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金光/风月)你应该是个超级英雄2

岳飞凕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血不染点亮了新技能,亦或者,他刚领养的野狗,成精了!

这狗东西竟然会说人话,他竟然还听出了歪果人的口音。

但是很快他确认了,他没有点亮新技能,纯粹是这条野狗成精了!

你有没有见过这样一条野狗?它进了你家,就蹦跶上了沙发,用“你大爷”的霸气姿势,翘着二郎腿坐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的同时还打了个响指冲你吹口哨:“嘿,甜心,给爷调杯醉生梦死,要王家卫口味的!”

呵呵,还知道王家卫?文艺狗啊!

岳飞凕没动,动的是血不染。这是它的一个被动技能,当它的主人受到“嘲讽”的时候,会主动出击,揍那个嘲讽他主人的家伙。

一条狗竟然喊它主人“甜心”,还要它主人把狗当主人当大爷一样款待、伺候?难道还有比这更嘲讽的吗?

打!这条狗必须打!

一瞬间,血不染红光大炽,下一秒就震颤着飞了出去,冲着沙发上的“狗大爷”就飚了过去,一顿狂揍。撵着这条狗从东屋揍到西屋,从西屋揍到东屋。直到这条狗“嗷嗷”叫着从窗口跳出去,血不染才勉强止住“开杀”的步伐。

宠物医院,兽医看着自家副体遍体凌伤,脸上露出畅快的笑意:“该,让你咬谁不好非得咬个中二病重度患者。现在爽了吧,被SM了吧?恭喜你啊,开启狗生的新大门。”

旺财趴在手术台上,血染全身,基本就是条死狗。然而它并没有死。按照他们国家的法律规定,本体一死,副体就能代替其位置,它还要等着风逍遥挂掉,继承他家产、职务、老婆孩子呢。

噢,现在看来孩子是没机会了。

反正它还能坚持,它还能抢救一下。喂120吗,我要求换个大夫。

旺财身负重伤跑了,岳飞凕怕它不治身亡死在外面。身前已经是条野狗,居无定所,死后还要葬身大街小巷没有埋葬之地,被当垃圾一样清扫,太可怜了。

同情心泛滥的岳飞凕跑出家门到处找那条“成了精”的野狗,最后在隔壁街一个垃圾箱旁边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一条全身染血的大黑狗,静静地躺在还算干净的水泥地面上,已死。

岳飞凕难过极了,也自责极了。虽然这条狗嚣张了点,但是就这样害死了它,就太过分了。是他的错,他应该控制好血不染的。今天血不染打死了一条狗,那明天后天呢?岳飞凕不敢想。

岳飞凕想,还是自己太弱,否则血不染怎么会这么敏感?随便被旺财撩了一下,就拔剑伤狗?

这时候,有个男人走了过来,弯腰伸手就要捡狗尸。岳飞凕一惊,连忙阻止:“等等,这是我家的狗,我要好好埋葬它,你别把它扔垃圾桶,它已经很可怜了!”

男人回头,怪异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条野狗。”摆明了的。

“以前是,今天我刚收养了的。”岳飞凕说。

“然后它死了?”男人冷冷问。

岳飞凕说不出话,低下了头。

男人冷冷的脸色稍稍缓和了:“这样吧,我拿五块钱跟你买这条野狗。”

岳飞凕惊讶地抬头,不懂:“你要它尸体干什么?”难道这男人还是个隐世的大拿,看出这条狗是个狗精,所以要买走尸体回去炼丹制药,助长修为,好一飞升天、九雷轰顶,最后羽化登仙?

但是五块钱?

岳飞凕勇敢地摇了摇头:“不行!别说五块钱,就是五百块五千块五万块我都不卖!”要是连旺财的尸体都保不住,岳飞凕还有什么勇气去做超人、蜘蛛侠?这一刻他清楚地意识到这就是他的人生分水岭,决不能贪占便宜,也决不能畏惧对方,否则他就再也挺不直腰板完成父亲的临终遗言了。

男人显然被岳飞凕坚决的回答,唬住了。回了一句“神经病”后,转身就走了,连句多余的都没有。

岳飞凕也没想到这位“大拿”这么容易就被打发了,他还以为要经历一番英勇献身的拼死搏杀,结果对方骂了一声就跑了。

他背上背着的血不染倒是因为男人骂岳飞凕的话,又开始剧烈地颤动起来,想要出鞘了。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