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21

常言道,木已成舟、米已成炊,多劳无益。这几个词什么意思,周泽楷看着滚动中的洗衣机,非常无力地懂了。

算了,反正是叶修的衣服,败也是败前辈的家底,自己在这里烦恼个什么劲呢?

眼见衣服完全泡汤,自己回天乏术,周泽楷只好安慰安慰自己,然后把这事放下,转身离开去了厨房。

下午五点一刻,周泽楷他爸周码农准时回家,顺道还带了一个说是家里没人烧饭跑来蹭晚饭的云佳欣。

云佳欣也是可以的,被周泽楷不客气地关在门外后,也不急着走,就抱着电脑蹲周家门口,耐心地等着周父给她开门。

周码农是真喜欢女儿。当年周泽楷他妈怀着的时候,周码农就盼星星盼月亮能生个闺女。天不遂人愿,皇甫女士给他生了个带把的。

生下来的是儿子,这当然不能是皇甫女士的错,这只能怪周泽楷这小兔崽子多带了个把。所以,周码农对自己的漂亮儿子是一直都很有“意见”的。周码农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和老婆把孩子生得这么漂亮,这小兔崽子怎么就能带了个把来投胎呢?还有没有眼力界了?

周码农对儿子的性别颇有微词,但也没到虐待周泽楷的刻薄程度。说到底周泽楷是周码农跟皇甫女士爱的结晶,周码农和皇甫女士平时可是十分宝贝的。

但是遇到别人家女娃娃的时候,周码农就难免偏颇,不帮着儿子了。相反,他还会要求周泽楷凡事都让着点女孩子,也不管对方小女孩有理没理。比如说云佳欣,但凡周泽楷与之出了冲突,周码农从来都是帮着小姑娘,让自己儿子低头认错的。而周泽楷呢,除了一开始听话认错,之后就不肯了,为了这周码农没少削周泽楷。

周码农是知道今天自家儿子要结婚的。之前周泽楷就跟家里说明了他和叶修这个结婚对象别说爱情了,连友情都没有几分,完全是对方一厢情愿单方申请的婚约。这里头周泽楷受的委屈可见一般。有介于对方有军部背景,周码农一家小平民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什么,你问周码农为什么不找周老爷子或者周泽楷他大伯这两个商场大螃蟹?周码农当然是想过的,也提出来了。但是被他儿子周泽楷一口拒绝了。

他家懂事的儿子当时是这么说的:民不与官斗,不能让爷爷和大伯他们牵扯进来。

看看,他家混蛋小子是多么孝顺、懂事,顾全大局!可比当年拐了皇甫女士私奔的自己懂事多了!周码农当时听了儿子这番话感动得不得了。

周泽楷为了进一步说服他们不要通知周老爷子他们,把整个家族都牵扯进来,还特意安慰周码农和皇甫女士,虽然说是逼婚的,但是逼婚的那个前辈人还不错,人品很好,样貌也不差,自己和对方结婚不算吃亏。

唯一让周泽楷比较忐忑的是,跟对方结婚的话,自己可能要被逼着打针,这一点上他有点跨不过坎。

最后还是皇甫女士劝慰了儿子,说这年头打针的男人多了去了,这没什么的。再说,男人就算打了针也只有百分之六的可能性能怀上,看看你王叔叔、李叔叔(皇甫女士同事),结婚二三十年了,还不是一直没怀上吗?这两叔叔可是一直备孕着从没放弃过,这都没能中呢。所以儿子你莫怕,那个挨千刀的逼婚者没那么走运,让你怀上的——老天可是开眼的!

对皇甫女士最后那句话,周码农是有点异议的,因为这些年他其实还抱着“总有一天我能抱上孙女/外孙女”的野望的。但是此情此景,他怎么都不可能把这话说出来吧。他儿子都被逼着和不喜欢的人结婚了,他总不能火上浇油逼可怜儿子去积极备孕吧?周码农再想孙女也做不出这么没人性的事。

于是乎,时隔二十三年,周码农先生在无奈放弃“这一生至少养一个小千金”的美好愿望,现在又不得不再次放弃“没有女儿没关系,我还可以有孙女”的野望。

不管周泽楷怎么说逼婚的那个家伙人还不错,在周码农和皇甫女士这里,只逼他们的宝贝儿子嫁给对方这一桩,就足够把这个“儿婿”的印象分直接降扣成-100分X2。用一句话来形容叶修在周父周母心中的形象,就是那强抢民男、无恶不作的恶霸子弟!!!

周父周母商量过了,能干出仗着家里背景逼婚的,肯定不是个好东西,八成登记结婚这一天他们的儿子就会被对方强迫带回对方家里,根本不可能等到婚礼那天再行洞房花烛之好!对此他们是很担心的。就怕儿子孤身一人在对方家里吃亏。

周父想着要跟周老爷子他们请援,但是儿子一口咬死了,一人祸事一人担,还说已经答应结婚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爹妈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要是叶修敢用强的,他周泽楷不介意化被动为主动——一脚踹叶修下床。

周码农和皇甫女士算看出来了,单纯论武力的话,对方八成是没办法强上他儿子的。可要是对方使用阴谋诡计呢?他们的儿子还是太单纯,不懂人心的险恶。

但周父周母最后也没熬过周泽楷的一再坚持,他被逼婚这件事始终没传到周家老宅那边。而周码农虽然一直挺喜欢云佳欣,觉得这丫头挺活泼可爱,跟自家那个一个拳头打上去,放不出个闷屁来的儿子比起来,强多了!

但是今天是他儿子跟逼婚的那个人结婚登记的日子。周码农一直心系着儿子今晚能不能脱身回家,哪有功夫去照顾以前的邻居家孩子有没有晚饭吃。家里没人烧饭难道不能叫外卖吗?

但云佳欣不是周码农回家半道上遇见的,她是堵周家大门口的。而且吧,周码农走到门口的时候,分明闻到了菜香味从自家门缝里飘了出来。

周码农是一直宠着皇甫女士的。皇甫女士嫁人第一天开始就远庖厨了,现在早就灭了厨艺的技能灯。所以周码农一闻到这个菜味,就知道自己儿子竟然意外的“虎口脱险”,回家里来了!

儿子回来就烧饭做菜,这说明儿子的心情不错,应该是没受多大委屈!周码农担忧儿子的一颗心宽松了下来。

周码农一高兴,就把意图撬他儿子墙角的云佳欣放进了门。

儿子“虎口脱险”,贞操暂保安全,周码农的心情跟着轻快不少,跨出去的步子都没那么沉重了。结果一进门,往菜桌上一瞧,周码农又懵逼了——一桌四样菜,全不是他老婆爱吃的辣味菜!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周泽楷这兔崽子造反啊?

周码农神色一变,扔了公文包,进了厨房。云佳欣跟周码农不一样,她是知道今天叶修来了周家的,也很清楚周家饭桌上的菜特色就是个辣。

这会儿看到周家的八仙桌上摆放着的四样甜系菜,云佳欣眼珠子一转,秒懂——叶神喜欢吃的!

云佳欣登时心里就乐开了花,艾玛果然深入敌营是对的!这不,就让她捞到了第一手材料——这可都是叶神喜欢吃的菜啊,俗话说得好,抓住男人的心先得从抓住他的胃开始……妹的,姐姐想起来了,姐姐压根不会烧菜!/(ㄒoㄒ)/~~

云佳欣脸瞬间晴转暴风雨,咬牙切齿:混蛋周泽楷,知道美色勾引不了叶神多久,竟然想靠一手好厨艺虏获叶神的心,真是太卑鄙太可恶了!当是耽美种田美食文,小受会烧菜小攻就成忠犬吗?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阴谋得逞的!

周码农走进厨房,看到儿子正在往锅里倒油,不由得上前,关怀了一句:“小楷哥,今天那个谁没强带你去他家啊?”

周泽楷闻言,回头看自家老爸,点了下头。

周码农又问:“那他说什么没有?”

周泽楷摇头。

周码农稍稍安心,心道这个“儿婿”还不是太禽兽,没人情味。

周码农看了下大理石灶台上被料理干净,先行煮熟搁菜盘子里放着的草鱼,想到了饭桌上那四道“大逆不道”甜系菜,立即转换了关爱儿子的一片慈父心肠,问:“小楷哥怎么想起来做酸菜鱼了?”周码农这话问得,纯粹是睁眼说瞎话,环顾厨房四周,哪儿来的“酸菜”啊?

周泽楷没想那么多,只摇了下头:“西湖醋鱼,前辈。”

“啊?你前辈爱吃你就做这个?话说我好像没看见你前辈,方明华他们来了?”周码农说这话又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家里除了自己、儿子和捎带来的云佳欣,再没别人。

“……我老婆,在睡觉。”周泽楷弯弯唇角,说道。

周码农闻言,愣了一下,惊住了:“他跟着你回来了?他还让你给他烧菜自己跑去睡觉?他可真大爷啊!家教呢?”叶修在周父这边印象分本来就是负分100。周泽楷这么一说,周码农立刻往性质最恶劣的方向想。

周泽楷立即意识到自己老爸想差了,手里没停,嘴上立刻阻止周码农瞎想:“前辈打针,身体不舒服。”

“打针怎么……哦哦哦,打针啊……”周码农一开始脑筋还没转过弯来,责备的话都说出去半句了才陡然醒悟过来,连忙看了一眼客厅里溜达的云佳欣,见没跑过来,这才上前一步,凑到了儿子身边:“他打的针?”

周泽楷“嗯”了一声。

“哦……”那这人……周码农一时倒有点说不出叶修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摇了摇头,周码农暂时不管这事了。他又盯上了那条草鱼:“小楷哥,爸跟你说真的,我看这条鱼,也是希望炖着辣椒油红红火火的死,你看你把它泡在醋里,多残忍。”

周码农这说法,周泽楷就不乐意了:“西湖醋鱼更红火!前辈吃不了辣!”他试过了,就中午,那点小辣的土豆丝,前辈都吃不了!

周码农啧了一声,忽然觉得他儿子的话里头有点不对味:“你前辈喜欢?”

周泽楷“嗯”了一声。

“烧好的那几个也是?”周码农接着问。

周泽楷又“嗯”了一声。

周码农觉得这里头太不对味了,总觉得部分剧情跟之前他儿子说好的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吃这些。”周码农紧紧盯着儿子的侧脸,问道。

周泽楷将草鱼趟进了锅里:“聚餐。”

呦,聚个餐你就知道你爱人喜欢吃什么了,可以啊!周码农心道,继而试探地问道:“小江喜欢吃哪道菜呀?”

“喜欢放花椒。”周泽楷自然而然地回道。

谁问你他喜欢拿什么来当佐料了?我问你他具体爱吃哪个菜好吗?你这分明是没注意到,答不上来啊!说好的正队和副队的友情呢?

好的了可以了!周父明白了,当初他儿子不让周老爷子他们干涉进来,可能跟“顾全大局”这四个字,P关系没有!

然后周码农就怒了,直接卷了袖子朝儿子那边挤了挤:“小楷哥你走开。”

“?”周泽楷问话脸,不懂他爸要干什么。

“这条鱼命中注定要做成川辣水煮鱼的,你不要任性,让开,让爸来!”

“我不!”

评论(70)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