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生子)达令13

李医生一边训,一边将一些打针后的注意事项讲解给周泽楷听。但是李医生就是这么个人,生性懒散了点,想要把所有注意事项都说清说全了,却是不能。

李医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训了周泽楷一顿后,就转身快步走到后面摆放的一排柜台前,翻出个纸袋往里面塞东西。周泽楷人在诊室里,心里一直惦记着外面的叶修,对李医生的话只能说听了一半漏了一半。

李医生将关于打针的宣传讲解图册塞了一整套进纸袋里,又开始塞避孕套(国家规定给新婚夫夫的福利),随口就问了句周泽楷用多大号套套。

这怎么好意思说呢?周泽楷心想。说起来得亏轮回任劳任怨的经理,提前做了准备,硬是逼着周泽楷了解了下套套的用法,要不然周泽楷还真不知道套套分那么多种类、大小,顺便还偷偷研究了下自己的尺寸配哪个号。

但是周泽楷认为跟个女同志说这个,有点小羞耻,哪怕对方是医生,还是十分羞耻,脸都红成了大番茄。无解的枪王最后是支支吾吾、别别扭扭了半天才报出了型号。

李医生心道哎呦,真看不出小伙子发育得这么好啊,就是不知道走廊上那位hold不hold住,二十六岁的晚婚大龄处男,没有点天赋异禀怕是有罪受!

点了下头,李医生拿了最大号六盒扔进了纸袋里,回头一想,出于人道主义,想照顾一下走廊上那位,就又抓出两盒扔回柜子里。

将东西都搜罗干净,李医生转身将纸袋交给了周泽楷。递纸袋的空档,李医生还不忘苦口婆心地嘱咐帅气小伙:“虽然你挺自信能六个月不和你爱人做爱。但是作为医生,还是交代几句,如果房事上和你爱人不太和谐,也别勉强。送你七字真言——得饶人处‘且’饶人!”千万别强上,强上伤菊也伤丁。

要是站在这儿的是兴欣的成人担当魏琛同志,又或者是轮回的已婚男士方明华奶妈,那是一定能听懂“得饶人处‘且’饶人”这话中的深奥内涵。但是周泽楷是什么人?用叶不羞的话说,就是英俊潇洒技术好,重点人还特清纯、不做作。所以周泽楷根本不可能听懂、猜出来李医生话里的良苦用心。

而且,周泽楷自认绝没有对叶修动过那方面的心思,房事什么的他们两个根本不可能发生。所以李医生说的这些都是废话没用。他和叶修不一样,他是直男。

“对了!”李医生看周泽楷一副懵懵懂懂,忽然觉得有件事是绝不能省心不说的,不怕意外就怕万一啊:“市面上出售的安全套杀毒不杀精,避孕效果奇差,这六个月就不要用了。”

周泽楷听着李医生的话,是真懵逼了,他一直以为避孕套=安全套的,难道不是吗?所以说他们轮回-禁欲狗-经理千方百计买来的那么多安全套,压根不管用?

“避孕套用完可以到市医院免费领,待会我给你开张证明。”在这个未婚堕胎都要罚款的年代里,避孕套、避孕药这些东西当然是“违禁品”,没有法规规定的证明是买不到的。当然这种法规各地多有不同,动点心思还是能钻到空子的,但是谁那么大闲心为了个避孕套废那脑筋跟精力啊?地下市场也有流通,就是那质量嘛……还不如不用。

李医生说着,就转身去办公桌给周泽楷开证明。周泽楷脸红通通的绷得死紧,特别想很铁齿很坚决地说自己不需要证明,他和叶修两个人真没相亲相爱到需要用避孕套的地步。但是他已经收了女医生装在纸袋里避孕套,现在再来说这个,又显得太虚伪、做作了。

枪王这么一犹豫,医生已经开好了证明。

枪王一手捏着薄薄的证明,一手拎着纸袋,明明是没多大份量的东西,周泽楷却觉得这两样东西有千斤重。尤其是那张开证明的纸,他真想揉吧揉吧扔垃圾桶里去。

走廊里叶修已经站起身。五十分钟的反应期已经过去,叶修可以走了。

虽然额头上还在冒冷汗,但是叶修已经咬紧牙关适应了剧烈的腹痛。能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男人,叶修骄傲地想,这点忍耐力哥还是有的。

然后,叶修就看到他名义上的配偶,一脸通红地捏着张纸走出了诊室。

“上面写什么啊?”叶修看了那纸一眼,问道。其实他也就是随便问问,好分散点注意力。结果他视线刚投过去,年轻的后辈竟然心虚异常地将纸迅速往身后一藏:“没……没什么……”⁄(⁄ ⁄•⁄ω⁄•⁄ ⁄)⁄

没什么才有鬼嘞!叶修心说。不过他实在没那多余的精力调戏周泽楷,顺便穷根问底。现在叶修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回到H市,赶紧回到兴欣,赶紧回到上林苑扑进那张单人床上。

然而,在此之前,他还得拿着王医生给他开的药方,去对面的大药房买药,真是人生艰辛。

见周泽楷出来,代为照看叶修的王医生便准备功成身退,却是不免最后提醒两个人,重点是周泽楷,告诉他一旦叶修出疹、呕吐、腹泻或是晕厥的症状一定要马上送医院,并且第一时间告诉主治医生叶修打针的情况,片刻都不能耽误。

周泽楷将证明的纸张别在身后,用力地点点头,保证能做到。叶修却在旁边暗笑,他们两个一个住H市一个住S市,周泽楷是要怎么做到王医生要他答应的这些事?只能说,轮回的枪王,也有迷糊的时候,不过情人眼里出西施,周泽楷再迷糊他叶修也爱啊,还会觉得这样的小周更可爱!

王医生得到了承诺,这才真的放了叶修离开民政局。叶修走在前面,周泽楷亦步亦趋地跟在叶修身后走,路过垃圾桶的时候,趁着叶修没注意,就把李医生开的证明扔了进去。然后周泽楷两大步跨到了叶修身边,侧过视线小心观察叶修的状况。在察觉叶修惨白得很,完全就是一副大病中的状态,周泽楷的脸紧跟着白了一大片——紧张担忧的。

周泽楷试着伸了几次手,想扶着叶修,又怕对方误会伤了叶修的面子。来来回回的,两个人已经走出了民政局的办事大厅。

叶修一脚踏出门,就想立刻掉头回去,继续窝在有空调暖气的大厅里。当他站在大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人就特脆弱,早上中午的时候都不觉得怎么样,现在的他却被外面的冷风吹得浑身直哆嗦。

“冷?”站在叶修身边的周泽楷出身声问道。问这话的同时,刚有了老婆的年轻男人已经自觉脱了自己的呢外套,披在了叶修身上。

叶修一惊,回身看周泽楷,颇为不好意思地要把外套脱下来还给周泽楷。但是周泽楷摇了摇头,阻止了叶修,没要。

叶修搔了搔了搔鼻尖,在忍痛之中勉强挤出了个笑脸给周泽楷:“小周你不用这样啊,这点冷哥还受得了。”

周泽楷微微摇了下头:“你冷,我不冷。”

叶修立即后退了一步,将一身单薄的枪王大大从头瞄到脚,在从脚瞄到头:“你不冷?不冷也得穿好衣服,秋冻春捂知道吗?”

“知道啊。”周泽楷点头,忽然笑开了花,神情颇为得意,像是抓住了叶修不得了的小辫子:“是前辈不知道呢。”说罢也不管叶修,提脚就往外走。

叶修看着走在前面的,比自己印象中来得挺拔许多的青年的背影,忽然有点窘迫。叶修心说自己这身行头还不是苏沐橙那几个心黑的丫头给捯饬出来的么。原来还当她们想让哥给小周一个好印象,现在想来根本是知道婚检扯本是一块儿的,给弄这么一身好拍结婚照上镜。

结果好么,结婚照片拍得尬笑到死,穿得再帅都美化不了。现在,站在大门口,更要因为这身有风度没温度的着装被后辈“耻笑”,简直得不偿失。

“小周你这一身是配好的吧?没了衣服剩下的穿戴上也达不到伪装的效果吧?”叶修当然看得出,周泽楷现在上身只穿了件羊毛衫,但就如青年说的并不会觉得冷——这两相一对比就体现出了健身房和小区公园健身器材的巨大差别。但周泽楷穿这身呢子外套,为的本就不是保暖,而是和他那套那副眼镜那条围巾配成套的伪装品。现在少了大衣这个大件,眼镜盒围巾就显得不伦不类了,非但不能起到伪装遮掩的效果,反而更加吸引别人的眼球了!

叶修这话,倒是提醒了周泽楷。就见青年点了下头说:“那就不伪装了!”然后就一点也不顾及自己身为荣耀颜值担当的身份“地位”,直接把眼镜摘了扔纸袋子里,围巾则是一不做二不休,跟着外套走,围到了叶修的脖子上。

帮叶修把围巾弄好,周泽楷满意地收手,竟然还像艺术大师搞完创造后一定要审视自己的作品一眼,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叶修的脸看。

叶修的脸终于不再病态的一片白,雪白的脸颊上慢慢浮出了两片红。

叶修有些忍不住,眨了下眼,觉得自己应该讲两句垃圾话,否则被小周这“深情”的直视继续盯下去,这颗心就彻底沦陷在这个叫周泽楷的年轻后辈的眼睛里,拔都拔不出来,要也要不回来。

在叶修忍不住开腔前,周泽楷收起了直视的目光,忽然说道:“对不起啊前辈。”

叶修再次听不懂周泽楷的话了,这都哪儿对哪儿啊?叶修完全理不清周泽楷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的。

周泽楷颇为尴尬地垂下了头,倒是有点小孩认错的架势。他说:“刚刚那样盯着前辈太不礼貌了。”

叶修闻言,这才弄懂了周泽楷的意思。说实在的,周泽楷那样确实很失礼,甚至是无礼的。也就是叶修喜欢他,才不觉得受到了侵犯,反而被盯得小鹿乱跳,喜欢周泽楷的程度在这一分多钟的凝视中变得更严重了。

叶修笑笑道:“这有什么,哥喜欢你呢,巴不得你天天盯着看。”当然是假话,叶修觉得要被周泽楷天天这么盯着看,自己非得心脏跳动频率过高,直接扑街不可。

再次听到叶修说喜欢自己,周泽楷的情绪忽然飞扬了起来,两边嘴角微微上翘,显示了主人此刻的好心情。

然后下一刻,又全部垮了下来。周泽楷想到了叶修关于重新找一个喜欢叶修叶修也更喜欢的男人,然后和自己离婚,和这个男人结婚,还要自己笑着给祝福的言论。

周泽楷所有的高兴劲儿,都被叶修的NTR预言击杀得碎碎的,然后被君莫笑的落花掌吹飞得渣都不剩。

叶修敏感地察觉到周泽楷的情绪以及两人之间气氛的变化。他静静地看着周泽楷上扬的嘴角垂了下去,面容渐渐变得失去表情,不再微笑、不再腼腆。不过转眼的功夫,周泽楷整个人都冷了下来,变成了和上午叶修建议拖延结婚时冷酷淡漠的模样。

周泽楷就这样冷着脸,转身向前走,像上午来时一样,将叶修丢在了身后。

还好,小周没要回外套跟围巾。叶修站在原地,想,否则这婚可得当天结当天离了。虽然以他们婚姻的性质,是绝对离不了的。

叶修陡然蹲到了地上,双手捂住下腹,干嚎了一嗓子:“小周,哥肚子疼!”

冷酷的脚步立即停下,周泽楷脸上冷酷的假面具啪嗒一声掉在可地上,摔得粉碎。年轻的轮回队长紧张不安地跑到了前辈的跟前,紧张不安地问:“前辈怎么又疼了?”

“一直都在疼,就没停止过。”叶修哼哼着,抱着肚子。他可怜兮兮地伸手,拉了拉周泽楷的袖子:“看在哥现在情况特殊,别黑着脸跟哥生气呗。哥是对不起你,这不现在已经遭报应了吗?”叶修吃准了周泽楷心软,就是对他这个逼婚的混蛋前辈都硬不起心肠,这才小小地用了一下“苦肉计”,迫使冷酷版周泽楷解冻,变回和气版小周。

周泽楷又不笨,怎么看不出来叶修是在装?但他又清楚,叶修这也不算真装,疼是真的疼。越是了解这一层,周泽楷心里就越难过,那种说不清楚缘由的对叶修的迫切关切,又茁壮地冒出头,迅速控制住了周泽楷所有的言行。

周泽楷没说话,将叶修从地上抱扶起来。他把叶修带回了办事大厅,将人按在等候区的长椅上。抽走了叶修口袋里王医生开出的药方,周泽楷向叶修说道:“等我。”

评论(46)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