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生子)达令12

周泽楷强逼着自己挑开了眼神,不去看叶修那只漂亮的左手。

周泽楷想,一个人的手,一个男人的手,怎么就能这么漂亮、性感,充满色气呢?

看叶修这意思,竟然还真用过这手自wei?

暴殄天物啊!

周泽楷心里嗷叫了一声,跟狼崽子头回见到圆月,情不自禁就热血奋腾了一样。眼睛则是不受控制地挑回了视角。然而叶修已经缩回了左手,“特坏心眼”地背在身后,不给周泽楷看了。

叶修还一本正经地问周泽楷:“你需要再考虑一下吗?”

报复!叶修绝逼是在报复之前的事情。

周泽楷眼下垂,依旧看不见叶修藏在身后的手。一声“小气”就被他嘟囔出了声。

叶修以为周泽楷在抱怨自己借题发挥,报复对方之前要他考虑打针的事情。他倒不介意,因为他还真的就是在这么赤裸裸很直白地报复周泽楷。

周泽楷认为不能继续和叶修面对面地在这儿垃圾话了!否则,那天他看过吴启手机里的动态图表现出来的窘态,一定会不堪地呈现在叶修面前的!

周泽楷果断地不再理会叶修,扭头走进了摄影棚。

说是摄影棚,其实里面没啥大设备,就连工作人员都只有两个。一个负责收钱——五十块钱/每人的拍照费,一个负责拍照。至于照片的质量么,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因为门口那事,周泽楷和叶修坐在长凳上的时候,就很是别扭了。两个人别说紧紧依靠在一块儿“幸福甜美”地笑了,没各自坐在长凳两头就不错了。

这种不亲密不合作的姿态,令拍照的承包商小哥很是不满。拍照小哥从照相机后面探出头,看了看两个人,最后指了指周泽楷:“周队,麻烦搂搂叶队。还有两位大神,麻烦笑得甜美一点。看在都玩荣耀的份上,别砸我招牌啊!”

好嘛,原来还庆幸荣耀影响力没那么大,至少公家机关工作人员没被“荼毒”到,原来深入“敌营”的“革命同志”在这等着他们呢!

听到拍照小哥喊“周队”的时候,周泽楷就懵了。听到“搂搂叶队”的时候,叶修是彻底囧了。没等小哥话说完,周泽楷已经“嗖”地一声坐到叶修身边,长臂一伸,大手一捞,就扣在叶修的腰眼上,把人紧紧搂到了怀里,瞬间启动“秀恩爱”模式,是要有多亲密就有多亲密。

叶修又听到了周泽楷在他耳边,轻轻说起那句熟悉的话——“笑,前辈!”

“咔嚓”一声闪光灯,叶修心道哥这辈子都没这么尬笑过。

然而,拍照小哥已经不打算重拍,浪费底片在两位大神身上了。拍照小哥是个忠实的蓝雨粉,还不幸地是蓝溪阁派遣到十区垦荒的高手之一。想当年君莫笑对第十区干了什么,上个赛季轮回对蓝雨又干了什么,众所周知。

尬笑就尬笑吧,拍照小哥就觉得拍得挺好,特适合贴在荣耀大boss和轮回队长的结婚证上,多欢快多可爱啊!o(*≧▽≦)ツ┏━┓

也不用等照片出来,拍照小哥这边直接就将照片电子档发到派发结婚证的办公室。很近,就在注射孕育针的诊室旁边。可见不打孕育针是没办法蒙混到结婚证的。

叶修和周泽楷在拍照小哥的提点下,先去了办公室拿了红本本。两人顺利地拿到了结婚证。但是在打开结婚证看到上面的照片后,两个人同时迅速合上了这本把他们俩终身锁定在一起的红证书,收进了各自的口袋里。

唉,刚刚应该笑得更自然一点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按照两位女医生的吩咐,叶修和周泽楷没在领完证后就直接开溜,而是老老实实在注射孕育针的诊室前的走廊上坐着。虽说公家单位讲究节俭,但是这片走廊地理位置特殊,平常打了孕育针的人都是坐这一片等待反应期过去。所以空调温度被调整的很适宜,保证四季如春,让打针的人如同坐在春风里一样舒适。

就在不远处还有自动贩卖机——免费的,饿了渴了都能在这里拿到想要的,填饱肚子解渴——嘴不叼的话。

叶修的腹痛是在反应期最后十分钟开始的。这痛楚来得毫无征兆,却是疼得很剧烈特有存在感,想忽略都不行。没一会儿叶修就疼得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人的精神气也跟着萎靡了起来。

别管之前和叶修怎么不对付,周泽楷坐到走廊的长凳上后,一副心思就全放到了叶修身上,唯恐对方对孕育针里的药剂过敏,发生危险。

几乎在叶修感到疼痛的第一时间,周泽楷就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身体微微的颤动。

“哪里难受?”周泽楷立即出声问,紧张得左手握紧了拳头。

“……”叶修犹豫了一下,在保住自己的面子和不让周泽楷无谓地担心之间,来回权衡了一下,最后选择老实告诉周泽楷自己的情况:“没事,应该是药效发作了。”

“疼?”周泽楷眼色明晦间闪动了一下,又进一步问道:“很疼?”

“疼死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修原本觉得这点痛还能忍耐一下,结果被周泽楷这么一问一关心,叶修竟然立刻绷不住,觉得腹部的痛又加剧了一分,“哥这辈子都没这么疼过!当年被老头子用鞭子抽都没这么疼。”叶修终于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周泽楷被叶修的后半句话给惊了:“那老头抽你!”用的还是鞭子?!!我次奥,难怪前辈要离家出走。这种父亲搁谁头上都得把人吓跑!

周泽楷忽然很气愤,深深地觉得叶修他爸不可理喻。

叶修被周泽楷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心说你关注的重点不该是我现在有多疼吗?你关注我爹干什么?

还有日后认亲的时候,你可别脱口而出喊我爸叫“老头”,否则死的不是你,绝逼是我这个不孝子!

叶修开始单手揉肚子,希望能减轻点疼痛。他“呃”了半天,看周泽楷依旧对自家老头子深有“误会”和不忿的样子,连忙孝心发作地给老头子解释了一句:“我就是个夸张,比喻!我可是我爸亲生的,哪能真拿鞭子抽呢?小周你淡定点。”

周泽楷直觉叶修这解释是假的,并不肯信他的。但周泽楷也没点破叶修,他看看叶修满头冒冷汗的样子,自己手心里也渐渐地捏了好多汗水,紧张得不得了:“这么疼……确定只是药效发作吗?不会是对孕针起了排斥反应吧?”

“哥就是肚子疼,小周你别瞎想,也别咒哥。”叶修伸出手拍了下周泽楷漂亮的脸颊,安慰了一句,顺便揩揩油。

“不咒你!”舍不得!周泽楷一把抓住了这只送上门的手,紧紧握在手掌里。叶修的手不仅漂亮,还小巧。不是说叶修的手像女人一样小,而是精致的那种小巧。和周泽楷的手比起来也就小上一点。

将这只手握在了手掌中,周泽楷不禁恍惚,感叹就是这么一双手,成就了荣耀一个又一个神话,创造了嘉世无可匹敌的瑰丽王朝。

而现在,这只握紧鼠标能够做出最精准的微操的手,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是多么神奇微妙的一件事?

而叶修则是感受到了周泽楷掌心中不该有的湿热,不由得诧异地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小周,你的手心里全是汗。”

周泽楷“嗯”了一声:“紧张。”

“啊?别紧张啊小周,哥这真没问题。”叶修也没把手抽出来,疼得没力气是一回事,贪恋被喜欢的人握住手的亲近才是主因。

周泽楷则是该用两只手一起握住了叶修的右手,嘴巴有些干地回道:“控制不住。”

叶修开始没听懂周泽楷的话,但下一刻他就想通了周泽楷在说控制不住什么。这让叶修心脏扑通扑通跳出了声,不用把手按在心口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不由得讶异地,感慨周泽楷道:“小周,你心肠真软,不恨哥就很好了,没想到还这么担心哥,哥真感动。”

周泽楷想反驳,想说自己不是心软的人,也不是因为心软才不恨叶修,这么担心叶修的安危的。但是他突然发觉这一刻,比起承认叶修的误解,他更害怕叶修追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担心。因为他自己不知道啊。

周泽楷猛然又恋恋不舍地放开叶修的右手,转而站起身。他对叶修说道:“不放心,我去找医生看看。”说罢,人就跨开脚步,快速冲进了诊室,将正在等着广告进度过去的两医生请了出来,连给叶修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王医生和李医生也是被周泽楷吓了一跳。之前周泽楷留给两位医生的印象是比较斯文内向,颇为稳重的。此刻青年突然跑了进来,两位女医生第一个反应就是叶修不好了,起了过敏反应!于是二话不说,就带着东西冲了出去,结果看过叶修的情况后,又马上松了口气,心说这叫周泽楷的帅气小伙也太大惊小怪了,她们真是被这小子当初说不会碰爱人的笃定模样给骗了。原来还当是貌合神离的假结婚,结果全不是这回事!

至少,这漂亮小伙子是把他的爱人放在心上,小心宝贝着的。

李医生脾气不好,当即将周泽楷叫走,很严肃地批评了枪王一顿,说作为陪伴的一方,要淡定,不能比打针的还要紧张。这也就是今天人少,要是遇上“520”、“1314”这样的日子,周泽楷这样搞,就纯属添乱、搅乱人心,信不信被其他同样紧张不安的丈夫暴动,群殴一顿,晚上洞房变牢房啊?

周泽楷被训得支支吾吾,脸上一片羞红。他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紧张过了头,可是控制不住啊!现在知道叶修只是药效发作,不是过敏反应,周泽楷总算安心了一点点。也就一点点,毕竟叶修还在那疼着呢,周泽楷想到叶修捂着肚子,满头冒冷汗的样子,就不安,心脏就一揪一揪的疼。也别问他为什么这么紧张叶修这么在乎叶修的身体状况,他说过了,他——不——知——道!

评论(37)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