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22

周泽楷拿着铲子正跟周码农争夺一条鱼的归属呢,陡然就听见一个云佳欣在客厅里喊:“小楷哥,嫂子在玩游戏吗?”

周泽楷脸一木,然后就听到他爸回了一句:“在睡觉呢。”

周码农没想那么多,就是条件反射性地答了一句。答完就纳闷了。他疑惑地看他儿子,心说云佳欣怎么突然问起自家儿媳妇了,他俩看着不像熟悉的啊。

结果,周码农就看到儿子无比“漆黑”的脸色。周码农心里突了一下,弄名其妙地产生了一丝心虚:“怎么?”

怎么?还能怎么?

周泽楷没好气地抿了嘴。周泽楷没回答老爸,而是脸黑黑地咬牙吐出了一句话:“她撬我墙角!”说完就气哼哼地把铲子往老爸手里一塞,丢下一句“西湖醋鱼”急忙冲了出去。

周码农一听儿子说云佳欣想撬他墙角,就知道不好了。周码农没怀疑周泽楷撒谎骗他,他这个儿子他很清楚,虽然很讨厌云佳欣,但从没主动对付个这个丫头,更别说刻意撒谎,从中挑拨了。

所以周泽楷说云佳欣想撬他墙角,周码农是完全相信这话的。所以呢,现在他儿子为了防备云佳欣撬了墙角,退出了草鱼的争夺,他这个把人带进来的爸爸拿着锅铲却不能随心所欲,只能认命地做一道西湖醋鱼。

周泽楷听到云佳欣声音,就知道不好,等他急忙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妮子打开他卧室门,溜了进去。这还得了?周泽楷立刻风风火火地冲了进去。进去一瞧,就看到云佳欣正在偷偷摸摸地拿出手机,对着熟睡中的叶修摆弄,意欲何为是司马昭之心猜都不用猜!周泽楷二话不说,毫不客气地上去就把手机抢走了。

周泽楷低眼瞥了一下手机,照相机功能刚刚打开,还没来得及拍摄。周泽楷的脸阴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此时此刻,轮回的周队脾气很不好,也就是家教不能打女人,云佳欣换成性别男试试,看周泽楷不抽他两巴掌,直接踹出门。

云佳欣是有心理准备,知道周泽楷会冲进来打断自己好事的。正是因为知道时间仓促,她才选择了照相连拍个七八张留作舔屏,而不是摄像录制。谁知道周泽楷宅男一个,运动细胞一点没废,跟阵旋风似的来得这么快,她连一张都没拍到!

云佳欣顿时扼腕不已,随即跳脚,小声冲周泽楷叫:“混蛋,把手机还我!”

周泽楷看了一眼皱着眉睡的叶修,同样轻声地冲云佳欣冷冷道:“出去。”

“出去就出去!”云佳欣恋恋不舍地看了床上男神好几眼,终于咬咬牙,忍住了当场跟周泽楷撕逼的冲动。

一出房门,云佳欣等着周泽楷小声关了房门,立即原形毕露,张牙舞爪要抢回手机。周泽楷黑着脸,却没稀罕手里这款粉红色镶水钻的女款手机,随手扔回给了云佳欣。他的人却是稳稳站在房门口,跟门神似的,瞪着云佳欣,不让她再有越雷池一步的机会。

云佳欣绕着周泽楷兜了两圈,没找到空隙。基于周父的存在,她不敢正面和周泽楷冲动,只好双手叉腰,跟周泽楷大小眼。

云佳欣坏脾气地指责周泽楷:“周泽楷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叶神是属于所有叶粉的,不是你一个人的!”

周泽楷冷冷地看云佳欣:“我家,我的。”

?-?云佳欣没听懂周泽楷这句话什么意思,一时之间有点接不上话,只好先瞪大了眼睛免得在“情敌”面前输了阵仗。

就在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周家的大门打开了。周泽楷他妈皇甫女士回家来了。

皇甫女士有些意外地看着儿子卧房门口气氛紧张的两个人。皇甫女士奇怪地走近,问了一声:“你们站那干什么呢?”

周泽楷看见皇甫女士,神色松缓了下来,脸上露出微微的委屈,喊了一声“妈妈”。

云佳欣则是脸色一变,皇甫女士跟周码农不一样,一点也不重女轻男,是一个注重讲道理摆事实的人,不会轻易地偏颇某一方,也不会轻易地听信某一方。

云佳欣当即就老实了。

皇甫女士看儿子一脸委屈样,就知道周码农又帮着别人家女儿欺负自家儿子了,心里立即有数。皇甫女士看向云佳欣,笑道:“佳欣怎么来了?”

“我爸妈不在家,所以想来阿姨家蹭个晚饭。”云佳欣故作俏皮地回道,脸色却微红,露出了一点不好意思。

皇甫女士瞟了一眼当自己是门神的儿子,挑了下眉,依旧一脸微笑着对云佳欣道:“那正好,前天你妈妈跟我说你微积分学的不好,让我抽空给你补补课。干脆从今天开始,你每晚来一趟,我给你补个三四小时,把功课补上去。”

云佳欣的身子僵了僵,她小学的时候怕数学,中学的时候怕代数、几何,上了大学又怕上了微积分。她是一见到微积分相关就两眼抹黑,能立刻梦周公。现在皇甫女士竟然要她每个晚上都来补课微积分,这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啊!

最终,微积分的巨大阴影战胜了云佳欣对叶修的满腔爱意!云佳欣当下做出了暂退敌营的决定。正了正脸色,云佳欣急忙道:“阿姨,我突然想起来我同学约了我去看电影呢,我得马上走了,不然来不及了。”

“晚饭不吃啦?”皇甫女士“关心”地问道。

“不了不了。”云佳欣急忙摇手,生怕皇甫女士把她逮住了,留下来学习,“我跟同学吃麦当劳。”说完这云佳欣扭头就走,急步到客厅拿了笔记本电脑,然后和皇甫女士母子俩最后打了声招呼后,就落荒逃出周家大门。

皇甫女士回过头来,看到儿子带黑的脸色,恢复了往日的腼腆平静,微微笑问:“今天怎么样?”

周泽楷不知怎么的,面对母亲这关切的问话,却感到了一批窘迫。他“嗯”了一声,简单地回答了一声:“还好。”

“是吗?”皇甫女士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视线落在周泽楷身后的房门上:“里面藏了什么,让你这么宝贝,让云小囡这么巴望?”

周泽楷觉得妈妈这话里带着点揶揄的意思,本来就有点窘迫的帅脸立即发起了热。人虽然窘迫,话却是很老实地回答:“前辈……叶修在里面睡觉。”

“睡觉?”皇甫女士拧眉,她是知道叶修就是那个逼她儿子结婚的那个军二代的,说句实话心里很不喜欢对方的为人。现在听周泽楷讲叶修到他们家没想着给他们老夫妻俩问声好,反而早早爬上床睡觉,心里更不舒服了。

周泽楷察觉到母亲的神情变化,想到之前老爸也有过类似的误会,连忙开口替叶修解释了几句。

皇甫女士听儿子红着脸,磕磕碰碰地说出叶修是因为打了孕育针,身体消耗太大才睡着的,愣了半晌这才恍然大悟。这不能怪周码农和皇甫女士后知后觉,当年皇甫女士登记结婚证的时候,和别人的情况不太一样。她是拿着怀孕三个月的孕检报告去民政局的。孕育针是狼虎之药,民政局的医生当然不敢给怀孕的皇甫女士注射。只是嘱咐皇甫女士生完孩子过了三年恢复期,一定要记得补打孕育针。

然而皇甫女士生完周泽楷后的三年内,就陆续认识了新来的同事王老师、李老师,亲眼看到两人打针后的反应多么剧烈和痛苦。从小怕疼的皇甫女士干脆不去打了。周码农心疼老婆,对此决定举双手赞成。

所以,皇甫女士和周码农知道打针的可怕,但是具体可怕在哪,打针的人会有什么反应和变化,却是不大了解的。

皇甫女士和周码农一样,对不是自己儿子,而是逼婚的那小子打的针这件事很意外。皇甫女士心里思索,能做这样的退让,对方的人品或许比预料的要好些。

又看儿子死守着房门不让云佳欣有隙可乘,皇甫女士再次挑了挑眉:“云小囡认识叶修?”

一提这事,周泽楷就不由自主地变黑:“前辈粉丝……要抢走前辈。”

“那不是很好吗?”皇甫女士柔声道,“你不喜欢叶修,云小囡喜欢。她真能抢走叶修,既能成全他们,也是成全了你。妈妈觉得挺好的,刚刚真不应该吓跑小丫头。”

皇甫女士说这话是想试探儿子,她早就觉得一个月前他儿子的反应和举动有点不对劲了。不说在跟他们商量前周泽楷就答应了叶修结婚的事,连登记的日子都定好了,所谓的和家里商量根本是先斩后奏,并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留给他们这双父母。更不用说一再拒绝向周老爷子他们寻求帮助解决婚约这件事了。

皇甫女士总有种感觉,他儿子跟认死理似的认准了这门婚事,大有跟叶修死磕一辈子,长相厮守的意思。

但是他儿子又一直说不喜欢叶修。皇甫女士是了解自己儿子的,周泽楷绝不是那种铁板钉钉要结婚了还在那违心、矫情说不喜欢对方的人。而叶修的确是动用了军二代的特权,才定了婚约。就现在这个提倡民主反对特权的年头,军二代们但凡是跟互相爱慕的人结婚,都不会动用这个权利,纯粹多此一举不说,还可能惹上麻烦。

所以,皇甫女士一直对儿子这桩心存疑虑,却实在抓不准脉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皇甫女士明明很不满叶修的“为人”,却能劝说儿子放开点面对打针这件事的原因。

周泽楷没听出来他妈在试探他,只听到了妈妈是赞成云佳欣抢走叶修这件事,立刻就急红了眼:“不行!不会喜欢云佳欣!”

“这可说不准,喜欢这种事说变就……”皇甫女士还想进一步试探,却忽然说不出话了。她愕然地看到周泽楷向后退了两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房门,眼睛红彤彤的像猛兽警惕进犯者一样,身体明显是紧绷着的。

皇甫女士止住了要说的话,叹了口气:“小楷哥,你说你不喜欢叶修的啊。”

周泽楷双手抵在门框两侧,咬着嘴唇点了下头,倔强地回道:“结婚了!”

皇甫女士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儿子的话她当然听得懂。不管喜欢不喜欢叶修,现在她的儿子都认定这个人了,谁也别想抢走叶修,谁也别想她的儿子让步对叶修放手,恐怕就是叶修本人都不行。

这可就秀逗了!不喜欢对方却独占欲这么强?这是个什么道理?

皇甫女士微微张嘴,而后又拧紧了双唇。半晌,皇甫女士深深望了一眼全身紧绷,拦路虎一样堵在门口的儿子,伸出手拍了拍儿子俊俏的脸:“妈不懂你了,你……对叶修别总说不喜欢他,给自己留点后路。”

说罢,皇甫女士转身,走去了厨房,去找老公商量事了。

直到皇甫女士转身走开,周泽楷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他歪了下头,不是很懂他妈最后一句“后路”指的什么,不过他觉得自己确实不能总对叶修说不喜欢对方。从今天起他们就是夫夫了,要彼此陪伴一生呢,总是把气氛搞得那么死硬,不是什么乐事,总有一天会争吵起来的。

想想叶修那张怼遍全荣耀无敌手的嘴,周泽楷默默地抹了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他想他肯定怼不过叶修,说不定会直接动手。虽然周泽楷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家暴叶修,但是他就是有种预感,叶修敢怼他,他一定会对叶修动手,至于动什么手,周泽楷一时说不清楚。反正叶修别要“以身犯险”。

皇甫女士走进厨房,意外发现丈夫竟然在做西湖醋鱼,不由得询问了起来:“老周,怎么想起来烧杭州菜了?”

“问你儿子。”周码农一见老婆来了,连忙告状,“他老婆喜欢甜的,他就买了鱼来做西湖醋鱼。他都没想过把鱼头剁下来给你做剁椒鱼头!”

“……”^_^皇甫女士笑,“明天叫他们滚!”

评论(40)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