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10

周泽楷就顺势这么一问,叶修随即回答。他们是觉得没怎么滴。却是做者无心,看者有意。记者们那一双双钛金狗眼都快被这甜蜜蜜的互动闪瞎了。

是说你们都结婚了,还搞真心话大表白,都不觉得多此一举腻得慌吗?枪王大大你这“逼”着叶修当着众人面表白的行径,完全是持爱而骄啊!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周泽楷!

得,他们还指望前后第一人貌合神离,婚后闹矛盾呢,人现在直接就把狗粮摔他们脸上了,拍得他们脸好红。

两小伙两大神,荣耀前后第一人,这是真相爱了啊!

大概是被周泽楷、叶修这一波恩爱给闪到了,记者席上的气氛恢复了起初的温和喜气,问题也规矩了起来。记者们提问时都给足了主办方面子,问题适可而止,不再尖酸刻薄,一挖到底。

不过之前的叶黑记者还没放弃,只是安静地蛰伏了起来。然后在大部分记者都准备收手,招待会即将结束的时候,这名记者再次突然跳了出来。他紧紧拽住麦克风,双眼紧盯叶修,眼睛像鬣狗夺食时一般冒出幽幽的恶意:“请问叶神,你和周队是谁接受注射孕针?”

这话一出,全场骚动起来。却是没人应和这名记者。轮回经理更是夹紧了眉头,直接吩咐下去,叫保安把这名记者带走。

这不是轮回经理不会做人,而是这个问题太过分了。连脾气一向温和的周泽楷,帅脸都快黑成了锅底!

也就叶修,虽说尴尬,但脸上好歹带着笑。不过也就笑笑,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这记者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孕针这玩意,如果一个男人打了,那不管他多牛逼,哪怕他是超人、蝙蝠侠,在人们的印象里都会自动弱化。可以说叶修只要回答了,不论答案是他自己还是周泽楷,于这对夫夫而言,在人气上都是损害。

记得十多年前某省还闹出过个“儒门”邪教,公然宣扬凡是打了孕针的人就应学习中国传统美德,退出职场,安生在家相夫教子,照顾夫家一家老小……整个就是天方夜谭一般的笑话,结果不仅出现了,还风光了好几天,登报上电视,被一群“贵妇”、“贵夫”马首是瞻。也是太风光猖狂了,直接惊动了相关部门,迅速地把这个邪教给取缔了。

现场的记者,都是工作在S市的,自然是觉得某省闹出这种笑话太匪夷所思了,当初这丑闻爆出来的时候都震得一逼,懵得一逼,还当是某省工作的傻逼同仁杜撰出来博眼球的。比如S市吧,这个生活压力有多大、工作竞争有多激烈,那真的超级可怕和恐怖。这不说打了孕针的一方怎么想,就那没打孕针的一方,想要一个人支撑一家子的生活所需,为家庭顶起一片天……呵呵,说实话,能做到的男人估计还不到十分之一。

但是这个邪教组织能嚣张风光,说明社会里还是有一部分重男轻女、歧视同性恋者的傻逼的。

同样,就像相关部门迅速动手取缔了邪教,这个社会民主归民主,有些话题是决不能挑明了说的。

孕针就是这么个事!

众所周知,因为环境恶化,气压增大,第五个冰河世纪的席卷久久过不去,地球上大量物种撑不过环境的恶劣,即便人类悉心保护,还是灭绝了。

而人类也是受灾族群之一,新生儿的出生率每年都在下降。也就是孕育针的发明和推广,才暂缓了这种趋势。

中国现在的人口至多5.73亿,还不到历史最高峰的三分之一。就这点人口,还是全球人口第一多的国家。每年时不时就有几个国家派专门的科考研究团队来中国,考察中国人这么“能”生的秘密。

然而,中国人自己知道,比起老祖宗生孩子的速度和数量,他们这顶多只能保证三个家庭有一个小孩的蛋疼生育率,算个P的“能生”!

也就是说,即便是打了孕针,女性的生育率也不过30%,男性更低,还不到6%。这么低的生育率,你好意思拿“孕育”这件事来歧视打针的人?强迫他们退出职场,在家相夫教可能一辈子也生不出来的“子”?别闹了好吗!你还不如说是在支持国粹——麻将、纸牌这两项桌上运动的大发展嘛!

国家本来就为生育率逐年下降头疼不已,为了扩大孕针的注射率,不惜动用法律这个国家武器强制执行。你现在跑出来公然歧视打针的人,这不是找喷,这是召唤工作人员上门查水表呢。

几乎每一个记者,都得到当家总编的耳提面令过,孕育针这玩意国家重视,绝对不能碰。不是他们这些新闻撰稿人骄傲过了头,他们手里的一支笔,太容易煽动人心。孕针这玩意,官方上说是对人体没损害的,但是打过孕针的都知道,那痛苦跟持续分娩阵痛了六个月似的。也就是官方一直压制着舆论,又是强制性打针。否则,别说男人,就是女人拼着不孕不育也不肯受这份罪过的人大有人在。万一他们这些记者笔头生花撸了几篇相关报道,煽动了人民群众对孕针的反抗意识,这可是遗害万年的事儿了。

凭良心讲,肯拉下脸打针的男人,对他爱人是真的真爱了,真得不能再真。真情换真心,你说谁会乐意别人当着自己面拿“孕针”这事刺激自己爱人,甚至是歧视、欺负对方吗?

是真男人,这都不能忍!

所以,孕针谁来打,别说他们这些记者,就是轮回、兴欣的负责人,周泽楷、叶修的朋友都不能问。问了,当场翻脸都只能算自找的。你直接问他们床上谁上谁下,都不至于这么难堪。

在场的记者窃窃私语,倒没人再提打针这事,而是小声讨论提问的男记者这是猪油闷了心,不想在这个圈混了。国家对舆论的监控有多重,可不是说笑的。而轮回的公关、法律部门更不是吃素的,想搞他们家当家队长,这不是给自己挖坑活埋吗?

毕竟人人心中一杆秤,周泽楷长得水灵帅气,品行又乖巧听话,一看就是好欺负的,而且在这场恋爱中明显是被追求,是感情的被动一方,还有就是年龄比叶修小得多。叶修呢,那不止是个脸T,更是联盟四大战术师之首,心脏得那叫一个出类拔萃。更枉论叶修还是那曾经带领嘉世称霸联盟三年的强横男人,年龄大经验老到,加之是主动追求一方——重点是他一追就是四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呐,叶修这憋了四年都不止的邪火,想想都可怕,这结完婚拿了本本,还不当场就把周泽楷这只乖乖小绵羊扑倒吞吃入腹了?

所以,虽然大家不问也不说,确是觉得,打针的八成是乖乖容易被拐的周泽楷。

至于荣耀大BOSS才是被压的那一方,呵呵,记者们表示想想不能。

别说记者同志们了,就是轮回都不少人这么想。比如说操粹了心的轮回经理,为了防止叶修领证当晚兽心大发,一杆入洞,早已经托人走关系,买了一大堆各种型号的安全套,全部交到了周泽楷手上。经理亲自嘱咐周泽楷要小心,告诉他一定要研究一下套套的使用,在叶修操枪上阵之前一定要给叶修的小弟弟穿上保护衣。

当然,经理买的这些套套,那都是牌子货,知名品牌,质量杠杠的,保证不给叶修一点搞大周泽楷肚子,影响轮回战力的机会。

为了轮回,经理是真操粹了心。

男记者最后被轮回的保安队长亲自押了出去。这位队长也是熊人,身在轮回心在霸图,一身的气质都是霸图feel,想在他的领域惹事,纯属找抽。那男记者挺想临死挣扎、反抗一下的,但在保安队长黑社会老大一般的怒目而视之下,情不自禁地就萎了,跟个鸡仔似的乖乖被拎了出去。

捣蛋的家伙被叉了出去,轮回的公关立即出动,重新活跃了气氛。当然,男记者最后的问题也没人再提及,直接一了百了了。

记者招待会过程虽然波折,到底没闹出不该有的幺蛾子。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一点半。周泽楷和叶修悄悄说了几句话,就准备走。轮回经理有点被招待会膈应到了,以防万一有记者留后手跟踪周泽楷和叶修,提议自己开车送两人去民政局,却是被两人婉言拒绝了。

叶修是觉得他们就两电竞选手,再怎么大神知名度也有限。记者们不至于真像狗仔盯着他们不放,没那必要。

周泽楷则是被那男记者狠狠地给提醒到了,现在警惕地很,根本不肯给别人机会,曝光打针的是叶修。

打的到了民政局,先去登记窗口找了那位工作人员妹子。妹子今天就开了周叶这一张“业绩”,看到人来了,都不用叶修他们啰嗦,已经主动帮他们查了今天上午两个人的体检结果,都通过了。

于是两个人又上了六楼。但是周泽楷临了却踌躇了起来,在叶修握住门把手准备扭开钥匙锁的时候手一伸,握住了叶修的那只手。

叶修诧异地抬头,不明所以地看着明明比自己小那么多,却比自己明显高大那么一丢丢的年轻后辈:“怎么了,小周?”

“再考虑考虑。”周泽楷如此说。

哎,果然!叶修眼微暗,松了手,退到一边靠墙站着。他笑笑看周泽楷,“行,你再考虑考虑。”

周泽楷一愣,知道是叶修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脸微微地红了:“我是说,你,前辈,再考虑考虑。”

叶修“啊”了一声,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却更不理解对方的用意了:“我考虑什么啊?”没什么好考虑的啊。

“打针是一辈子的事。”叶修茫然的问话,倒是让周泽楷有点生气,“我又不喜欢你,为了我,这么做值得吗?”

“哦……”叶修心想,周泽楷这把刀插得真不是时候还特么又准又深,疼得他一逼。叶修的心情也不由得不好了起来。他的视线幽暗地从周泽楷身上飘走,人却故作轻松地松了下肩,“年轻人顾虑怎么这么多?你还真当哥打算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哥以后一定会遇上个喜欢哥哥也更喜欢的人,跟他结婚。所以是今天打针还是以后打能有啥差别?到时小周可得大方祝福哥幸福啊!”叶修说到最后都佩服自己了,心都难过死了,他还有毅力跟周泽楷在这瞎扯淡,安慰调侃,也是牛逼!

周泽楷却没回叶修的话,在脸色泛青中,沉默着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 ——————

叶:来啊,互相伤害呀,谁怕谁!

周:……(我什么都不说,我就脱你衣服)

评论(26)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