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20

叶修夹起一个水饺扔进了嘴里。现在他有点心不在焉,他在思考。以前,他跟周泽楷接触是很少的,有时候连叶修都奇怪,周泽楷对于自己而言就是一个不算太熟的职业选手,自己怎么就那么那么喜欢呢?

但是再一想,联盟的脸面,这个美誉就说明了喜欢上周泽楷是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事情。而他叶修从来就是这么个很普通很正常的人,喜欢上一个特别容易让人喜欢上的人,没毛病。

只不过,在周泽楷之前,叶修没喜欢过男人,当然也没喜欢过女人。叶修不太清楚是自己本身就是弯的,还是被周泽楷掰弯的。

不管是原本就是弯的,还是被掰弯的,叶修喜欢上周泽楷是个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这个时代,喜欢上同性也没什么不是?

别管外界怎么说叶修狡猾没下限。叶修对自己从来都是真诚的,喜欢周泽楷就是喜欢了,这件事他认!

但是他跟周泽楷接触真不多。主因是叶修没信心掰弯枪王。加之嘉世成绩一年不如一年,他这个被俱乐部集体排挤的队长真的是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抽不出精力去考虑这段没啥指望的暗恋,更别说付出行动和周泽楷培养感情了。

其次则是周泽楷无口腼腆,恰恰是叶修觉得棘手的那类人。偏偏周泽楷对叶修摆明了就是个对待前辈的态度,跟对待韩文清、王杰希等等差不多个意思,没见对叶修比对别人更热情。甚至有时候,叶修觉得周泽楷对自己更疏远一点,这种认知挺让叶修不是滋味的。

而叶修呢?若要较真了去想,他怎么喜欢上周泽楷的其实算不上无迹可寻。叶修清楚,自己是在第六赛季后半程的时候,渐渐喜欢上周泽楷的。最开始是那个赛季嘉世在轮回主场赛事开始之前,意外和周泽楷他们碰面,叶修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周泽楷。

准确地说,当时的他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了周泽楷。

触使叶修这么觉得的契机,就是叶修一不小心回过头去,然后和站在后面的周泽楷来了个四目相对。

要说这个联盟的脸,不愧是接商业广告最多的银呐,那看人时的眼神,真不是盖的啊,特多情迷人,跟看情人似的。就那么一个四目相接,半秒钟没有的功夫,叶修心底突兀地产生自己被周泽楷默默注视了很久,是被轮回的队长深深爱恋、珍视着的错觉。枪王双眼凝视中的情感,深沉、内敛、惊心动魄。仿佛埋藏了一片海洋,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动荡不安。

很深沉,也很吓人呐!

叶修当场就被周泽楷这多情的一眼,凝视得从耳尖红到了脖子上,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全没有一点节奏。

没谈过恋爱的叶修慌了,跟被老鹰盯上的小雏鸡仔似的,迅速回头,拍了拍胸脯,怯场,跑了。

之后,叶修就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周泽楷,不是对轮回一枪穿云操作者的关注,而是对周泽楷这个人的关注。然后,当年嘉世斗神就朝着轮回枪王“老公粉”的弯道儿一脚油门,轰隆一声疾驰而去,再没回过头。

现在想想,当初那一眼,可能不是自己的错觉呢?

叶修眼珠子乱转,眼睛眯着看周泽楷将两大袋子食材,分门别类地塞冰箱,扔厨房。

叶修吃完,周泽楷刚好收拾完,又走回来收拾碗筷。叶修连忙站起身,阻止:“别客气了,我洗吧。没经你同意就吃了你家水饺,怪不好意思的。”再让周泽楷洗碗,那他叶修就不是娶老婆,是娶男管家了啊。

周泽楷没听叶修的话收手,而是关心地问:“身体舒服点了?”

叶修点点头:“吃了止疼药,好多了。”

周泽楷闻言,眉毛一挑:“你把药吃了?”

“肚子太疼,受不了,就吃了。”叶修老实回答,而且觉得自己这么做没毛病,不明白周泽楷的语气里怎么有点生气的意思。

“都吃了?”周泽楷眉头皱了起来。

“那哪能。”叶修说,“前辈能是那为了一时痛快,就吃一大把止疼药的人吗?”又不是不要命了!

“其他四种药呢?”周泽楷接着问道,心里却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叶修说其他四种药也都按药量注明都吞了。

周泽楷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是知道就算是职业圈,有俱乐部专门管着,不少大老爷们依旧坚持跟普通宅男过着一样的生活——糙!但是叶修……怎么说也是做战队队长的,是要照顾后辈新人的一队之长的人,怎么也能这么糙的呢?就不怕上梁不正下梁歪吗?

“有两种需要饭后吃。”周泽楷不满地指出前辈&配偶的错误之处,“止疼药也不能在很饿的时候吃,刺激胃。”按周泽楷想法,叶修不是饿得没办法,是不会擅自翻他们家冰箱的,这不合礼数。

叶修听了周泽楷的话,有点心虚,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胃,心说难怪吞了那么多药,不顶饿就算了,还弄得胃抽得更厉害,原来是止疼药吃早了。

叶修汗了汗,很诚恳地承认了错误,并表达了改正的态度:“以后哥绝对不会这样了啊。”刚刚那一阵胃酸冒得,叶修可不想再来一次,以后他一定不会在那种情况下吃止疼药了。身体是个人的,谁也不会刻意跟自己过不去不是?又不是自虐党。

周泽楷却有点迟疑,不知道该不该信叶修。轮回战队糙汉不少,他是很了解这类人的“劣根性”的。他想了想,算认同了叶修的“承诺”,然后说道:“我盯着你。”

好吧,这是不信哥的为人了!叶修默默地低头,看着枪王始终没有撤回的手。不被所爱之人信任的“痛苦”让叶修气愤地将碗筷交到了周泽楷手里:洗去吧,我的执事大人!

周泽楷端了碗筷走了,叶修趴在餐桌上瞧枪王围着围裙洗碗的样子,心说结婚福利就是多,这可是围裙play啊啧啧。别说,周泽楷这个打扮真有上得赛场、下得厨房的feel,简直是电竞职业选手做梦都想抢的老婆人选。叶修觉得自己要是能把这样的周泽楷抓拍下来,得羡慕死多少职业圈的单身狗啊,这一波人头收割绝对能血流成河。

可惜,他不会摆弄那些智能机的摄像头,这一波人头只能放过。

周泽楷快手快脚洗完擦干碗筷,回过头找叶修,却发现对方动作比他还快,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显然是孕育针的药性再次发作了。周泽楷没再强行弄醒叶修,而是走过去,直接把人打横抱起,送进了卧房,让叶修睡到了床上,舒服点。

帮叶修掖好被子,周泽楷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将门带上,轻轻了吁了口气。

他正准备接着去厨房料理那些食材,忽然就注意到有个不太应该的声音从洗盥室里传了出来。

是洗衣机的声音。

叶修!

周泽楷暗叫一声要命冲进了洗盥室,果然发现洗衣机在转着,衣筐里已经没了叶修那身衣服。

周泽楷捂了捂胸口,感觉受到了重击!他就离开了这么一小会,叶修就搞出了这么多事。把药全吃了也就算了,难道叶修看不出自己今天穿的衣服根本不能机洗,机洗就全毁了?

个败家子!得亏是嫁的他周泽楷,要是嫁别人,或是娶老婆,还不得被削死!就这样还大言不惭,想着离婚再恋,作死吧!

——————

短小一更

评论(31)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