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羊习习还小呢1

孙翔觉得自己还小,离跟人上床,尤其是跟个男人上床,还早。

但是今天一早起来,他就知道自己失身了!

这对一个电竞单身狗来说,其实算是不错的艳遇,甚至是可以拿出去吹嘘的。怪就怪在搞走他处男之身的是个男的。

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还是叶修!

然而这些都不足以让孙翔大大感到恐怖。是的,孙翔现在只觉得自己被喻文州的死亡之门整个儿笼罩住、吞噬了,浑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在模仿名画《呐喊》!

卧槽槽槽……孙翔你做了什么!!!

就在昨天,他们轮回的队长终于一头栽进了婚姻的坟墓,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和那个讨厌鬼叶修结婚了。孙翔还摆着臭脸给他们做了伴郎呢。然后今天孙翔眼一睁,这个讨厌鬼竟然躺他身边,赤身裸体的,一条滑溜溜的小腿现在还搁在他大腿上。

卧槽槽槽……周泽楷你怎末回事,洞房花烛夜你老婆为什么会躺在我的床上?还有这个居家卧室一看就不是酒店饭店,床头上安着某个大帅比和某个大心脏结婚照,整个房间一片喜庆红的庸俗房间到底是哪里?

妈蛋不会是昨晚都喝醉了,然后不知道哪儿来的眼瞎把自己当成周泽楷送进婚房了吧?

因为老子长得帅,所以可以代替新郎入洞房吗?这是什么鬼逻辑!还有叶修这个不要脸的,难道也看错了?特码的好替队长担心,世上美男何其多,叶修不要脸看上谁都说看错了,怎么办?

思及自家队长头顶上说不得已经绿云罩顶了,孙翔恨不得一把将叶修抓起来,一顿暴打。但是等他把被子一掀,看到下面青青紫紫的人间肉体,立即萎了。

他特码地猛然意识到轮回队长脑袋上的一顶绿帽子,就是他给亲手戴上的。

话说回来,他在周泽楷的婚房里,周泽楷去了哪里?是喝醉了被人塞厕所了,还是被哪个意图不轨的贱人拖走sex了?会不会已经遭到监禁了?还能回来吗?季后赛怎么办?冠军怎么办?躺旁边的叶修怎么办?叶修会不会趁机赖上我要我负责,养活他和他跟周泽楷的孩子啊?喜当爹?不不不……周泽楷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不然我就上你的老婆打你的孩子还花光你的存款,信不信,信不信?

孙翔越想越后怕,越想汗毛呐喊得越尖锐。最后,他偷摸摸最后看了一眼,确认叶修被自己做晕死过去了,绝没有现在就醒的道理,于是小心谨慎地将那条翘他腿上的大长腿搬开,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下床,鬼鬼祟祟地穿上衣服裤子——跑了。

大大运气很好,这套新房里除了他和床上的叶修,没有一个人。真是天赐良机,此时不跑等着浸猪笼,被一枪穿云射成筛子吗?

最终,孙翔成功脱逃。他没敢立即回轮回,直到三天后,跟江波涛那确认周泽楷带着叶修度蜜月去了,才佯装平常地回了俱乐部,然后看到了周泽楷。

想想也是,季后赛都开拔了,周泽楷有屁时间度蜜月啊?

只怪江大大太心脏,只怪孙大大太单纯!

一进训练室就瞅见了周泽楷脑袋上的那撮呆毛在那立着,孙翔尼玛都要被吓死了好吗?他分明地察觉到周泽楷在看见他的一瞬间脸阴沉了下来,随后脸一直保持着黑黑的状态。

卧槽,被发现了,绝壁的!

但是周泽楷什么都没有说,依旧沉默得很轮回队长。但是孙翔却总能在一回头间瞥到周泽楷凶神恶煞瞪着他,却在他回头时立刻收回视线的余光。

卧槽槽槽……淫人爱妻,猛过害人性命,孙翔大大你吃枣药丸!我还是喝瓶六个木亥桃冷静冷静吧,队长这杀气真是没谁了!

孙翔大大摸了摸脖子,偷偷地从电脑桌下面拿出一罐六个木亥桃。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想的,一直只是凶神恶煞地看着孙翔,但是始终不提孙翔上了他老婆这件事。孙翔思索再三,觉得这可能是因为男人的面子,让周泽楷说不出口,只能闷声不吭气,自己憋着做这个缩头绿王八。

当然,无口的属性注定周泽楷没法跟自己撕逼。

但是孙翔一点也不觉得好,相反他很痛苦。周泽楷虽然不说,但是每天都用那种苦大仇深的目光瞪着,孙翔简直如坐针毡,连做个日常训练都能被后背突如其来的直视,吓得双手乱抖,直接从笔直的木桥上一脚踏进湍急的河水里——game over,55555

最后,孙翔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投降了!借着夺冠当晚经理摆酒庆祝,故意喝得醉醉囔囔的然后哭着抱住周泽楷,向他忏悔自己不是人不是兄弟,霸占了周泽楷的洞房花烛夜,给队长戴了绿帽子,嘤嘤嘤,他真不是故意的,是某个眼瞎谋害得他!

周泽楷一听这话,直接就捏脆了手里的酒杯。旁边众人都尼玛惊呆了,纷纷退避三舍,用双手捂住耳朵,很想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然后……然后周泽楷不知道从那里刷地抽出一个键盘,扔到了地方,指着孙翔的脸下命令:“你给我跪!”

孙翔立即蹲在了地上,求饶:“蹲着行不行,男儿膝下有黄金!”

“不行!”周泽楷拒绝:“我跪多久,你跪多久!”

卧槽,为什么啊?孙翔不懂队长这是什么意思。听这话头,叶修还敢让周泽楷跪键盘,这么贱?“不是周队这个事我得说你,是叶修给你戴绿帽子,你跪哪门子键盘?你这妻管严也太严重了!这时候你怎么能听他话跪键盘呢?你应该打他啊骂他啊,跟他闹掰离婚啊!”

“是叶秋不是叶修。”周泽楷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纠正最佳拍档。妈蛋为了小舅子不小心被人给睡了,周泽楷从结婚第二天开始就没跟叶修睡到一张床去,每天都在客房里孤零零地躺床面壁!

周泽楷早就怀疑上孙翔了,就是没证。。据现在,自己终于可以向叶修交差了,以后可以抱着老婆做运动了。(*/ω\*)

但在此之前,自己在叶修那里受的委屈必须现在通通还爆到奸夫身上!

何为奸夫,人人得而诛之!

孙翔话说到一半,就被队长抢话了。但是他压根听不懂周泽楷“是叶秋不是叶修”这句话。愣了一下,孙翔挠了挠脑门:“不是,叶修他又把名字改回叶秋做什么?烦不烦啊?”

(完)

评论(24)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