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平行世界:生命轨迹4

趁着公司断网,撸一发

6,兴欣

陈果登上一叶之秋的QQ,看到的就是好友栏里无数的头像在闪。陈果犹豫地看了一眼叶修,见对方神情淡淡的,也就没去一一点开。

陈果拉开好友栏,找到了苏沐橙的QQ,很幸运也很意外的,苏沐橙竟然在线。

陈果点开和偶像的对话框,十分激动,又很茫然无措。她看向叶修:“现在怎么办?”她总不能冲上去告诉苏沐橙自己是叶修本尊吧?苏沐橙只会当盗号吧。

陈果的犹豫不知所措,叶修很懂。他点点头道:“确实不好办啊……”一时之间,已故荣耀教科书也不知道怎么向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妹子,证明自己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唐柔现在旁边,说道:“视频吧。”

“啊?”叶修和陈果同时不解地看向唐柔。

“不是说摄像机什么的能捕捉到灵魂吗?摄像头也一样吧?”唐柔说道。

有道理,可以一试。叶修觉得这个短发爽利的妹子太机智了。

于是叶修坐到了电脑前,陈果坐在旁边,帮他点开了视频请求。

这时候的苏沐橙不在嘉世,她在地铁口正在等车,顺便和一心安慰她,顺便祝她一路顺风的楚云秀聊天。聊着聊着就突然有个视频请求发送了过来,发送者赫然是“一叶之秋”。

苏沐橙想了想,心道也许不是盗号呢?也许真的是叶修哥“死不瞑目”来找她有事呢?然后她就顺理成章地点开了视频请求。

“啊!通了!”陈果激动地扑向叶修,偶像同意了自己的视频要求,让她高兴得全然忘了身边坐着的是个“男鬼”。不过最后叶修也没享受到“美女主动扑进怀里”的美事。他现在是鬼呢,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陈果和唐柔能看到他,但是想要摸得着就太夸张了。

“别激动,先问问沐橙能不能看到。”叶秋身子向旁边让了让,烟腔嗓子很淡定地说道。

“看得见呢。”苏沐橙在视频里说,顺便发了个笑脸表情在对话框里。

“听得见声音啊?”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坐正了姿势,“你别怕啊。”

“不怕。”苏沐橙微微笑,眼眶却是红的。

“也别哭。”叶修说道。

“那不行呢。”说着苏沐橙就哭了,视屏一下子黑了,不动地震动,能听到苏沐橙的哭声传过来。

陈果和唐柔面面相觑,什么话也说不出。看叶修,神情也是很暗淡、悲伤的。

叶修死了呢。

陈果忽然悲伤地再一次认识到这个事实。

大概过了十分钟,苏沐橙平复了心情,视频再次有了光彩。叶修看苏沐橙,眼眶还是红的,不过情绪是收拾好了。

“都说别哭了。”叶修说道。

“哭过舒服多了。”苏沐橙说道。

“你在哪儿啊?”叶修问。

“地铁站。”苏沐橙回答。

“打算去哪儿啊?”叶修又问。

“回周庄,哥说那是我们老家。”苏沐橙说道。

“出息。”叶修道。

“你在哪儿呢?”苏沐橙看了看叶修身边的两个大美女。

“兴欣网吧。”叶修回道。

“怎么去那里了?”苏沐橙奇怪地问道。

“不知道啊。”叶修无奈,他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儿。

“出息。”苏沐橙模仿着叶修刚刚的口吻,说完就忍不住笑出声。

隔着网络和摄像头,这两个曾经相依为命、共同征战的青年,忽而相视一笑。

“你等我呀,我现在就来。”苏沐橙说道。

“当然要等你的。”叶修理所当然道。

苏沐橙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兴欣,然后带来了一样东西给叶修,是一张账号卡。

“你怎么把它带来了?”叶修问道。可能是还不适应做鬼的节奏,叶修看见苏沐橙把账号卡递过来,也就顺手去接了。

“你走那天,我看到刘皓偷偷摸摸开了你宿舍门,把房间翻得一塌糊涂。”苏沐橙说道,松了捏着账号卡的手。

叶修看着手里的账号卡,感叹:“所以你就把它带走啦?”

“这是我哥的东西,当然要带走。”苏沐橙说道。

“现在给我?”叶修挑眉。

“除了你也没人能用啊。”苏沐橙的理由理直气壮。

“所以我说,叶修你怎么碰得到这张账号卡的?”陈果看着一人一鬼理所当然的传递着账号卡,还一点都不以奇怪的态度,终于忍不住“提点”问道。

叶修和苏沐橙都愣住了,双双看向叶修手中的账号卡。下一秒,苏沐橙伸手去摸叶修——摸不到。她又去捏账号卡——捏住了。苏沐橙就着捏住账号卡,另一只手又去摸叶修捏着账号卡的手,依旧摸不到。

“好奇怪,就是摸不到。”苏沐橙说着话,面色郁郁,很失望。

叶修却很放得下,并没有为此纠结:“想什么呢,哥可是鬼呢。”不过能摸到这张账号卡,确实很奇怪啊。这里面或许有些门道可以研究研究。

7,周泽楷

周泽楷回到了轮回。他的出柜让他和家里的关系彻底闹崩了。周母是恨死了这个儿子,对儿子口中喜欢的男人恶意地诅咒,并不理会对方已经死亡的事实。就是周父虽然一直怒斥妻子娘家但是面对儿子直白的出柜,一时之间也是无法接受。

江波涛和方明华那天赶的不巧,虽然没进病房,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了一耳朵。周泽楷的情况他们了解了七七八八。有心安慰两句又不知道从何而起。

江波涛和方明华倒是对周泽楷喜欢男人没什么恶感。虽然不理解身为男人喜欢另一个男人的感觉,但是年轻人接触得新鲜事物本就多,像他们这种以游戏为职业的人,更是对固有的偏见、歧视特别的不感冒。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呢?

也许周泽楷错就错在他的“无口”和腼腆,在叶修死后出柜,显得这么无力、悲伤。

然后,在叶修死后一个月左右,不仅在轮回,在整个职业圈都混得很好的江波涛收到了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准确地说,这是一个鬼故事,故事的主角是黄少天。

“小周,”江波涛找到周泽楷的宿舍,突然对他说道,“你知道上个星期,黄少天在H市撞鬼的事吗?”

“什么?”H市?周泽楷耷拉了很久的呆毛,晃动了一下,“叶修?”

“……”江波涛一时无语,心说队长你这反射弧拐的弯可真大啊,一般人哪能从“黄少天H市遇鬼”一下子反应到叶修身上去的?

队长果然一直在想着嘉世已故-现在变成鬼的前队长吧?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