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17

抱着叶修的衣服,周泽楷冲进了洗盥室里。将衣服放下,周泽楷看向镜子。还好,虽然鼻管里热乎乎的好歹没有真的流下鼻血。但是两只眼睛布了血丝,正发着幽幽的红光,周泽楷自己注意到了都觉得心惊。

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双?也会对男人的肉体产生欲望?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又放下手。

可是以前和轮回队友一起洗澡泡堂的时候,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和冲动。洗澡的时候那些家伙可是赤条条连内裤都扒光的,可比叶修这样“不正经”多了。

但是刚刚他的内心的确骚动了起来,难道是因为跟个男人结婚,就自然而然变成了gay吗?

周泽楷忽然想起吴启手机里的动态图,最后摇了摇头,心说自己应该本身就是个双,至于为什么对队友无动于衷,大概是太熟,周泽楷想基佬和男人还是有纯粹的友情的。

而叶修,毕竟两人已经结婚了,会对这个男人放松警惕、释放本能的吧,甚至……打住打住,周泽楷你是一个正直的男人!别忘了,叶修可是喜欢你的,你可不能做出引起他误会的事情。万一叶修觉得你也喜欢他,你可怎么办?

被迫结婚是一件事,强装喜欢是另一件事。

周泽楷深呼吸了一下,调整着心跳的速度。他看着镜子里的帅哥,对对方说:“还记得第五赛季的那些噩梦吗?那时候有多讨厌叶修,你忘记了吗?”

怎么会忘记呢?周泽楷想。所以就算他是个基佬,也不可能喜欢上叶修的。

年轻的枪王为了“确保”自己没有喜欢上叶修,很“明智”地忘记了自己这一天面对叶修时,产生的那些紧张、担忧的心情。

自我建设和催眠了一番,周泽楷紊乱的心跳恢复了正常的频率。他翻了翻叶修的衣服,发现不适合机洗。想到刚刚120接线员的建议,周泽楷担忧叶修的身体情况,觉得洗衣服这件事不急于一时,于是把衣服放进了自己的衣筐里,等晚些时候再来手洗。

回到卧室,周泽楷翻了翻李医生给的纸袋,一不小心就翻出了那四盒避孕套。周泽楷迟疑着,看了一眼床头柜又看了一眼垃圾桶。

他跟叶修用不着,扔了吧……

万一被叶修在垃圾桶里看见,不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所以是要跑一趟垃圾箱吗?

万一叶修这会儿醒了,看不到我,害怕了呢?(叶:喂喂,我是一岁大的孩子吗?)

周泽楷想了想,自己作为主人这时候跑走,确实不妥,只好含着羞耻之心,将避孕套扔进了床头柜里。他想,以叶修的品性,肯定不会私自打开自己的床头柜。将避孕套放在这里,和扔垃圾箱也没有什么差别。

机智如轮回队长!

周泽楷满意地点点头,继续翻纸袋里的宣传册。宣传册里的东西很杂乱,周泽楷先是快速地翻看,但是在看到宣传册上讲解到男性在注射孕育针后,身体为了满足育馕发育所需,会将一切能量、营养、微量元素优先供给育馕。这个时候的男性是十分脆弱的,免疫力大大降低,如果不好好照顾,细心调养会落下终身体弱体虚的毛病,严重者育馕会发育停止、病变死亡。育馕细胞有百分之十的概率转化为癌细胞的时候,周泽楷的神情立即变了。

他连忙拿起塑料袋里的药仔细地查看说明书。除了止痛药,女医生一共开了四种药。周泽楷仔细看了说明说,这些药果然像宣传书上说的,都是给叶修补充必须的微量元素的。两种药是饭前吃,两种药是饭后吃。

考虑到宣传册上特别注明,药补不如食补,周泽楷站起身,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四点,足够做顿晚饭了。

周泽楷家一般都他爸做饭炒菜,偶尔他爸加班就会通知周泽楷从俱乐部赶回来给他妈做顿新鲜热乎的。所以周泽楷的厨艺还算不错,当然比起正牌二十四孝老公方明华就差多了。吕泊远家是开餐馆的,手艺也在周泽楷之上。

周泽楷走到厨房,查看了冰箱里的储存。想了下以前轮回和嘉世聚会时,自己注意到的叶修偏好的口味和菜色,周泽楷有些无奈地叹气:他们家的菜色都是根据周妈皇甫女士的口味来指定的。皇甫女士出身四川,是典型的川妹子,嗜辣如命。周泽楷从小口味跟妈,也是个地道的辣系。

而叶修呢,根据周泽楷的了解,这个人已经被H市同化得差不多了,口味偏甜偏鲜偏淡。可以说和周泽楷家是两个极端。

周泽楷看看冰箱里仅剩的一大把红辣椒,纠结地皱起眉,想要保住叶修的胃,婚后势必不能住家里,得另外找地方住了。

爷爷是不是说过,要给孙媳妇一套房做改口费的?会是S市的吗?

等等,我是不是还没跟爷爷他们说我今天结婚的事情?其实我要是说了,爷爷肯定有办法解除我跟前辈的军部婚约……的……吧?算了,木已成舟米已成炊,待会打个电话给爷爷吧。

想着想着,周泽楷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周老爷子的电话。

“喂,是小楷啊。”手机那头传来周老爷子老当益壮的声音。

“嗯,爷爷,我结婚了。”听见爷爷健朗依旧,周泽楷嘴角挂上了笑。

“爷爷在网上看到消息了。我们的枪王很厉害啊,三冠王都被你讨到了。你可得努力了,拿不到三个冠军,在家里可立不了威呀。”周老爷子壮年时在S市的商场上是个横着走的螃蟹,后来退位把若大个家业全部脱手给周泽楷他大伯,之后就过起了逍遥日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迷上了网游,还是第一批进去荣耀地图的玩家。

可惜了,游戏里周老爷子就是个彻底的菜鸟,还是人人鄙视的那种靠金钱武装全身装备,靠着一身极品装备到处虐菜的菜鸟。

周老爷子当然不觉得这有什么的。用他的话说,他既然有钱,干嘛不用钱砸出一条高手之路呢?

然而高手之路是艰辛的。周老爷子刚穿上一身极品到处找菜虐的时候,就被两个小测罗给收拾了。

这两个小测罗是谁,周老爷子记得很清楚,一个叫一叶之秋,一个叫秋木苏。

那个秋木苏倒还好,一身枪法那耍得叫眼花缭乱、酷炫拉风极了。那个一叶之秋的打法就土得很,和秋木苏的枪法简直是两个极端。

周老爷子是外行看热闹,怎么想都觉得输给一叶之秋这个土死了的战斗法师手里,忒冤忒没面子。

然后……然后周老爷子火速换职业,做了个神枪手,准备努力一把,也做个酷炫的神枪。

周泽楷入荣耀,跟周老爷子这个疯狂的荣耀迷是分不开的。就是当初选择职业都是因为他爷爷带他进新区遛弯的时候,直接给他选了神枪手。

用周老爷子当初的话说,就是周老爷子虽然二十四个职业样样精通,但论最能指导周泽楷的还是数玩得最多的神枪手。

不过周泽楷一身酷炫的枪法还真不是周老爷子传授,而是自己琢磨出来,自成流派的。没办法,周老爷子虽然有志向成为一个技术花哨酷炫的神枪手,但他本质是个菜鸟,全身上下酷炫的从来都是那身装备,而不是技术。

也是因为周泽楷是周老爷子带进荣耀圈的,周家也就没人好意思指责周泽楷上学的时候狂上网游不务正业,最后更纵容了他加入了轮回职业俱乐部。

“家里不立威。”周泽楷红着脸,声音低低道。

“这就对了。爱人是用来疼爱关心的,不是立威的。我们周家的男人从来都是对外人立威,让老婆风光的。”

“嗯。”

“加油。什么时候办婚礼。”

“嗯,一个月后,集体婚礼。”

“怎么想要参加集体婚礼的?”周老爷子奇怪地问道。

“军部……婚约。”周泽楷说到这里,忽然有点紧张,有点担心周老爷子不高兴,对叶修有意见。

“军部啊……看来我们老周家被人算计了啊。”周老爷子拉长了声调。

周泽楷一听,连忙开口解释:“前辈不会!”

“我知道啊,那个一叶之秋一看就是个笨蛋,只会被人算计。我说的是别人。”

“前辈不笨!”周泽楷小声嘟囔,反驳,“战术师。”

“知道知道,呵呵,一转眼我的小孙子也到了会疼人的年纪了,长大了呢。”周老爷子刚刚也就逗一下自己孙子,至于有没有被人算计还真没放心里去。本来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能放着小儿子飘在外面做个朝九晚五月薪小一万三的码农打工族,更支持周泽楷进去荣耀职业圈,就是放羊吃草的意思,并不太乐意跟在儿孙后面操心这忧心那。

现在看来,也挺好的么。真有什么事有个高的——周泽楷他大伯顶着呢,周老爷子才不担心。

“不过啊小楷,爷爷跟你商量个事呗。”周老爷子忽然神秘道。

“嗯?”周泽楷冒问号。

“爷爷应该跟你说过,当年你媳妇跟别人合伙欺负爷爷……”

“爷爷当前辈是菜鸟,想虐菜!”周泽楷给自己“善忘”的爷爷,注解了一下前因。

“行啦行啦,总之爷爷输给他们了。爷爷不服!爷爷要跟他一对一单挑!”

“会输。”周泽楷毫不犹豫地指出结果。

“你说谁会输?”周老爷子螃蟹性子一拧,立即不服气了。

“爷爷。”周泽楷老实回答。

“你就不能让他输给爷爷吗?爷爷一把屎一把尿养大你跟你爸,你就这点出息?”周老爷子气哼哼道。

“不能打假比赛,不能逼前辈!”周泽楷反驳。

“谁让他打假比赛了。你听爷爷跟你讲,你可以先消耗一下他的体力,让他操劳一点,然后再让他来跟爷爷PK么。”不愧是商场老螃蟹,为了一场心愿赢了“往日宿敌”,周老爷子连这么“卑鄙”的手段都开始暗示着教自家孙子了。

周老爷子是很相信自己孙子有把人做趴下爬不起床的神勇和体力的。没办法,他们老周家的男人,就是这么牛,一脉相承,想不牛都不行!

然而他清纯的孙子愣是没听懂。“家务活我做,不让前辈操劳。”周泽楷认真地考虑了下,然后说道,“可以带前辈去健身房锻炼。”

“……咳,这样也可以。”面对纯情的孙子,周老爷子也只能顺应对方的思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了。总不能直白地告诉孙子是让他在床上消耗叶修的体力,让斗神操劳过度吧?老爷子老脸还是要的,这话可不能直白说。

反正,只要能赢了那个打法土爆了的小子,就可以了嘛。至于怎么个赢法,完全不是问题。

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商场上的人,心都特别的脏啊。

评论(14)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