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生子)达令16

叶修肚子一直没消停过,还困得很,精神气一降再降,根本没注意到周泽楷跟云佳欣之间的暗潮汹涌。

在叶修的概念里,他的粉丝对他的感情介于崇拜和狂热崇拜之间,但是涉及爱慕这样的很少。原因无他,就在于他在嘉世的时候从来没暴露过真面目。在黑粉的渲染下,群众对他的样貌定性为:就算不是很丑,也绝对达不到清秀水准,估摸着就是一普通宅男——矮、搓、胖。

这么三个字的定性下,得多狂热的粉丝才能对他产生爱意?产生了的那得是多么狂热的真爱啊,口味之重叶修肯定没胆承受。

但是叶修忘了,他现在已经真面目曝光了,加之嘉世不公平待遇的暴露,他的女性粉丝量是一路狂涨。多数是母性泛滥了的,也有为数不少像云佳欣这样春心荡漾的;更有一部分抱着“不求天荒地老时,但求一睡君莫笑”的想法,使劲想办法想勾搭上他的男爽爽女爽爽。

周泽楷应该庆幸,刚跟他领了证的这个男人是个质朴的宅男,不喜欢没事就外出晃荡,否则早就被人拖街头暗巷里就地正法,上社会新闻了。

电梯降到了一楼,周泽楷松了口气。拆迁后,周家住五楼,云佳欣家则在七楼。周泽楷倒不怕云佳欣挖他墙角,就是觉得她太烦,为了达到目的,很有点不着手段。

电梯一到五楼,周泽楷立即领着已经困到脑袋瓜子一点一点的叶修走了出去。不知道叶修怎么回事,困得很快很厉害。周泽楷带着人进家门后,又不得不立即带人进了自己的卧室。

进了卧室,叶修勉强站直了身体。他抬头,睁开快粘成糊的眼皮,略茫然地看过四周的环境后,回头问周泽楷:“你卧室?”

周泽楷“嗯”了一声。

“我困死了……带我去客房就行,不用这么……”叶修不停打着哈欠说道。

“客房没准备。”周泽楷面无表情扯谎。就周泽楷他爸周码农的勤快劲,家里的客房是每天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就怕万一周泽楷外婆家那边的亲戚来了,没房睡,觉得他这个姑爷不行,得离。

但是让刚结婚的配偶第一天就睡客房,那不扯蛋吗?这怎么行呢?亏叶修想得出!周泽楷不屑地在心里,将叶修的提议打了个红叉叉。

叶修精神恍惚了一下,就听见周泽楷说客房没准备,于是心说那就不麻烦主人特意准备房间了,于是下一秒,整个世界都黑了下去,眼睛彻底粘紧了再也睁不开来。

周泽楷没预料到,叶修前一分钟还在跟自己“胡扯”,下一分钟人就“啪”一声趴到了床上,一动不动,沉沉的,跟死了一样。

周泽楷真的被这一下子吓了一跳,连忙弯下腰推了推叶修,不动。又晃了晃,依旧不动。

这就有点恐怖了。

按周泽楷的想法,一个人刚睡着的时候,怎么可能睡得这么沉呢?没这么快进入深层睡眠的吧?

周泽楷脑子里忽然划过下午女医生对他的叮嘱:万一叶修突然晕倒了,一定要马上送医院,不能拖!

周泽楷脸一白,也等不及再确认了,迅速掏出手机拨打了120:“喂,前辈晕倒了,刚打了孕育针!”

“先生,你镇定!”电话那头的接线员显然经验丰富,颇有临危不乱的大将风采。听到周泽楷微微发抖急切报过来的“疾情”,语气平稳道,“你确定你爱……你朋友……”

“我爱人!”心慌慌的周泽楷慌不择言地纠正接线员道。

接线员毫不做作地直接改变了称呼,继续道:“你确定你爱人不是睡着而是晕倒吗?这是他打的第几支针?晕倒前有渴睡表现吗?”

“第一针,十五分钟前开始犯困。”周泽楷回答。他看看叶修的脸色,又很不放心,连忙追问道,“脸很白,叫不醒……真是晕了呢……”说到最后,周泽楷的声音虚弱了很多,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在胡搅蛮缠。

“先生的爱人是男性吗?”

“是。”

“那么第一针孕育针后是这样的,因为男性受针者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进行育馕的初步发育,很容易陷入深度睡眠中,为时大约六个小时。民政局的医生应该有派发宣传册,上面有孕育针注射后的反应和应对方法,建议你最好翻阅一遍。如果不放心,请以超过40分贝的音量叫对方,看看有没有反应。”

“40分贝?”周泽楷疑惑。

“大声!”

“我知道了,你等等。”

“好的。”

周泽楷当下手机,推了推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喉头绷紧了一下,周泽楷放大了音量,喊了一声:“前辈!”

叶修没反应。

“叶修!”

依旧没反应。

“叶秋!”

更加没反应。

“老婆……”

怎么可能有反应。

周泽楷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下,又犹豫了一下,决定做最后一点努力。忍着羞耻心,靠近到叶修耳边,同时不自觉地放低了音量: :“老……公……”

“唔嗯?”叶修闷哼一声,回应了心上人的呼唤。

被……被占便宜了!⁄(⁄ ⁄•⁄ω⁄•⁄ ⁄)⁄

还是自己主动送上门的!(*/ω\*)

周泽楷迅速起身,退后了一步,脸红,心跳加速,血液上涌无限羞耻中。

他觉得他被一个大心脏忽悠了,怎么破?

但是叶修除了“嗯”了一声,再没别的反应,又睡死了过去。周泽楷却有点庆幸这个“大心脏”没被自己刚刚那一下子叫醒。他拿起手机重新放到了耳边,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出声道:“谢谢,我确认他是睡着的。”

接线员泰然处之,不以“求救人”语气的突然转变为意:“好的,那么祝您和您爱人新婚快乐,祝您爱人身体健康。再见。”

接线员果断挂断了电话,周泽楷随之松懈了从刚刚叶修扑到床上就开始紧绷的神经。

周泽楷扔开手机,他靠近床边,看看床上趴得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男人,忽然蒙住了自己的脸,受不了自己刚刚的模样,笑出了声。

刚刚的自己,真是紧张得神经质了!

笑完了,周泽楷收起了笑,再没像刚刚那样小心翼翼,而是狠狠心将人推醒了过来:“前辈,换了衣服再睡!”叶修这一身衣服齐整得都快赶上正装了,也真是困到极限了,否则常人是受不了穿着这一身睡觉的。

叶修渴睡得利害,深深觉得叫醒自己的家伙无理取闹!他拼尽全力,才让缠绵悱恻在一块的上下眼皮子分离了一丝丝缝儿。透过这一丝丝缝儿,叶修看向周泽楷:“小周,我很困……”别吵我,再吵让君莫笑爆了一枪穿云,前辈不是说笑的哦,前辈很可怕的哦!

周泽楷没就此放过叶修,而是再次将他推醒:“换了睡衣再睡!”好歹睡得舒服点。叶修这样将就着睡,周泽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都快强迫症了。

叶修听到“睡衣”两个字,耳朵动了动,然后干脆转过脸去,拿后脑勺对周泽楷,自己则是太太平平继续睡:睡衣?这种“资本主义享受”哥百八十年前就摒弃了!

周泽楷眼皮子一跳。盯着叶修的后脑勺几秒,周泽楷懂了,这是一个没有睡衣概念的男人——职业圈不少不拘小节的男选手都这德行,就是轮回这支被戏称为“牛郎天团”的战队,也有不少这样的。周泽楷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是,这是他的床!

他的床,他的地盘,叶修只要躺在他周泽楷的床上,就得听他的!

周泽楷绕到另一边,戳了戳叶修的脸:“前辈,睡衣借你。”

叶修无动于衷。

“我的床……”周泽楷委屈。

叶修睁开了眼,认命地爬了起来,脱衣服。周泽楷见此,不再多说什么,高高兴兴地转身去找睡衣给叶修换上。

等周泽楷回转身的时候,叶修已经暴完手速,脱光了自己,呆愣愣地坐在床沿上,目光随着他手里的睡衣移动。

叶修真瘦!

怎么会这么瘦的?

记忆里叶修一直处于正正好和虚胖之间,现在脱光了,才发现瘦得有些惊人。倒不是说这个人瘦得皮包骨头,认真来说还可算在肌理匀称的范畴边缘。

但在周泽楷眼中,这么多年见到的叶修还是第五季的时候最好,不这么瘦,脸上还有点肉,不像这么瘦削。

或许,第四赛季,甚至更早之前的叶修状态更好,可惜周泽楷没见过那时候的叶修,也就无从比较了。

重组战队还是太艰难了吧。周泽楷心想。即便叶修曾是从那个联盟初期草莽年代走过来的,有建立战队的经验。但是今时不是往日,联盟初期战队都是草根出生,而现在,叶修面对的却是连挑战赛都能蹦出嘉世这种庞然大物的豪门战队。草根对豪门与草根对草根,区别有多大,不言而喻。

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呢?周泽楷每次想到这个问题,都是不可思议。

现在,倒是有了一些了解,更加地佩服这个男人,也更心疼了起来。

周泽楷将睡衣递到了叶修手边,目光不由自主地在男人赤裸的身躯上流连。

这个男人真白,白得亮眼。

周泽楷的脸迅速地染上了胭脂色。在不小心看到两个红点点,一枪穿云的现任操作者脑子里莫名浮出了两个字——“福利”✿✿ヽ(°▽°)ノ✿

⁄(⁄ ⁄•⁄ω⁄•⁄ ⁄)⁄要死了,这是什么怪想法和莫名雀跃的心情?

无敌的枪王可耻地捂住了鼻子,迅速地丢下睡衣一弯腰抓了床上叶修的衣服便往外落荒而逃:“前辈,我去把衣服洗了!”

叶修眨了下眼,将睡衣穿到了身上,然后被子一掀人躺了进去。在思考了半晌“小周真贤惠还帮哥洗衣服……哥明天穿什么回兴欣”这个问题后,也没想到个结果,就再次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

有次我宝突然睡着,还很沉,怎么都叫不醒,摇啊晃啊都一样,吓得立即送医院挂急症。医生看了一下,说睡着了,然后在手上掐了一下,宝宝醒了。_(´□`」 ∠)_关心则乱是真的会发生的事情

评论(26)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