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生子)达令18

爷孙两个聊了一会,就挂断了电话。周老爷子最后说了,让周泽楷在婚礼后带着叶修到周家老宅住一段时间,认认亲戚。周泽楷想了一下,觉得不适合,直接拒绝了。周家老宅不在市区中心,交通多有不便,出行都要专车接送。而不论是叶修和周泽楷势必要天天往各自的俱乐部跑。尤其是叶修工作地点在H市,跨了省,这么折腾太辛苦。

周老爷子也没坚持,这小儿子一家其实等于从家族体系里分割出去了,有些看着重要其实血缘已经远了的亲戚,不认也罢。

不过总得把人带回来见一次吧?

周老爷子的这个要求,周泽楷没拒绝,他想叶修那个人也不至于不给自己和爷爷这个面子才对。

收了电话,周泽楷跑回卧室看了一眼叶修,看到对方睡得很熟,心放了下来,转身拿了手机、钱包和购物袋,准备买菜去。

临出门又想起了回来路上邻居大妈的话,又折返回来,在客厅的储藏柜里翻出一大袋子喜糖。这喜糖是轮回俱乐部买的,是准备着记者招待会后分发给记者和轮回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好歹当家头牌队长结婚,当然要一起喜庆喜庆。要不是顾虑着孕育针这个事情,少不得还得让两位新郎官请客吃顿大的。

而周泽楷家里这些就是轮回采购买多发不完,在得知周泽楷家没准备喜糖后,打包快递到了周泽楷家。皇甫女士收到快递的时候还吃了一惊。

来到楼下小区,周泽楷将糖果分发给了小朋友。一见小区最漂亮的大哥哥在发喜糖,小屁孩一个个跟被召唤的小怪似的全部聚集到了“轮回boss”的跟前,一拥而上,伸手要糖。嘴甜点的还会说两句“白头到老”“恭喜发财”的吉祥话。

周泽楷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低估了“敌情”,刚刚和叶修回来的时候,也没见到几个小毛头,所以糖盒拿的不多,这会儿一“聚怪”,才知道小区孩子还挺多,喜糖完全不够。

最后一盒糖被抢走,轮回枪王面对一群嗷嗷待发糖的小娃娃,就彻底尴尬、不知所措了。最后还是趁乱抢了整六份的孩子王豪爽地分了自己的糖,然后小手一挥带领众孩儿们去捉迷藏了,给了枪王脱身的机会。

看着做鸟兽散的小娃娃,周泽楷松了口气,又有点怅然若失。他看了眼刚刚用来装糖现在已经空了的袋子,抿抿嘴,而后唇角又上扬起来。

小娃娃,还是很可爱的。

以后他跟叶修的……打住打住,周泽楷你在想什么不切实际的事呢?不过只在脑子里想一下没关系吧,反正也没人知道。

想想自己和叶修的宝宝,应该很可爱,还很聪明,说不定也是一个喜欢趁乱“打劫”的孩子王。

应该让他做个神枪手,可以让他跟在君莫笑屁股后面抢boss。自己就在旁边守着。谁欺负他家宝,他就去揍谁,狠狠的。

周泽楷发现虽然知道自己跟叶修不会有朋友以上的发展,更不可能存在有他们共同的小孩,但是这件事畅想一下还是蛮让人兴奋、高兴的。

这么一路畅想着,周泽楷大大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一路秒杀邻居甲乙丙丁……到了小区门口。

周泽楷说是出门买菜,其实并不远。小区旁边五十米处就有一家菜色不错的菜市场,小区内亦有一家商品价格和品质都公道的便民超市。

现在才四点,菜市场早高峰还没到,很多菜都是新鲜刚下车的。周泽楷经常被他爸叫回家买菜做饭,是这家菜市场的常客。加上那张脸那个身材,走在菜市场就是一鹤立鸡群、卓尔不凡。菜市场卖菜的大叔大婶对这样年轻有为的买家,是相当欣赏的,卖给周泽楷的菜色都特别新鲜,份量也都特别足。 有时候遇上喊高价的旁边同买菜的阿婆阿婶还能帮忙谈谈价,保证不让小帅哥吃亏被占便宜。 所以,比起超市,周泽楷更乐意到菜市场买菜。

兴欣和轮回还没有交手过,更没有聚餐过。倒是叶修在嘉世的时候,两家俱乐部聚餐过几次。叶修这个人,下了赛场,离了荣耀就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进了包厢上了餐桌基本就是倚靠座位上等着吃,并不会去自己点菜。反而是苏沐橙仗着女士优先的特权,每次都会笑眯眯却毫不客气地从众人手中接过点菜单,将上面有的叶修喜欢的统统点一遍,再点上自己的,然后就把点菜单往江波涛怀里一扔。

她这一扔,点菜这件事也就没有嘉世其他人什么事了。而苏沐橙点的量不多也不少,看着都不能说她在排挤刘皓他们,只能说她代表嘉世点的这些菜也够数目了,刘皓他们再加点,轮回就没得点了。

而要分清叶修和苏沐橙各自喜欢什么,更加简单。毕竟不是古代的皇帝和太后老佛爷,不能让别人瞧出自己的喜欢吃什么。这两个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当然会比较“专注”偏爱一点,筷子动的要比其他菜勤快很多。一来二去的,周泽楷就记住了叶修喜欢吃什么,又讨厌吃什么。

毕竟你看,这稍微注意一下肯定能记住的不是。

周泽楷熟门熟路地在菜市场溜达了一圈,鸡蛋、芹菜……猪肉、鱼买了一堆。有叶修喜欢吃的,也有周泽楷他妈喜欢吃的。

最后买了一长段山药,荣耀枪王拎着一大袋子食材往家走。

回到小区,没再收到刚回来时的集中注目礼,只有几个火速收到消息却没见到叶修人的邻居,朝周泽楷随口招呼,问了几句。

最后,周泽楷看到了小区里最神秘的女人——刘老太正乐呵呵地坐廊下陪孙子玩儿。周泽楷忽然就福至心来,走到了刘老太跟前,向老太太问好。

刘老太笑眯眯地看着周泽楷,说道:“小楷哥,讨到老婆,阿开心啊?”

周泽楷闻言,心里有点小矛盾。说实在的,作为被逼婚的一方,他今天没发火都很难得了,谈何开心呢?

而叶修打完针,整个人都被上了虚弱状态后,周泽楷更没心情开心了,他都要愁死了。如果叶修一直这样下去,叶修重返职业圈的执着怎么办?兴欣怎么办?幸好,这种状态只有六个月,否则周泽楷一定要写信抗议这种强制打针的政策了!

但这些都不能跟外人说。周泽楷只好点了点头,微笑:“开心。”

“开心就好。”刘老太点点头,道,“追人的时候很辛苦吧?”

周泽楷摇头:“他追的我。”应该可以这么算吧,毕竟是叶修喜欢的他不是他在喜欢叶修。

刘老太微笑,不把周枪王话当真:“你再想想,是谁追的谁。”

“……”周泽楷很无语,不懂刘老太怎么这么执着,竟然认定了是他追的叶修。

周泽楷看着刘老太笑眯眯的脸,最后屈服了,以“尊老爱幼”的心态应承了刘老太的认定:“是我追的他。”

“很辛苦吧?”刘老太笑眯眯问。

周泽楷心说,他都没追呢叶修就到手了,这能叫辛苦吗?

“不辛苦,他也喜欢我。”周泽楷老实地说,心想我这样说您老应该没意见还要纠正我了吧?

不想刘老太竟然还逼着他“确认”:“小楷哥再想想。”

“……”周泽楷的内心世界是真的哭了,心说我才是你们从小看到大的那个孩子啊,不是叶修啊!刘奶奶你这么执着在这个点上是为了什么额?

周泽楷真想任性一把,梗着脖子告诉刘老太,就是叶修追的他,他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这明明是事实,怎么就不行了呢?

但他现在结婚了,也是有家庭责任的男人了,怎么能任性呢?

最后,周泽楷用力一点头,心里在泪流:“很辛苦,差点错过了。”p(´⌒`。q)。゜.好后悔跑到刘奶奶跟前,简直欠虐了自己。

“知道辛苦就好,以后要对他好一点,还有把人看牢一点。”刘老太满意地点点头,同时指点枪王道。

对于刘老太的指点,周泽楷还是很认同的,尤其是“看牢”叶修这一点,尤其的认同。他可没忘记叶修那番戳他心窝子的“NTR”宣言!

周泽楷跑出去买菜没多久,叶修就因为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惊醒了!

他梦到自己回到了兴欣,趴在马桶上拼命吐酸水。吐啊吐的,身穿医生大白褂的魏琛突然跑了进来,大手一挥,说要给他做检查。

然后,兴欣众孩儿们身穿护士服,一溜窜蹿进了厕所,不顾叶修的意愿和挣扎,硬是将他送进了一间病房。魏琛魏大夫走进病房,捏住了叶修右手腕,摸了摸不存在的胡须,搭了半天脉,半晌点头对叶修说:“恭喜你,周泽楷怀孕了,老叶你要当爸爸了。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叶修直接就愣了,问老魏吐酸水的是我,打针的也是我,怎么怀孕的是周泽楷?你这庸医不要在这里贻误病情!

魏琛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说:“你不知道?你打的针是最新研究出来的新药,就是让男人注射了,可以增加他爱人怀孕的几率。我还当你知道,才打的呢。”

“天下还有这等好事?”叶修真惊啊。

众兴欣齐点头。

叶修彻底嗨了,急忙借了手机告诉周泽楷他怀孕了!

周泽楷却告诉了叶修一个噩耗。周泽楷冷冷地对他说:“这孩子不是你的,是我女朋友的。我们离婚吧!”

叶修不肯相信:“离婚?不可能!我天天看着你,你怎么可能有机会给我戴绿帽?”

周泽楷冷笑:“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她爱我,所以我怀上了她的孩子。”

叶修挣扎,死活不肯接受周泽楷的说法,直接就耍赖起来:“我也爱你,所以这个孩子也可能是我的!就算要离婚,也得等孩子生下来做过DNA。要是孩子是我的,周泽楷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别想我放手!”

对于叶修的胡搅蛮缠,周泽楷报以森冷的嗤笑。但他接受了叶修的要求。

十个月后,小宝宝出生了,叶修瞅着小宝宝一会儿觉得像自己,一会儿又觉得不像自己,而是像周泽楷他女朋友,简直纠结得不得了。

周泽楷却跑过来对叶修说,要给孩子做DNA鉴定,看他究竟是谁的孩子。

叶修更纠结了,很害怕小宝宝真不是自己的,那自己不仅要失去周泽楷,连小宝宝都要跟着失去了。

叶修不乐意,再次鸵鸟耍赖,很“愤怒”地指责周泽楷:“宝宝才这么大,你竟然就要做DNA鉴定?你真是太残忍太不道德太无理取闹了!你再也不是我当年爱上的周泽楷了!”

没想到周泽楷听了这话,竟然很气愤地跳了起来:“叶修你个混蛋,说出实话了吧,你已经不爱我了吧?我告诉你,宝宝是你的种,但是晚了,不爱我们的你,已经彻底失去我们了!离婚!必须离婚!孩子跟我!”

叶修又一次惊呆了,心说我什么时候说不爱你了?又什么时候说不爱宝宝了,周泽楷你不要偷换概念好不好!

他还想抓住周泽楷,软语温存希望能把枪王一怒冲天的那撮呆毛捋顺回来,他家叶老头突然跳了出来,撑着一张大红脸,朝叶修和周泽楷大喊一声:“离婚?准了。去母留子!”

被自家老头这一吓,叶修彻底惊醒了。

评论(35)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