场上凶狠异常擅长绝杀,但是现实生活中,却没那么咄咄逼人。

何况,周泽楷本以为再次见到叶修,自己会恼怒地上手把这个心脏的家伙狠狠打一顿泄愤,然而没有。他见到了叶修,情绪十分稳定。看着叶修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周泽楷吃惊地发现心里一点生气的意思都升不起来,就想着,赶紧和这个人把婚检那套麻烦的流程走完,那就把一切都搞定了。

至于叶修说的后悔,周泽楷这半个月无时无刻不在想,他都不知道多少次戳开君莫笑的qq,准备跟叶修摊牌、撕逼,解除婚约了。但是到最后周泽楷都受到一股神奇的强大力量的压制,愣是强压下了内心的渴望。

而今天,周泽楷从一早上起床开始,就把“后悔”这两个字抛到了脑后,叶修不提,周泽楷都把这事忘了。

至于把婚事拖一拖……周泽楷觉得这样纯粹瞎折腾,太麻烦了。他还要把全副精力用在联赛二连冠乃至三连冠呢,没这个闲工夫跟叶修在这瞎折腾。

反正,不管叶修怎么想,今天的红本子奖励,周泽楷是下定决心,领定了!

——————

叶修离开兴欣,去S市婚检了。

陈果忽然想起个事,连忙问苏沐橙:哎,婚检完就盖章,拿红本本,这事叶修知道吧?

他不知道啊。苏沐橙笑着说。

陈果:……

评论(2)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