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生子)达令27

都是你们啦,说什么小周把牛奶抹老叶头上,<(`^´)>这么污秽的言论,害我还没来得急回复文就被删了,现在只能上上半章了,下半章明天再找地方放链接

正文:

“小周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

“要想管住一个男人不偷吃,就不能给他钱。”

“倒贴。”

“说真的,会有人倒贴的是你这种色艺双绝的大帅哥,哥这样的真没人想倒贴。”

“有……没有。”点了下头,定住0.1秒,拼命摇头。

“……小周,你到底是觉得哥有人倒贴,还是没有?”

“偷吃注销君莫笑。”

擦!好狠!有本事你连一叶之秋一起注销啊!

叶修觉得这个世道真的变了,他都摸着自己的良心把工资卡还给周泽楷了,结果这个后辈竟然不要!

周泽楷这么信任他,叶修都不好意思记住银行卡密码跑几趟取款机了!

叶修想了想,问了一句周泽楷手上有工资卡副卡没有,得到肯定答复后就没再纠结了。无非就是多负重了两张银行卡,自己不动歪心思,跟没拿没什么差别。

叶修这么想着,周泽楷又报出了一个密码。叶修愣了愣:“什么东西?”

周泽楷眨眨眼:“支付宝,账号是手机号……前辈知道吗?”

叶修点了下头:“知道,你要不要连微信密码一起给我?”

叶修这么问多少有点揶揄的成份,不想周泽楷竟然真的报了,都不带一点犹豫的。周泽楷这么坦荡地把工资卡、各种支付密码都交了出来,叶修不知怎么的,就感到心虚了。

周泽楷报完密码,就用他那双特别特别迷人特别特别多情的眼睛看叶修:“前辈的呢?”

啧!果然是以退为进,在这等着哥呢!说好的咱们男同胞要彼此守护私房钱的秘密呢?周泽楷你这分明是要跟哥互相伤害啊!

叶修摸了摸裤袋,然后无辜地看他男人:“哥所有的资产都塞白天穿的裤袋了,现在估摸着洗完澡正在阳台上月光浴呢。”

“一百三十四块九毛?”周泽楷好看的眼睛微微瞪大了一点。这个钱在叶修(划掉)洗(划掉)毁掉那套衣服前,他已经掏出来了。但是轮回队长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嘉世前队长&兴欣现任队长的全部家当。

所以,别人就不说了,方锐大大是怎么被坑去兴欣的?这个战队的人都视金钱如粪土吗?幸亏联盟的职业选手都还没到这个精神层次,否则冯主席一定哭死在兴欣网吧的厕所里!

“好像是,零头不知道是几毛。”叶修感慨地点了点头,心道哥会傻逼地告诉你,上林苑的衬衫里还有三百块的私房钱吗?不,头可断、血可流,买烟钱决不能交!

叶修最后问了一句:“小周你确定要把工资卡给我?”

周泽楷没有因为叶修惊人的婚前财产改变初衷。他照旧点了点头,最后还不忘叮嘱叶修:“密码别忘了。”

这么关切的嘱咐,整得叶修实在不好意思再把银行卡推回给周泽楷,再推脱就显得矫情了!

叶修点了下头。

“尤其是支付宝和微信!”周泽楷又追加了一句。

叶修再次默默点头,同时将周泽楷工资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密码通通从大脑里删除,丢进了回收站。

周泽楷没想过他前辈会这么对他,整个就一阳奉阴违,更没觉得叶修会记不住那几个简单的密码,于是这件事就被叶修轻轻松松忽悠过去了。

叶修挺高兴地顺手就打开了床头柜,把银行卡往里面一扔,然后就看到了——

叶修:“……”

周泽楷:“……”

叶修: 擦,哥看到了什么?周泽楷你把这东西放在离床这么近的地方,是想今晚破处吗?

周泽楷: ⁄(⁄ ⁄•⁄ω⁄•⁄ ⁄)⁄前辈我看错你了,你竟然随便开我抽屉。

叶修眼辣地抽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推上抽屉,全当什么都没看到。

叶修直起身,佯装正经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对周泽楷说:“小周,我觉得我们应该听妈的话,避孕套也不能百分之百避孕不是?”

周泽楷默默扭头,假装自己还是那个沉默如金、不善言辞的周泽楷。

不管怎么着,反正他是不会去睡客房的,叶修也别想。

周泽楷拿了睡衣,没和叶修打招呼,就溜进了浴室。

叶修注视着周泽楷走进浴室关了门,默默地坐到了床沿上,单手搁大腿上撑下巴,做起了沉思者。

他现在是应该把抽屉里那几盒东西扔掉呢,还是自己去睡客房呢,还是选择相信心爱的男人的品德冒险跟对方同床共枕一晚呢?

想着想着,他就眯起了眼,睡迷糊了过去。

周泽楷沐浴更衣搓着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家前辈COS着沉思者睡着的样子。周泽楷走到叶修跟前站着,默默看了两秒,确定是真睡着了,不由得松了口气。其实刚刚叶修打开抽屉的一瞬间,周泽楷吓了一大跳,还好叶修没问,不然周泽楷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当初一时脑抽,把避孕套这个象征sex的东西扔床头柜的。

简直没有比这更强的性暗示了,有没有?

愚蠢如轮回队长,江波涛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哭的。(江/方/杜/吴/吕:哈哈哈……孙:< ( ๑ 乛◡乛๑ )> )

将叶修抱上床躺好,又盖上被子,周泽楷拿起了擦头巾继续擦头发,然后坐在床边上等着头发干燥。因为闲着没事,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叶修睡着的脸上。

许是睡着了,坚强的伪装随之剥落掉了一层。叶修醒着的时候还能装作淡定自若。但是现在,睡着了,眉头就高高地耸了起来,双手也不自觉地环住腹部,显然那个部位正让这个坚韧的男人很不舒服。

真的很疼啊!周泽楷心想。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呢?”周泽楷轻声微动嘴唇,问着睡着的人。叶修却没办法回答他。周泽楷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问叶修什么,是在问叶修为什么主动接受打针么?好像不是。那是在问叶修为什么要跟他结婚吗?也不完全是。

“喜欢我?”周泽楷抿抿嘴,一会儿唇角微微扬起,马上又垮了下去,“喜欢我……”现在就这样看着叶修,周泽楷心底满满都是茫然,胸口有眷恋满足感在溢出,同时又有痛苦空虚感在堵塞着所有通道。仿佛站在一棵高耸入云的巨大树木顶端,一支细嫩伸长的枝桠上,双手紧抱抓住了一只红色的小鸟,又好像什么也没抓住,而是正被一只巨大的火鸟擒住双肩。

感觉头发已经干了,周泽楷关了灯,躺到了床上。习惯了一个人睡,突然多了一个枕边人,还是并不怎么熟悉的前辈,周泽楷本以为自己不会那么容易入眠,但是在他睁着双眼呆呆地看了一会儿黑暗中的天花板后,很快就陷入了梦境中。

梦境总是和现实脱节的,却是和思维无限相融的。

周泽楷静静地站在蓝雨从休息室通向会场的通道里。外面观众的声音、媒体的声音嘈杂响亮,反而衬托得通道里无比安静。

周泽楷低头看着脚下的阶梯,面色慢慢变成了惨白。他开始迈开脚步向前走,不慢也不快,心里却透着一股焦躁的压抑。

终于,在走过一百多个阶梯后,他看到了其他战队的选手。有蓝雨、嘉世、霸图、微草、雷霆……很多人聚集在通道的出口处十多米的地方,气氛十分热闹。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走进了人群,热切地搜寻着一个人的身影。终于,在人群的中心,他看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依旧依靠在通道的墙壁上,浑身懒洋洋的,跟人说话的时候都透着狡黠的敷衍,看上去那么假又那么的真诚。

叶修。

周泽楷脸色更苍白了。他径直向叶修走了过去,伸出双臂:“叶修!”

叶修没有回应周泽楷,甚至连回头看他一眼都没有。黄少天就站在叶修对面,正缠着他叽里呱啦地说话。叶修偶尔会回一句,更多的时候是在跟喻文州抱怨蓝雨的副队这个话唠的毛病。

四周围的人都纷纷笑看这边嘉世队长和蓝雨副队的日常,时不时会插进来和叶修聊一下。

但是叶修就像看不到周泽楷一样,目光一直没有落在他身上。

这样的无视让周泽楷十分的急躁,他开始大喊:“叶修,你过来!”

但是叶修没有听他这句话,就像没听到,根本没有注意到。

周泽楷喊着叶修的名字,让他到自己身边来,但是对方始终都是充耳不闻。周泽楷恼火地皱起眉心,放下了伸向叶修的双臂。他不明白叶修为什么要这样,他们结婚了,理应协伴而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分处在人群的两头,连对视都没有。

叶修,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我吗?

忽然人群躁动了起来,纷纷向门口走去。叶修被黄少天拉扯着,早早走了出去。周泽楷被人群推挤着,跌跌撞撞地向出口走去。忽然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轮回队长张益玮的声音猛然在周泽楷耳边、心底炸响:“周泽楷,你怎么在这儿?”

周泽楷呆立原地,呆呆地看着张益玮,茫茫然,忽然不记得自己怎么会在这儿的。周泽楷茫然四顾,这里是蓝雨通向会场的过道,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更加高涨的观众欢呼声。

现在,是第五赛季的全明星。

周泽楷突然记忆起来了,他是轮回今年刚出道的新人,因为操作的职业和队长一样是神枪手,队里早就有了风言风语,说他想取张益玮而代之,成为神级账号一枪穿云的操作者。传言者多是嘲讽他和鄙夷他的,觉得他不自量力,以为有点技术就能挑大梁,能在职业圈生存,天真得搞笑。

对这些谣言,周泽楷不是无动于衷,但是他不想去寻找真正的谣传者,去跟对方争辩。事实胜于雄辩不是吗?他是周泽楷,他会努力做到最好,没有一枪穿云又怎么样,他一定可以站在荣耀联赛最高的地方,像叶修、韩文清、黄少天他们一样,成就神枪手的巅峰!

张益玮黑着脸,看着一声不吭的周泽楷:“说话啊,谁带你来的?”

谁带他来的?周泽楷茫然。这时候方明华匆匆地跑了过来,将周泽楷拉到了身后,连连向张益玮道歉:“抱歉张队,我帮小周报了新人挑战赛,小周这孩子不小心走错道了,我这就领他去新人那边。”

张益玮“啧”了一声,默认了方明华的说辞。他看了看周泽楷,忽然道:“一枪穿云可不止是张账号卡,小子,他比你想象的,厉害着呢!”

周泽楷木木地听着张益玮突如其来的放话,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心底升起惶恐。巴掌大的一枪穿云忽然飞枪跳跃到张益玮的肩膀上,然后举起双枪朝周泽楷“啪啪啪”一通乱射,并跟着它的操作者一起冲周泽楷放狠话:“小子,我比你厉害着呢!piang~piang~”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被方明华拉走,向另一个通道入口匆匆赶去。

方明华一边疾步前进,一边问周泽楷:“小周你要挑战的是谁?俱乐部的意思是让你挑战张队……”

“叶修……前辈。”周泽楷出声道。

“叶……叶秋吗?那你可要小心了,那可是大神。”方明华道。

“嗯,前辈和一叶之秋都很棒。”周泽楷道。

方明华在前面带着路,点点头道:“那小周加油。”

“嗯,加油!”周泽楷回应方明华,同时也是对自己鼓励。

周泽楷终于及时跑进了参加挑战赛的新手席上。会场中间,第一局挑战已经开局,上场的是一个魔道学者,挑战的对象和周泽楷一样,也是嘉世的队长叶秋。而叶秋竟然没有挑选擅长的战斗法师,而是选择了和新手一样职业的魔道学者。一时间周泽楷的四周窃窃私语起来,似乎在说着“荣耀教科书”、“全职业精通”之类赞美叶秋的话。

全职业精通……那是怎样的精通?都像战斗法师一样精通吗?前辈果然最厉害!

周泽楷的目光紧紧盯着战斗中的两个魔道学者中被叶秋操纵的那一个,随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绝伦的操作,内心翻滚起热浪,激荡不已。

想要……想要靠近前辈……靠近这个男人……站在同样的高度,甚至更高!

自己可以吗?

可以!

一定可以!

周泽楷紧紧地握紧手里的账号卡,面红心跳,恨不得立刻上场和叶秋大战三百回合。可是现在他只能按耐着,迫切地等待着自己出场的时候。

第一个挑战者,被叶秋轻松地挑了下去,然后第二个新人跑了上去,却依旧挑了叶秋开战。新的挑战者是个忍者,于是叶修更换了职业,以忍者对忍者……一个个的新人上场,竟然都是选择了叶秋,叶秋也不忌讳,对方什么职业他就用什么职业去应对。周泽楷因为进来得最晚,所以挑战赛的位置被排到了最后。此刻看着别人都跟叶秋交了手,心里急切到忐忑起来,总觉得再不上场就晚了。

终于,男主持人叫到了周泽楷,周泽楷几乎是一个飞冲就跑进了比赛位置。原本喧闹的会场突然安静了下来。周泽楷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手里都是汗水,连带着账号卡都是湿哒哒的,插到读卡器里好几次都被弹了出来。周泽楷急的不得了,却不得不耐着性子将账号卡擦拭了好几遍,花了不少时间才登陆成功。

然而进入到地图上后,周泽楷没有看到叶秋操纵的角色。

怎么不在这儿了?

是隐藏起来了么?很多职业都是有隐身技能的啊!

可是神枪手没有啊(。í _ ì。)前辈不用神枪手跟我PK吗?为什么呢?

周泽楷忽然看见对话框里有几句对话,不由得将对话框拉到了眼前:

夜雨声烦:叶秋叶秋,在这里虐新人有什么意思?我开神枪手跟你打啊,保证你爽翻天,PKPKPKPKPKPKPKPK

一叶之秋:好啊

一叶之秋:gg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PKPKPKPKPKPKPK

周泽楷猛然睁开眼,坐起身,捂住了双眼:他竟然又梦到这个噩梦了!明明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啊。

准确地说,在闯过新手墙后,他就没有梦到如此完整的过程。从第六赛季至今,梦里没了喧嚣,没了旁人的打扰和阻隔。整个梦境只有他和叶修。但是叶修始终没有看向他一眼,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周泽楷哪怕站在叶修眼前,对着他大声说话,叶修依旧懒懒散散地倚靠在墙壁上,偶尔会歪下头,看向一边,整个人都在无精打采。

渐渐地,周泽楷也选择了沉默,只是站在叶修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男人,直到清晨醒来。

而在第五赛季,成就了周泽楷惊艳出场,却让他像无头苍蝇一样在一面面前辈大神铸就的高墙间撞来撞去,撞得头破血流、惨痛无比的第五赛季,这个和现实完全不符合的梦境却一次又一次地在他沉睡的时间里重复刷新着,像诅咒一样嗤笑他的存在。

是我妄自尊大了吗?

是我轻视了职业联赛了吗?

是我……是我不够强大,不够让叶秋让这些强手大神放在眼底吗?

而周泽楷的新手墙,开端就是在轮回主场对嘉世的赛场上,无论是擂台赛还是团体赛,轮回都输给了嘉世,他都输给了叶秋。

然后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人们忽然发现眼前看上去十分强壮的2米壮汉,不过是巨人国里的一个婴儿,稍用手段就能把这个巨婴耍得晕头转向,毫无招架之力。

这已经足够让周泽楷痛苦,更令第五赛季里那个被新手墙层层困住的青年难堪的是,每次梦境后,身体上的变化。

梦遗。

青春期最后的躁动,狡诈地和赛场上的困顿混沌在一起。叶修成了一个符号,一个对前途茫然的少年而言,充满恶意的符号:难堪、羞辱、猜疑、迷茫……周泽楷现在已经记不得了,十八岁时的自己,有没有在某次梦见叶修后,因为梦遗后的疲乏而蒙在被子里哭过。也许有吧,也许自己要更坚强一点。

到了第五赛季末,周泽楷终于慢慢摸索到了撞破一道道墙壁的诀窍,渐渐的梦境就变得不完整了,梦里的人也越来越少,最后仅剩下叶修还在那里跟他较着劲。

而身体的成熟与自我控制力的增加,让周泽楷不那么容易在梦中就交弹卸枪。

但其实也没比这多好,甚至更糟。

链接地址

http://wx2.sinaimg.cn/mw690/5cfd676agy1fj0eabjk1bj20hs0kudkw.jpg

咳咳……身体不舒服,8/29不更新了

一不小心发到了微博故事……这个要怎么删。我真的弄不懂微博。

评论(38)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