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26

叶修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作。反正都结婚了,周泽楷他爸妈要他改口就改呗。就是面对皇甫女士的时候到底有点尴尬,不过一声“爸妈”还是很爽快地叫出来了。

皇甫女士立即笑眯了眼,刷一下抽出两大红包——改口费。

这真是两大红包!就叶修那只收过十四年压岁钱的人生经历,就没见过这么大的红包。

准确地说,要不是实物在眼前,他都想象不出中国人已经把红包做成这么大个了。

红包塞得鼓鼓囊囊,叶修估摸着每个红包里得有小一万。

这会不会太多了点?叶修接过红包之前,内心想着,同时为自己爹妈的荷包哀悼了一下。周爸周妈这边先下手为强先给了,按规矩老头子他们给周泽楷的改口费就得往上涨一涨的。

想想老头子的工资,还行,不至于肉疼。

等接过红包,叶修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他的手多敏锐啊,一接红包就知道里面内有乾坤,除了钱竟然还强塞了两张卡,一封红包一张银行卡。

不带这样的啊!说好的周家只是平民阶层的呢?你们这改口费塞了两万还不够,还加塞银行卡是个什么道理?

他真希望这两张卡里,余额为零……

叶修这回是真为自家老头老太的荷包苦逼了。

周泽楷看到他爸妈给叶修的两大红包,有点奇怪。之前他爸妈知道他不喜欢叶修却被逼婚,是很不待见叶修的,不管他怎么替叶修说好话都没用。所以他爸妈只各准备了一千零一块的红包,面子上过得去就成。昨天晚上他还有幸见识了那两红包呢,怎么到今天体积就增加了这么多倍?

周泽楷疑惑地看向爸妈,然而他的亲生父母压根没留意他这边,而是一个劲地招呼叶修。就见周码农一边招呼叶修一边说:“小叶喜欢吃杭州菜吧。”

“这几年都呆在H市,吃习惯了也就改了口味。”叶修点点头道。

“这几道都是小楷哥给你做的,你看他对你多好,多喜欢你啊!”

“咳咳……”周泽楷刚正在喝饮料,结果就听到这么一句,当即把饮料呛进了喉咙里,咳嗽出声,心说自己刚把叶修压床上强吻,他爸现在就说这种话,也太尴尬了!

叶修坐在周泽楷旁边,连忙帮他拍了拍,同时还不忘跟周爸说话:“爸放心,我会对小周更好的。”

原本叶修觉得自己又自恋了一把,因为他喜欢周泽楷之初的确是因为周泽楷看他的眼神太“多情”,让他产生周泽楷喜欢他的错觉,继而动了心。但是后来叶修发现周泽楷对他全没靠近一点的意思,就知道自己误会了。今天看到周泽楷竟然烧制了这么多自己喜欢的心,叶修觉得周泽楷喜欢自己的想法又骚动起来,摇旗呐喊了。可是刚刚在房里,周泽楷的刻意回避,又让叶修不确定了,觉得周泽楷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菜,可能只是这个腼腆后辈习惯性在聚餐的时候记别人喜欢吃的。这种细心的人还是不少见的。

但是现在听周父周码农话里的意思,却不是这样。显然在周码农眼里,周泽楷特意记着叶修的口味和喜欢吃的,那就是把人放在心里惦记着呢。叶修呢,多机灵的人?就算被周泽楷忽冷忽热的态度搞得患得患失的,但一听周父这话,立刻就懂了。

知子莫若父啊!叶修心想,面上却笑得极含蓄,很郑重地给周码农承诺,会对他儿子好的,他叶修这辈子绝不亏待周泽楷。

周码农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问叶修道:“小叶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原本儿子被逼婚,周码农有些话不好说。但是现在不一样啊!根据他老婆皇甫女士口述刚刚在儿子卧室门口所见所闻,周码农觉得自己抱孙女的计划可以正式提上日程了。

然而叶修没听懂周码农的问话,以为周爸在问他性取向。叶修就纳了闷了,他都跟周泽楷结婚了,周父怎么还问他这个。

相比之下,周泽楷就听懂了,所以刚刚被叶修捋顺气的枪王再次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叶修奇怪周泽楷怎么咳嗽得更厉害了,关心地问了声:“小周你怎么了?”看着不像是喝水呛着这么简单啊。

周泽楷一边摇头一边咳嗽,好不容易稳定了,连忙制止准备接着说话的周码农:“妈妈要喝汤。”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一听老婆要喝汤,周码农立即放过不明就里的叶修和心知肚明的儿子,转而给皇甫女士舀了一碗汤。皇甫女士倒没有真想喝汤,不过她儿子以前就爱用这招岔开她老公,她都帮着她儿子,这回也不例外。

主要是皇甫女士觉得结婚第一天就催儿媳生宝宝,不合适,怕吓着叶修。

而且皇甫女士在得知叶修打了孕针后,就立即查询了相关资料。俗话说得好啊,儿婿等于半个儿。人家宝贝养大的儿子为你家儿子受这么大苦打针,即便之前有些事情做的过分自家也不能冷酷无情一点都不照顾吧?谁家的儿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呢?

皇甫女士现在已经不相信儿子那套不喜欢叶修的说辞了。她这个儿子她最了解了,怎么都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跟人上床的人。

都把人压床上准备就地正法了,这都叫不喜欢?那皇甫女士只能说,今天领叶修回家的周泽楷是个假的周泽楷,压根不是她儿子!

皇甫女士查完资料就心疼叶修了。按资料上说的,打针后会有剧烈的疼痛反应,疼痛等级只比女性生产低一点儿,但是时间跨度足有六个月!你是知道的,皇甫女士是最怕疼的,而且当年她生周泽楷是鼓起人生最大的勇气选择了自然分娩,整整在产房里疼了三个小时才把儿子给生了出来。

自然分娩有多痛,皇甫女士一清二楚,再看看资料上写的长达六个月的育馕发育期,皇甫女士光是想想都觉得恐怖。

太可怕了有没有!

还好当年没去补打针!

皇甫女士也注意到了,育馕发育期是最容易怀孕也是最危险的事实,资料上直接注明一定要做好避孕措施,否则一旦受针的人怀孕,百分百流产不说,还会对受针人的身体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受针人的身体基本就毁了。

皇甫女士一开始还不担心这个问题,毕竟此前周泽楷信誓旦旦说不喜欢叶修,皇甫女士想着自己儿子一向腼腆内向,不善主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但是现在,皇甫女士已经不能相信自己的儿子了。看叶修的样子皇甫女士就知道这孩子性格很随气,又喜欢她儿子,说不定就纵容了周泽楷,随便他在床上瞎折腾!

皇甫女士觉得这个事情不得不防!

皇甫女士看着叶修因为腹痛而白了一片的脸,思考再三,终于还是选择了开口。皇甫女士关切地看着叶修,问道:“你们打针的时候,医生有说过要做好避孕措施的吧?”

皇甫女士陡然这么一问,叶修有点愣。周泽楷则是又咳嗽了起来。叶修愣了一下后,连忙点头,也不管旁边的周泽楷咳嗽不咳嗽了,因为现在他自己就特尴尬,也很想用咳嗽来掩饰。

“是有这么一说。”叶修微微低头,不太好意思当着一位女士面讨论这个事情,就算对方是周泽楷的妈妈,那也是第一次见面不是?何况之前他跟周泽楷在床上瞎搞被这位女士看到呢。

“想过怎么处理这事吗?”皇甫女士倒是口气很寻常地问着。主要是皇甫女士问这话完全是出于对叶修身体的关心,并没有其他的念头。

但是她这问题叶修要怎么回答呢?之前周泽楷倒是笃定地跟医生“发誓”半年之内绝不碰他这个前辈呢,然而半个小时前周泽楷就自打脸了。皇甫女士作为见证人,肯定不会相信他跟周泽楷能做到每天晚上盖棉被纯聊天,不做点促进宇宙大和谐的运动的。

所以,叶修哑口了,他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难道要他说“戴套”?问题是周泽楷还倔在那里,不肯说喜欢他呢?那他跟周泽楷上个P床,戴个P套啊?

跟周泽楷他爸妈这么坐着,热热乎乎边吃饭边聊天,叶修的精神层次竟然突破了下限,又凝华了不少!

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钻牛角尖了,他为什么一定要周泽楷说喜欢他才觉得周泽楷喜欢他的呢?周泽楷喜欢他和周泽楷有关系吗?

你看,周爸周妈就认定了周泽楷喜欢他叶修,至于周泽楷怎么想的怎么说的,周父周母完全不在意啊。

世人娶老婆无非就是为了回家有人等着,吃饭有人热着,睡觉有人让自己抱着么……目前来说,叶修娶周泽楷,这几项好处都占到了,甚至得到的更多。他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何况,叶修心里明白,周泽楷这样性格的人,不对自己动心,别说接吻上床了,估摸着连个小手都不会让他牵。

叶修现在唯一的疑惑是,周泽楷怎么就这么倔着不肯承认这件事呢?整得好像周泽楷对他有意见,所以不甘心喜欢他似的。

叶修的直觉还挺准,周泽楷的确对他有意见,也确实不肯甘心就这么承认喜欢上了他。只是周泽楷不懂自己的真实想法,叶修就更无从着手了解了。

叶修思索着,周泽楷他妈这个问题虽然犀利,但确实是个事情。叶修一想到刚刚在床上,周泽楷那用力的一顶,就浑身哆嗦。叶修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意识问题。虽然他主动接受打针这事,但纯粹是出于对强迫周泽楷结婚的愧疚,不想进一步刺激周泽楷让他恨自己。但是在叶修完美的设想里,还是他叶修压着周泽楷在床上酱酱酿酿,而不是被他被周泽楷酱酱酿酿,毕竟他跟周泽楷这脸这性格这在荣耀上的技术,摆明了是强攻美受天道配对啊!

但他现在打了针,身体素质一落千丈,要真折腾到床上去,肯定要变成之前那样,直接被枪王“下克上”了。

这怎么行呢?叶修忽然觉得周泽楷说不喜欢他,也挺好的。只要周泽楷不松口,叶修就可以不跟对方上床,也就不用担心再落到刚刚差点被周泽楷给上了的窘境。只要让他混过这六个月,等体能恢复了他肯定能想到办法撬开周泽楷的嘴,然后压了对方。

皇甫女士见叶修和周泽楷都不回答,就知道这俩货根本没做一点准备。她也知道原因,八成跟自己儿子打死不承认叶修有关。

皇甫女士点了下筷子,替儿子儿婿下了决断:“这样吧,从今天开始小楷哥你睡客房。”

正想着怎么安全度过这六个月不失“攻位”的叶修闻言,顿觉瞌睡遇到了枕头。

但是周泽楷不乐意了。他放下筷子,看着皇甫女士,认真地摇摇头:“医生让我照顾前辈。”想想,又道,“会担心,睡不着。”后半句不是周泽楷虚假的托词,而是他的真心话。他现在是真的时时刻刻都关注着叶修,晚上要跟叶修分房睡,见不到人,他绝逼一晚上都睡不着。

周泽楷这话一出,饭桌上就安静下来了。过去,皇甫女士在周家就是圣母皇太后,说出的话就是圣旨,周码农是绝对遵从的,就是周泽楷也是一直听妈妈的话,没见这么当面拒绝的。

周码农立即不满地皱了眉。皇甫女士是意外也不意外,周泽楷拒绝她的决定算是头一遭,但是儿子刚结婚就让小夫夫分房睡,儿子又不是真不喜欢叶修,会拒绝也是人之常情。周泽楷要是不拒绝皇甫女士才觉得他这个儿子真“妈宝”了,要反省自己的教育方针呢。

但这事皇甫女士觉得真不能纵容了周泽楷,一旦发生意外可就毁了人叶家的孩子了。

“万一小叶怀孕了怎么办?”一家人不说暗话,皇甫女士直接把话给儿子说明了。

周泽楷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妈解释刚刚他跟叶修就是个意外,以后他一定不会再被叶修引诱了。

可是自己真的克制得住吗?周泽楷觉得这个事他自己也说不准。不过没关系啊,就算他和叶修擦枪走火了,可他手上还有民政局发的套啊,整整四盒十六个呢,绝对够用啊!

可是他怎么好意思开口,说他有套,做得好避孕措施呢?这一开口不就整得他真要跟叶修发生关系了吗?

周泽楷说不出话了,只能默默地低头,然后在桌子下面踢了叶修一脚。

被踢了一脚,接到暗示的叶修囧,周泽楷难道是要他来说服周妈,不让他们分房睡?这也太坑了。说好的你搞定你爸妈我搞定我爸妈呢?

不过周泽楷说看不到他,会担心得睡不着,这话听在叶修耳里还是很动听很受用的,叶修的心口为了这句话热了热。

叶修掂量了一下,决定遵从己心:“我们听妈的。”(´இ皿இ`)周泽楷你就滚去客房做个安静的睡美男吧。

周码农闻言,再次满意地冲叶修点点头,心道这个小叶是个有眼力的,这么快就看出来他们周家谁才是实权人物。

皇甫女士也是很满意的。唯一不满意的只有周泽楷。但是他想反对又说不出反对的理由,只能沉默地在桌子底下对叶修进行抗议。

周泽楷又踢了叶修一脚。叶修没跟他客气,回脚也是一踢,给他踢了回去。

NND,没见过结婚当晚被亲妈强令睡客房,媳妇还举双手赞成的!

周泽楷被叶修反过来踢了一脚,觉得委屈极了,觉得自己身为叶修男人的权利,被深深侵害了!

然而他无口,他什么也说不出,连委屈的话都控诉不出来。

周家迎接叶修的第一顿饭,就这么和谐地吃完了。吃完饭,叶修施然然地跑回周泽楷的卧室,准备睡觉去了,周泽楷则被周码农强留了下来,洗碗刷盘。

周码农也知道儿子的不甘心,但是皇甫女士说得对,现在他儿子无论如何也得忍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是。

不过作为一张合格的“双面胶”,周码农不希望儿子因此误会老婆,甚至心生怨念,这世界上为了自己的妻子、丈夫和父母反目成仇的子女,多了去了。周码农防范于未然,特意借着收拾碗筷的空档,跟自己儿子谈了谈。

这一谈,就从他儿子别别扭扭的话里打探到了“有避孕套”、“要多做”的重要信息。

周码农沉默了,当年他跟皇甫女士结婚是跳过打针这个环节的,哪里知道民政局服务这么周到,竟然还送套?

至于打针之后性欲会十分强盛,最好不要分房睡,反而多做多好,这样的事,周码农更加不可能知道了。

“那你刚刚怎么不说?”周码农指责儿子的不应该,“你这样,小叶还以为你妈针对他,不让他好过呢!”

“没……不好意思……”周泽楷脸红,这种事就算是面对他的亲爸妈,他也说不出口啊!何况旁边还坐着叶修呢,这……这还不如直接让君莫笑爆了一枪穿云的两把银武呢!

“那你今晚……”周码农好犹豫,这样明目张胆地让他儿子阳奉阴违,背着他老婆溜回房干坏事,他还真有点胆怯,开不了这口。

“回房!”周泽楷接过自己老爸未说完的话,脸红通通地说道,“照顾前辈。”

照顾毛线啊!周码农当即侧目。周码农第一次发现儿子脸皮原来是这么厚!说什么照顾叶修,分房难道就不能照顾吗?借口,这都是借口!

就他们周家的男人,就没有那和心上人待一块还能安分守己,不干坏事的。

周泽楷洗完碗筷,就溜去自己卧室门口了。皇甫女士是高中老师,现在正在书房里批改作业,周泽楷偷偷溜进房里也不怕被他妈抓住。

结果周泽楷握住门把扭了下,竟然没扭开——叶修竟然把门反锁了!

周泽楷心里立即不舒服了,叶修竟然这么防着他?还真怕他闯进去强奸了他不成?

这可是周泽楷冤枉了叶修了。叶修真没想过周泽楷有胆量违背母上懿旨,还敢跑回卧室来。这门其实是颇有先见之明的皇甫女士给他反锁上去的。毕竟当年皇甫女士就是被周码农一副信誓旦旦的正人君子样给骗了,没把门反锁了导致未婚先孕的不是?对周家男人的性情,皇甫女士还是很了解的,而有些东西是深入基因得到遗传的事,不得不防。当时叶修见到皇甫女士特意打开门反锁了,还囧了一下,不过也就没去多费那个事把门解锁了。

现在,周泽楷误会叶修为了防他还把门反锁了,郁闷得一逼。他谨慎小心地敲了敲门,跟偷情似的,就怕被他妈发现,到时候还要再解释一遍自己这边能做到避孕。周泽楷这性格,能跟周码农说这些已经十分为难了,再让他跟皇甫女士说,他真的会羞耻脸红得直接脑袋爆掉。

敲门声响的时候,叶修正对着从红包里扒出来的东西发呆。

两个红包里,一个包了9999块,一个包了10001块,叶修琢磨半天,不懂这个10001块是个什么寓意,9999块倒是猜得出,应该是长长久久的意思。

然后就是那两张银行卡了,一张是农行卡,一张是工商卡,上面都贴着密码。

红包里的现金叶修理直气壮地收了,反正他家老头老太少不了也给周泽楷两大红包。现在他把这钱退给周泽楷,摆明了叫周泽楷以后收到红包也退给他,太麻烦不说,面子上也过不去。

但是这两张银行卡叶修不能收,看这两个塞得满满当当的红包,叶修就不相信这两张银行卡都是空头,里面一毛钱都没有。

相反,叶修猜测这两张卡里肯定存了不少,搞不好周爸周妈给周泽楷存的老婆本存在里面了。以S市的房价,三四百万都有可能。这对叶修就太沉手了,他觉得还是还给周泽楷的好。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传来。叶修也没多想,放下银行卡,晃到了门口把门打开了。看到外面站着的周泽楷,叶修挑了挑眉,随后了然:“拿换洗的衣服?”

周泽楷摇头,脸红,腼腆而坚决得回答:“不睡客房。”

叶修惊讶地问道:“可是妈不是说……”

“医生发了避孕套。”周泽楷心一横,撑着大红脸不要,将这羞耻无比的话说了出来。

“……”叶修静静地看着周泽楷,“小周,你不会是想和哥上床吧?”说什么避孕套啊?你就不能含蓄地说哥睡床你打地铺方便照顾吗?你这跟直接和哥说今晚我们就上床有什么差别啊?只会更暧昧让人羞耻脸红啊!还有医生什么时候发的避孕套,他怎么不知道?

叶修你别问得这么直白啊!纯情的周泽楷根本没办法面对前辈这直白粗暴的问题啊,整个人都要红成热碳了。干脆什么都不说,直接钻进了卧室。叶修看着他竟然就这么逃避了这个问题,根本连否认的意思都没有,当即就不好了。这时候周码农走了过来,竟然冲叶修笑了笑,而且还是那种意味深长的笑。

擦,今晚哥不会真的失身吧?小周你矜持点。叶修嘟囔了一句,连忙关了门,算是认了今晚和周泽楷同房这件事。

周码农看着自己儿子钻了进去,儿媳又把门给关上了没把人赶出来,偷偷松了口气。老实说,周码农挺担心这对小夫夫的,真担心儿子的铁齿会寒了叶修的心,让叶修直接关门外了。先前叶修不就十分爽快地答应了皇甫女士分房睡的要求吗?可见叶修也不是对他们的儿子毫无怨言的。

周泽楷一钻进房间,就看见床上摊着的东西。红包里的现金已经被叶修塞了回去,两张银行卡却留在了外面。

周泽楷认识这两张卡,一张是他爸妈给他存的老婆本,另一张是他的工资卡。

他们周家有规矩,女儿的工资卡自己管,儿子的工资卡统一上交,结婚前父母收着,结婚后由父母转交老婆接着管,总之这张卡轮不到本人手里。

周泽楷一直住在轮回俱乐部,不常回家,用度上周爸周妈没办法实时管着,就特赦让周泽楷办了张副卡。

周泽楷看了眼那张异常眼熟的工商卡,默默抬头仰望天花板,心道爸妈真够狠的,就这么随随便便把他的经济命脉交到叶修手上了,也不怕叶修“中饱私囊”直接支援了兴欣战队的队务建设。

据周泽楷所知,当初叶修卖他们轮回的技能点秘籍的归属人其实是魏琛,而魏琛收到钱后大部分都“投资”给了兴欣战队。所以魏琛虽然猥琐无下限,这份对荣耀的执着对战队的信念、关切,周泽楷却是很佩服的。

叶修走了过来,见周泽楷注意到了银行卡,直截了当地对周泽楷道:“小周,改口费前辈拿走了啊。但是这两张银行卡,你还是拿着吧。”

“不用,爸妈给你的,你拿着。”周泽楷低头看向叶修,淡定地说。

“啊……这要是你的老婆本怎么办?”叶修挠挠头,觉得这两张卡还是太烧手了,自己拿着不合适。

周泽楷点了下头:“一张老婆本。”

叶修闻言,“噢”了一声,心道果然如此。

“大概一百六十万。”周泽楷说道。他爸周码农除了码代码,平时还炒炒股,业余赚的反而比正职工资多了好几倍。而周氏每年给他家的分红都不止两百万。他爸妈是说这卡里只有一百六十万,周泽楷估摸着不止这个数。不过他就不说出来了,万一他爸妈真只给了他这么多老婆本呢?就他妈这能让儿子洞房花烛夜睡客房的架势,谁也说不准不是。

叶修恍惚了一下,不过计较了下S的房价,一百六十万不能说很多,但决不能说少。要知道周泽楷他爸妈都是工薪阶层,留给儿子儿媳一百六十万,真的不少了,说不定周爸周妈大半辈子的积蓄全在里面里。

这么一想,叶修更不能收了!

周泽楷又指了指那张工商卡:“这张,我工资卡。”

叶修惊讶地看向那张长方形的卡片,小心思动了动。联盟最具商业价值选手的工资卡,啧……小周一年的签约费多少来着?去年《竞技之家》做过排行,他没记错的话,小周是占在榜头那几个的位置上的,八百六十万还是八百八十万?有点心动怎么办?

“签约费、代言费都打在这张卡里。具体不知道,应该有五千万。”周泽楷估算了一下,说道。他吃住都在轮回俱乐部,穿戴也都有代言厂商提供,就连去麦当劳吃个冰淇凌甜筒都有全年免费卷,需要花费的地方真不多。他爸妈又收了工资卡,他这边稍微有个轻举妄动来个大手笔皇甫女士那边立刻就能收到银行的消费短信,周泽楷即便手握副卡压根没有一掷千金的机会。

叶有钱目瞪口呆ing。

周泽楷这小伙子才进联盟不到五年吧?这特么已经卷了这么多钞票了?联盟职业选手贫富差距已经这么大了吗?说好的共同富裕奔小康呢?

他好想拿自己的工资卡和周泽楷交换用,怎么办?反正这卡上有密码……

=======

魏琛:有钱咱们可以任性一把了啊,老叶~

叶修:滚,这都哥卖身钱!

魏琛:(´இ皿இ`)

评论(90)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