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25

皇甫女士说完,很冷静地扭头,顺便帮儿子、儿婿关了门。

被“捉奸在床”的周泽楷、叶修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他们两个刚要动弹,解除“僵直”,门忽又被打开。皇甫女士颇为不放心的声音随即催促而来:“你们快点啊,别磨蹭。”说罢,门又被关上了。

皇甫女士去而复返没什么,床上的人却因此不敢轻举妄动,唯恐皇甫女士再杀回个回马枪,看到更不该看到的。

这么磨蹭了三分钟,叶修觉得丈母娘应该不会再冒出来了,连忙用力推了推紧紧抱着他压着的周泽楷:“小周,还不起来?”再压下去丈母娘指不定要怀疑他们两个“死灰复燃”,又要开门来催了!

因为羞耻,周泽楷早就把脸埋进了叶修的肩膀上,这会儿被推了一下,才猛然松开手。手忙脚乱从叶修身上爬了下去,周泽楷脸上红得发烧,怎么都没办法面对叶修了。

叶修倒是冷静很多,虽然脸也红得够呛,比一向腼腆的周泽楷好不了多少。

实在是刚刚的情景太丢人了,饶是叶修都觉得自己的一张老脸挂不住了。不由得抱怨了某个干坏事还不知道关门的家伙:“小周,你怎么不关门?” 说着擦掉嘴上、下巴上沾到的口水,叶修一手把睡衣撸了下来,一手把睡裤裤头拉回它该在的位置上。

“不知道呀。”周泽楷也在慌忙地整理身上的衣服,尽量让自己看着正经、清白点。听到叶修的指责,不由得委屈。谁能想到只是叫叶修起床,结果反而把自己弄床上去呢?

叶修默,思考了半天,不太懂周泽楷这话什么意思。他开口问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抱歉啊小周,前辈虽然喜欢你,但是我真没能精通周语呢。”

周泽楷却是被叶修的“不善解人意”弄得更脸红了,说话都磕巴了:“前辈……我!”⁄(⁄ ⁄•⁄ω⁄•⁄ ⁄)⁄讨厌死了,明明是前辈勾引我的,还这样问我!

叶修翻身坐在床沿上,眯了下眼睛,忽然福至心来,竟然听懂了周泽楷这省略了谓语的三个字一句话。

好么,先撩者贱,周泽楷分明是在说这一切“事故”的始作俑者是叶修,是叶修先勾引的他,所以叶修得承担起大部分责任。而叶修也只能摸着鼻子认了。毕竟叶修清楚,后面的确是他故意那什么周泽楷的。

叶心脏抹了把脸,站起身,走到周枪王跟前。周枪王立即压力山大,退后了两步。叶修这么靠过来,周泽楷只觉得比赛场上被一叶之秋贴身狂殴还要让他肾上腺素狂飙。人直接就被一叶之秋的前任操作者逼到了衣柜边上。

手肘碰到了衣柜柜门,周泽楷不得不抬起头看叶修。而叶修也是就是地利伸出双臂,直接对一枪穿云的操作者来了个惨无人道的壁咚。

叶修双手撑在周泽楷两侧,微微笑。周泽楷长这么大还没被壁咚过呢,只知道此时此刻心脏一张一缩得利害,恨不得丢脸一次,大声喊“妈妈”来再来开一次门。

周泽楷在心里捂脸:自己好丢脸!

这实在是太丢脸了!周泽楷最后克制住了“场外呼救”的冲动,而是略微抬头,双眼下垂紧紧盯着叶修红肿的嘴唇看,心脏则是跳得越来越快,都快收不住了!

然后他就看到眼前两片嘴唇一张一合道:“哥喜欢你啊小周,这不很正常吗?”喜欢就去追求,多正常。何况叶修看周泽楷这一天举止态度,嗯,恕他自恋,他觉得周泽楷对自己应该是有点意思的。这种情况下,不撩一下周泽楷,叶修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心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嗯”什么。

叶修面露讶异。但看周泽楷一动不动,一双漂亮迷人的狭长眼睛始终垂着。叶修嘴角抽了一下,周泽楷现在的模样在他眼里懵懂得跟个迷途羔羊一样,和刚刚在床上的凶猛霸道的狼状判若两人。

叶修心之一动,不由得开口循循善诱:“那小周你呢?你这样也是因为喜欢前辈吗?”

周泽楷心脏漏了一个节拍。他缓缓抬了头,终于正视了叶修的双眼。可是话却说不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修的问话。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面拥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一个会对叶修担心、关切,甚至会对叶修稍微一点的撩拨给出反应,这种反应不是一点儿,而是强烈得超出了应有的范畴。仿佛一团火被泥土封锁覆盖住,一旦叶修撅开了口子,哪怕只有一点儿,他就会喷出可怕的火舌,恨不得将叶修整个都吞噬了,烧成灰烬。

而另一份情感却是冷淡的,它冷漠地注目同伴化身为火兽,平静得近乎无动于衷。

有一个声音忽的,如同暴风在周泽楷的心底狂躁地尖叫起来,

——不甘心

——不甘心

——不甘心

他不甘心喜欢这个男人,而他也确实没有喜欢上叶修。

周泽楷说不出违心的话,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拿感情来欺骗别人,尤其这个人是一位前辈,是荣耀大神,是叶修。

但是刚刚他才把人压在床上,要不是他妈突然敲了门,周泽楷都不知道最后自己和叶修会干到什么程度……准确地说是他对叶修干到什么程度,最后又如何收场。

好在他一向沉默,就算此刻不做回答,也不是特别奇怪的事情。

周泽楷逃避了这个尴尬的问题。他心虚地撇开眼,不答反问:“肚子不疼了?”

叶修默,周泽楷这个转移话题叶修必须给一百分!妹的,原来叶修吃了止疼药,睡了一觉,舒服多了,但疼是依旧疼的,只不过不像吃药前那样扯住了他全部的心思。刚刚叶修做了个大美梦,被周泽楷叫醒后这么一闹腾,注意力跟boss的仇恨一样全吸引到了周泽楷身上。结果周泽楷竟然又把仇恨给转移回了boss的身上。

现在,周泽楷话一出口,荣耀史上最强力的boss立刻受了“毒咒”,开始持续掉血。

叶修捂着肚子抽身退了,直接蹲在了地上,脸都白了。周泽楷刻意的回避叶修看见了,虽然不懂对方这个暧昧的状态是个什么意思,心里受了伤很直白地疼着。但是叶修更清楚,暧昧总比直接拒绝的好,说不定就真有吃掉轮回枪王的机会呢?

叶修捂着肚子,低头直哼哼。周泽楷看他这样就知道叶修压根没好,这才又想起医生的话——叶修得疼上六个月整整半年,尤其是这个月,根本不可能有消停的时候。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慌了,连忙俯下身,面色愧疚:“我错了。”说着伸出手去扶蹲在地上的男人。

叶修搭着周泽楷的手,抬头:“我肚子饿了。”话未完,他的肚子就跟合谋好的一样发出饥饿的悲鸣声。

周泽楷连忙说道:“吃饭。”

“走不出去,没脸了。”叶修一本正经说。

这该怎么办呢?周泽楷眉头皱得紧紧的,而后犹豫着说:“我把饭和菜端进来?”

“对你爸妈不礼貌。”叶修说。

“……”周泽楷不说话了,谁让他刚刚把叶修压床上这样那样呢?还不关门,还让他妈看见了。现在别说叶修脸皮薄,就是周泽楷自己都迫切地想找个洞钻进去,安静如鸵地待着。

但是显然皇甫女士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敲门声又响起来了。皇甫女士这回没出声,但是光这几声敲门声已经将她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了。

这一下,叶修更觉得没脸出去了。可是不出去也不可能。最后狠狠心,决定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厚着脸皮吃完这顿饭得了。

叶修抬头示意周泽楷:“小周,打理一下……你先出去。”

周泽楷默默又不甘心地点了下头。他不甘心也没用,谁让这是他家,等在外面的是他爸妈,没道理让叶修打头阵啊。

周泽楷跑去照了下镜子,理了理头发衣领什么的,然后打了冷水拍了拍还烧着的脸。叶修坐在床上,伸出脑袋看联盟的脸在镜子前“臭美”,周泽楷则很快地收拾了自己,然后跑出来,从抽屉里翻出了唇膏,递向叶修:“抹抹。”

叶修“啊”了一声,不明所以地看周泽楷,心说都吃晚饭了还摸什么唇膏?轮回的枪王忒臭美!

周泽楷看着叶修依旧肿着的嘴——还别说,真性感,周泽楷一个晃神又心痒痒了起来。

这样的叶修怎么能让他出去呦!

周泽楷没跟叶修废话解释,自己动手扭开唇膏,给叶修抹。叶修呢也没拒绝,唇膏是薄荷味的,抹在嘴唇上冰凉凉的,起初红肿的嘴唇碰到唇膏还有点刺痛,后面就爽快多了。

叶修心下明了周泽楷做什么要给他抹这个了。等到周泽楷收手,糙汉子有些不适应嘴唇上的冰凉凉,总觉得有点痒,忍不住用大拇指抹了点在手指上。

叶修磨蹭着指尖,问周泽楷:“这东西掉吗?待会吃饭不会吃进嘴里吧?”

“不会。”周泽楷摇头,这是他代言的一支男性唇膏,虽然此前他挺不解这种产品怎么会有需求的,自己出了广告就没用过。不过现在,看着叶修消肿了一些,显得水润润的嘴唇,周代言挺满意,觉得自己没有忽悠观众。

“要我帮你吗?”叶修问。周泽楷的嘴唇跟叶修半斤八两,叶修的嘴唇刚什么样,周泽楷现在就什么样。只不过配上周泽楷这张漂亮清纯的脸,冲突性更强,看着就跟被暴徒毫不怜惜地蹂躏过。

周泽楷刚刚被冷水拍下去的热又冒上了脸。枪王腼腼腆腆地摇摇头,立即拒绝了叶修的好意,转头又跑去照镜子。

瞎折腾!叶修凉凉地看着可爱后辈来回跑,心里下了断语。

又折腾了一会,叶修总算收拾好了自己,一脚生无可恋地跨出了周泽楷的卧室。先行一步出来的周泽楷没有先上桌,而是呆在门口等着叶修。

当叶修从周泽楷身边走过的时候,周泽楷轻声靠近叶修耳边,说道:“妈妈要前辈改口。”

改口?改什么口?

改口叫爸妈呗,还能叫啥?

评论(38)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