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24

叶修是一个纯粹的人,高尚的人,拥有大无畏牺牲精神的人!

圣人耶稣说过:“如果别人一巴掌抽在了你的左脸上,你应该伸出右脸要求他再抽一巴掌!不抽不是男人!”今天,叶修做到了!

周泽楷威胁叶修说,再惹他吃亏的只有叶修。

但是叶修会怕吗?不!

叶修会在乎吗?不!

是的,叶修就是这么深深地爱着眼前这个,摆明了欺负着他的男人。在他这里吃再多的亏叶修都无怨无悔!周泽楷就是那王子,叶修就是那(划掉)黑天鹅(划掉)甘心化作泡沫的人鱼,周泽楷怎么折腾叶修都是甘之如饴的!

区区吃亏又算得了什么?在周泽楷这里吃更大的亏,叶修都是毫无怨言的!

这都是爱,卑微又珍贵!

所以,叶修一把按住了周泽楷按在他腰侧的手,另一个手用力抓住周泽楷的胳膊,将准备起身的枪王拽了回来,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

周泽楷喜欢占这个便宜,叶修就让他占个够!作为一个前辈,叶修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比起刚刚周泽楷小惩大诫的一吻,叶修这自动上门来吃亏的亲吻要热情得多了。叶修的亲吻没什么技巧可言,周泽楷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被对方紧紧地贴着、粘着,碾磨着,生疼而火辣。

从叶修主动迎吻,不过是一个忍者结印的时间, 周泽楷就成了一堆经年暴晒在沙漠里的干柴。 沙漠夏日的天空,一片白晃晃的苍白。 叶修骑着骆驼沿着破碎古城的城墙行走到这一片沙漠。烈日当空,叶修却勒住骆驼不再前进。这个懒散而俊美的男人在干柴上面架起了汤锅,划拉了一根火柴燃起火花扔进了干柴里。

于是干柴点着了,烈火噼里啪啦地响。

汤滚了,泼洒了出来,泼在烈焰燃烧的火柴上,烫在了周泽楷的心口上。

周泽楷化被动为主动,将叶修完全压倒在床的时候,脑子里根本来不及想什么。这只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本能,驱使了他做出反击,反吻对方。但是浅淡的舔吻已经满足不了现下岌岌可危的心境。没有接吻经验的枪王强硬地撬开了散人的双唇,在对方的唇齿之间描摹、舔舐了片刻后,就长驱直入,卷起了对方的舌头缠绵在了一起。

不论是强吻的一方,还是被强吻的一方,都忘记了把握呼吸的节奏,仓促地唇舌纠缠后,又仓促地分开。周泽楷微微抬起上身,胸膛因为刚刚的呼吸不畅而剧烈挺伏。他紧紧盯着叶修同样因为急促呼吸而微张的嘴唇,微红的眼只看得得得红唇艳润欲滴,不断引诱着他再次采拮。

叶修软软地躺在床上,眉眼笑弯弯。他笃定地对周泽楷说:“你喜欢我!”

听到这句话,周泽楷脑子里只冒出了一句话:管他的喜欢不喜欢!

然后轮回的枪王耿直地摇了摇头,却不等叶修再开口“挑衅”,再次附身,吻住了这张可口诱人到极点,却在胡说八道的嘴。

这一次,稍稍吸取了些经验,不再像刚刚那样笨拙,两个在游戏里节奏精准的大神无师自通,懂得了在接吻中调整呼吸的节拍。于是缠吻绵长,呼吸在不知不觉间同调,连思维、情感都在交错的呼吸间同频而动。

周遭空气的温度极速上升,变得滚烫滚烫,卷起一阵阵的热浪。只是接吻已经满足不了周泽楷内心被引诱的滚烫渴望。一直按在叶修腰上的手灵活地钻进了睡衣里,摸了两把,枪王惊叹身下人的皮肤滑腻诱人得过份。

周泽楷抓住了叶修身上睡衣的衣角,掀起,向叶修的胸膛上推。叶修被周泽楷吻得只觉得嘴唇和舌头都麻了,等意识到身上这个一向腼腆的后辈手上干了什么的时候,睡衣自己被推挤到了胸口之上。

叶修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他的左手手腕被周泽楷抓在手里按在枕头上没有活动的余地,只能挣扎着用右手去拉扯衣服,希图将睡衣扯回去。但是周泽楷很不耐烦拨开了他的右手,还惩罚性地在他的舌尖上咬了一下。叶修立即吃疼地闷哼了一声。

这回,哥的牺牲有点大啊……叶修被吻得七荤八素,干脆也不挣扎了,也将手伸进了周泽楷的衣服里,在对方紧实的腰身上胡乱地摸着,吃着联盟第一脸的嫩豆腐。

联盟教科书随便地摸,豆腐吃得超爽。轮回枪王却是浑身着了火。周泽楷干脆拱起身体,抽了盖了叶修一半的被子,整个人都压上床,硬是将叶修的双腿挤开,挤了进去。

受雄性本能的驱使,周泽楷压着叶修,拉起一条叶修修长的腿,下身向上顶了一下。

!!!

卧槽!周泽楷你!

叶修蓦然瞪大了眼睛,显然周泽楷的行动力强硬快速得超过了他的预计。联盟的心脏有种即将翻船的可怕预感。

操,他刚刚不该一时受不了诱惑,吃轮回小队长的豆腐的!

但是比叶修预计的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卧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第一次敲响了三下,但是纠缠在床上的两个人没听见。

然后又敲响了三下,声音不再像刚刚那么矜持,很是响亮。

沉迷在亲吻、互吃豆腐的叶修和周泽楷猛然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尤其是周泽楷,心猛地一惊,他忽然想起来刚刚他打开房门进来后……没关门!!!

完……完了……⁄(⁄ ⁄•⁄ω⁄•⁄ ⁄)⁄

羞耻心让周泽楷整个人都僵住了,然后他就听到了他妈妈淡定如常的声音。

“你们,先吃了晚饭吧。”皇甫女士静静地说道。

评论(70)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