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23

通常皇甫女士进厨房的时候,周泽楷都不会没眼色地跑过去“捣蛋”,而是安安分分等着周码农需要打下手时的召唤。今天也不例外。

周泽楷回身打开了卧室门,看了一眼叶修,见对方没怎么翻动过还在熟睡,便轻轻将门重新换上,也没走开,就倚在门框上,拿出手机耍着玩。

周泽楷上了QQ,不怎么意外地发现好友栏里一片头像在闪。周泽楷想也知道这些人是想问他什么,毕竟他跟叶修此前是一点风声都没有的,突然结婚,难怪职业圈里熟悉不熟悉的都忍不住在QQ上弹他一下。

周泽楷点开两个相对熟悉的头像,果然对方是在询问中午轮回记者招待会上宣布的婚事是不是真的。

周泽楷嫌一个个回太麻烦了,干脆上了职业选手的大群,也不管有多少人@了他,只简单地发了一句话:

一枪穿云:我和叶修结婚了

大群里都是一群手速达人,周泽楷这句话发出去,连一秒钟都没到,就被这群兴致勃勃讨论他跟叶修这对“神奇”夫夫怎么勾搭到一起的家伙们给刷没了。

周泽楷划拉着屏幕,发现刷屏刷得最频繁的就数兴欣的魏琛。此刻魏琛正在兴致勃勃地向众人“科普”他在日常中,挖掘到的叶不羞和轮回枪王不得不说的二三四五六事。当然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但是兴欣副队扯得一本正经、生动有趣,整个故事狂撒糖的同时还不忘来点恋爱的苦涩和波折,竟然意外的吸引人、令人折服。周泽楷看了两眼,都忍不住要信了。

周泽楷忍不住往上拉,看看魏琛前头都说了什么,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收到了一条新的短消息。

这年头已经很少有人发短信了,周泽楷估计是10086的话费提示,不过还是点开,看了一下。却发现不是10086而是来自吕可。短信很短,只有五个字,一个逗号:“谢谢,对不起”。

周泽楷看着这条短消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他跟吕可谈恋爱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而吕可在谢什么,又在道歉什么,周泽楷心中有数,这也是让他觉得恍惚遥远的原因之一。

他该回些什么呢?周泽楷站直了身体。他想到了记者招待会前叶修提示他,将所有责任都推卸到叶修身上的话,以及招待会中记者对叶修的刁难。周泽楷觉得现在他对吕可说什么都不合适。

周泽楷心知自己和吕可的关系算是彻底完了,是朋友都做不成的那种完了。倒不是说周泽楷对吕可劈腿这件事耿耿于怀什么的,而是……怎么说呢,男已婚女已嫁,为了彼此家庭的安宁,还是彻底了断的好。周泽楷不想日后叶修有所误会,觉得他跟前女友藕断丝连。

毕竟他不喜欢叶修,这一点也是清楚告诉叶修的。要是自己再跟吕可打着朋友的名义一直联系着,难免叶修瞎想。周泽楷不想叶修瞎想这些,这个人这个前辈只要全副心思放在荣耀上就可以了。那样的叶修才是最棒的叶修。作为伴侣,周泽楷认为自己有责任为叶修做这些。

但是吕可特意道谢,不回一个字倒显得自己放不下这段感情了。周泽楷想了一下,最后回复了吕可两个字:“最后”。

简明的两个字,说清楚了这是周泽楷和吕可最后的联系。吕可收到周泽楷的回复后,确实如周泽楷的要求,没有再和周泽楷取得联系过。

回了吕可的短信,周泽楷将手机塞进了裤袋,没了继续刷QQ群的心情。这时候,皇甫女士正好端了热乎出锅的西湖醋鱼走出了厨房。

周泽楷看见他妈端了西湖醋鱼出来,连忙上前接过菜盘,将鱼摆到了桌上。然后也不等周码农吆喝很主动地跑进厨房做下手。

周码农利落地烧好西湖醋鱼,就开始着手给自己媳妇做晚饭了。没道理自己的儿子还知道疼刚娶进门的媳妇,做了整整五道菜,他这个做父亲的反而不给孩子他妈做一道菜吧?这让皇甫女士在儿媳面前多没面子?

所幸周泽楷不是真的有了老婆忘了娘,出去买菜的时候明显是带了皇甫女士喜欢的食材的,就等着周码农一显身手呢。周码农看了下剩下的食材,都是自己老婆爱吃的菜,心道不错不错,皇甫女士没白疼这个小兔崽子。然后周码农就做了个决定,凑出六道菜来,压儿子一头。这样皇甫女士看了一定会明白自己对她的一片深深爱意,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转而淡去一点点,而是如火依旧,就是正在热恋中的年轻人也比不上!

等到周码农炒好烧完半桌地道的川菜,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周泽楷端了最后一道菜上桌,看了一下时间,七点不到一刻。

下午叶修煮的那锅饺子,周泽楷盛到碗里的时候留意了一下,不过七八个,也就是哄饱肚子的份量。周泽楷明了,叶修这是特意留了肚子,不想错过晚饭和他父母正式见面。这是人之常情,是礼节,却也是叶修给他和他父母面子。想也知道,进门第一天叶修就全程睡床上不出来见周泽楷的父母,周家一家三口会是多么难堪。即便知道叶修是因为打针而如此,周父周母心里也不会舒服。

果然,周泽楷正要去叫醒叶修呢,就看到皇甫女士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皇甫女士人还没走到桌边,已经开口问周泽楷:“还睡着?晚饭还吃吗?”

“让我叫他。”周泽楷撒了个不算谎话的小慌。

今天之前,方明华特意找了周泽楷聊过一次,重点给他传授了点作身为已婚男士必须掌握的两门“艺术”。

首先一门就是“双面胶的艺术”。什么叫双面胶?就是要想方设法将自己的另一半和自己的父母紧紧粘合在一起,成为真正的一家人。万万不能在遇到另一半和父母有矛盾的时候选择逃避、推诿责任,也决不能偏听偏信。这门“艺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用方明华的话说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做不到,双面胶做不成最后成了夹心饼干,一家子痛苦。就是方明华自己也也不好意思自夸在家里是一张合格的“双面胶”。

而第二门“艺术”是“拍马屁的艺术”,这是针对丈母娘的。方明华的老婆是S市本地人,叶修呢是B市人。这两个城市的丈母娘都是出了名难搞,老讨厌外地媳妇外地婿了。方明华自身是S市人,还是因为是电竞选手不少遭丈母娘白眼,尽管他的薪水比起丈母娘家邻居、亲戚家的孩子、女婿们高出一大截,还是免不了。

方明华想啊,自己的丈母娘也就是一普通老太太,没财没势没官位,还这么难伺候。那叶修的妈摆明了是军部高官的太太,什么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光气势就不是自家丈母娘那老太太能比的。周泽楷又是个无口,一旦碰上阵仗,秒杀都有可能。唯一指望的就是叶修能做好“双面胶”,从中粘合粘合。

方明华是轮回乃至整个职业圈唯一一个已婚男人,周泽楷对他的这套理论还是很信服的,这会儿就实践上了。

皇甫女士听了周泽楷的说辞,脸上笑意明显了三分。她微笑着点点头道:“那快去吧。”心里却想着这个小叶还不错,品性不是自己假想中的目中无人,于是对儿子的婚姻安心了两分,不再像之前那么忐忑担忧。

周泽楷打开门进了卧室。叶修还在睡。周泽楷打开灯,观察了一下叶修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不像之前那么苍白,心里的担忧放下了不少。

只是叶修睡的这么熟,周泽楷有点不忍心叫醒他。一时之间周泽楷竟是一反以往果断的个性,犹豫不决起来。最后,绕着双人床打转了两圈,周泽楷终于下了决心,走到床头侧,推了推叶修,叫他起床。

叶修这时候其实有点醒了,这一次他睡得没那么实,周泽楷打开灯的时候,他就被明亮的光线惊醒了。只是他刚做了个美梦,梦里具体是什么事不记得了,就记得梦里有周泽楷和自己,周泽楷对他说了很动听的话,让他整个人都美美的,都快飘上天了。

以至于,叶修人醒了,意识却不肯从美梦里出来,还逗留在梦境的遗迹里。这会儿睁开眼看到周泽楷就在眼前,理所应当地以为是梦里那个对自己吐露爱意的恋人,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臂捞住了周泽楷的脖子,想亲吻周泽楷作为爱语的回应。

周泽楷只是来叫醒叶修吃晚饭的,结果被对方迷迷瞪瞪地搂住脖子拉着弯下腰去不说,对方的脸还越来越靠近,叶修浅粉色的嘴唇也越来越靠近他的嘴。

叶修这是想搞突袭,强吻他?顿时周泽楷脑中警报长鸣。

理智告诉周泽楷,这时候必须坚决地推开叶修,然后用霸道总裁,也就是他堂姐周天行当年拒绝他堂姐夫的口吻,冷酷残忍地对叶修说:“我不喜欢你,请你克制!”

但是周泽楷错过了推开叶修的最佳时机,当叶修将他搂紧,嘴唇凑到他唇边的时候,周泽楷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他的心脏微微地颤动起来,饱含了一份期盼的心情,迫使周泽楷安静地等待叶修完成他的“突袭大招”。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知道这一刻他的身体他的脑子他的心脏都不属于自己了,全部成了叛徒,叛变到了叶修那边,让他这个主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如何败在敌人的突袭之下。

但是叶修没有吻上他的嘴唇。周泽楷都已经感受到叶修温热的鼻息扑到脸上了,那双浅粉色的嘴唇却忽然停住,不再靠近一寸。

“小周,你在等什么啊?”周泽楷听到叶修低沉的烟嗓缓缓地响起,“你这样,哥可会忍不住占你便宜的啊。”

说罢,叶修掩饰了面上的尴尬和窘迫,故作自然地松开了搂住周泽楷脖子的双臂,身子向后退了退。刚刚他是真的睡糊涂了,把现实和梦境混淆了,否则他是不会故意这么撩周泽楷的,他还怕周泽楷恼羞成怒,把他赶出去呢!

周泽楷看着叶修弯弯带笑看着自己的眼睛,心想,叶修果然是个心脏,说着离婚不强留他的话,这会儿就在这里装迷糊勾引他了呢。

他周泽楷,轮回队长、无解的枪王,才不会被叶修这点小小的伎俩骗到,被他勾引上呢!

周泽楷这么想着,便起身打算和叶修分开,却看到叶修挂在嘴边的一丝坏笑,仿佛阴谋得逞,坏得人心痒痒的。

突地,周泽楷脑子里一根名叫“理智”的弦铿锵有力地崩断了。

周泽楷一声不吭地“去而复返”。在叶修来不及反应的一声惊讶声中,周泽楷一手按住了这个刚刚还在坏笑中男人的腰,一手撑在床铺上,防不胜防地对准某人毫不设防的嘴唇,用力地亲了下去。

周泽楷在叶修的嘴唇上磨蹭了两下,觉得不够,又轻轻地咬了一下叶修的下唇,这才心满意足地松了口离开。周泽楷靠近到被这意外的一吻惊呆了的叶修耳边,轻声警告这个“调皮”的前辈:“别惹我,前辈会吃亏。”

叶修都被周泽楷这神奇的逻辑震呆了:所以对小周而言,吻一个喜欢自己但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吃亏的竟然还是对方吗? 轮回队长这么感人的逻辑推理,去年蓝雨是怎么输给轮回的啊?太不可思议了!!!

评论(54)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