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星象仪7

“你当我们跟你们一样笨呢,爱钻牛角尖。”叶修嗤笑,反驳叶秋在杞人忧天。

“哼!”叶秋嗤笑了过去。他喝了一小口啤酒,意识开始犯醉。他忽然攀扯住叶修的肩膀,问他话,“老哥,那时候,你找到我的时候,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找到你,我高兴。”叶修拿着一杯橙汁慢慢舔。

“……”叶秋张了张有点烧得慌的眼睛,“可我把你忘光了啊。现在也都记不起来。你不伤心吗?”

“伤心啊。”叶修说,“不过记忆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

叶秋趴在桌上,歪着头看叶修,许久,开口:“我不敢想哥哥不记得我,你要是重生了,我一定不去找你。你已经不是你了。”

“哎呦,死心眼没情分的小混蛋!”叶修伸手在叶秋的脸蛋上揪了一下,“亏得哥当年满世界找你。”

“所以你千万别重生,我会生气,不理你的!我说到做到,混账哥哥。”叶秋拍来叶修的爪子,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头往胳膊里一埋睡死了过去。

叶修“啧”了一声,心说真是笨蛋弟弟,没事给哥插什么旗子,万一真挂掉了,不是一语成谶坑死哥了?

叶修半拖半拉,将弟弟拖进了车里,找了个代驾将人送走。

和叶修料想的没错,之后周泽楷连续一个月都没有出现。叶修重新过上了到处嗨到处摇滚跑场子的热闹人生。

直到半年后,叶修跑完夜场,回到租住的小区,却在自家楼栋下面看到了周泽楷。周泽楷喝得烂醉如泥,趁着叶修俯下身子准备对他进行人道主义关怀的时候,一把抱住了他。

周泽楷长得是真好看,就是这嘴巴吻起来也是真糟糕。叶修被人强吻,扑倒在地上的时候想。

周泽楷的嘴巴里既有酒精的臭味,也有烟草烧焦的呛味。

哥的初吻,太糟糕了!

叶修泪流满面地想,一把推开醉得睡死过去的青年。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