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ABO)阴谋与婚姻(傲慢与偏见)3

食前参考:

CP:周泽楷X叶修;孙翔X叶秋

涉及CP:莫凡X苏沐橙;韩文清/张新杰

题材:ABO,易感期、发情期、筑巢期

(*/ω\*)蠢蛋写文,ooc不可抑制。冷CP爱好者,只能自割大腿喂自己了

正文:

小孩子总是比较调皮和争强好胜的。叶修慵懒地倚靠在车辕上,看着前方一人独战群贼的戏码。在他眼里,那个始终臭着脸,下车后二话不说就和强盗们混战在一起的男性alpha,的确就如叶夫人所说,是个“小屁孩”,而且还是一个好强冲动的小屁孩。

看着这个小屁孩,叶修就想起了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那些年轻士兵,他们之中可有不少刺头,初来军队满身的志气和傲气,最后又一一被他收拾得毫无脾气,只能听令行事。

比起后面的老实干活,叶修更享受刺头兵们刚刚进部队时的时光,这也是他能尽情揍这群家伙为数不多的日子。

坐在马车里的钢琴教师敏锐地感到了一丝冒犯。她嗅到了空气中正在四处逸散开来的信息素,属于alpha的信息素。

“这太粗鲁了!”一个教养好的alpha是绝对干不出的事情的!钢琴教师脱口而出向叶夫人抱怨。

但凡将体面当回事的家族,都会在子嗣转化成alpha的第一天开始,就对他们严格要求,教导他们必须在公共场所将信息素掩藏起来。虽然这违背天性,但是不会造成其他人,尤其是omega的反感。

但是显然,对面三驾马车上的alpha没有做到这一点。钢琴教师已经嗅出至少有三个alpha在兴致勃勃、肆无顾忌地释放着信息素,其中一种信息素还十分的危险,拥有挑动人心的魅力。

钢琴教师连忙嘱咐苏沐橙拿出香包,和她一样盖住鼻子,以此抵挡alpha们的信息素。

苏沐橙从随身的小包里翻出了两个香包,将一个抵在鼻子下面,然后钻出了车厢。她想将香包扔给叶修,但是叶修已经悠然地抽起了香烟。

“你可真厉害啊,我以为干妈把你的烟都搜走了呢。”苏沐橙轻声说道,避免被车厢里的叶夫人听到,发现叶修正在抽烟。

叶修吐出一口烟圈,笑眯眯道:“他们留了一包给我,像这种情况我就可以抽上一根,避免受到alpha信息素的影响。”

“有用吗?”苏沐橙好奇地问道。

叶修挑了下眉,轻声道:“不是很有效,不过你别告诉妈妈。这个鬼理由是叶秋拿出来骗她的。”香烟这种东西在乡下还不多见,但是叶秋大学的时候就出了省城,这些西洋泊来货见识不少。后来叶秋和人做生意,抽个香烟,穿身西服,装模作样把自己搞成“假洋人”的时候更多了,渐渐就有了烟瘾。为了不让叶夫人常在耳边唠叨,叶秋干脆骗叶夫人说抽烟是城里的omega非常流行的一件事,这样就嗅不到alpha的信息素,不会被身份上不合适的alpha给诱骗了。

叶夫人成功地被叶秋欺骗了,并深以为然。别说叶修在军队中厮混了一圈出来,染上了很严重的烟瘾,就是他根本不抽烟,叶夫人也会逼迫叶修学会抽烟的。在叶夫人看来,她的两个儿子嫁不出去是很严重的事情,嫁得不体面甚至叫人轻视,那绝对是更严重更可怕的事情。她决不允许自己的儿子们和流氓、赌棍这些垃圾有所牵连,更不能被这些家伙通过信息素诱骗成奸!

“啊!真厉害啊!”苏沐橙盯着前方的混战,对敢于以一己之力抵抗十几个盗贼的年轻人,对他的英勇无畏表达了赞叹。

“是不错。”叶修点点头,“至少他还知道让家里的仆人站在马车旁给他压阵。”

“你是说,没有那些仆人,这个家伙就完啦?”苏沐橙问道。

叶修点了点头,又摇了下头,“我想可能还和呆在车里不出来的那两个alpha有关。盗贼里可也有五个alpha呢。”这让叶修感到十分奇怪,这伙盗匪中alpha的比例未免太高了。

而随着战况的激烈,盗匪中的五个alpha有意无意地将信息素释放了出来,这有利于他们战力的提升。

但是对于叶家的omega们来说,这种情况就太糟糕了,就是有香包抵在鼻子上,苏沐橙都感到很难受,喉咙间阵阵作恶,让她想要呕吐。钢琴教师虽然坐在车厢里,情况和苏沐橙差不多。

而叶修虽然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初次面对对面汹涌驳杂的信息素冲击,也感到十分的吃力。但是他没有想要呕吐的冲动,相反倒是口干舌燥有点儿被引发发情期的预兆。叶修感觉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素中,有一种正在将其他的信息素排除摒弃在他的嗅觉之外,非常霸道地想要独占他的嗅觉,并且积极地进入他的鼻腔,向他的大脑投射一些很不害臊的信息。

自己正在被一个alpha的信息素挑逗啊!叶修惊讶地看着对面打头阵的那辆马车,直觉告诉他这个不害臊的玩意来自那辆马车里,此刻正火懒散或端坐在马车中的某个alpha。

叶修挥了挥马鞭,指挥驾车的马匹向后退,准备绕道而行。苏沐橙已经退回了车厢,七八个alpha的信息素混杂在一起,漂亮的女孩聪明地选择了退避三舍。

“omega!”装饰富丽的马车内,周泽楷忽然坐直了身体。一直坐在旁边,手里正拿着书翻阅的江波涛闻言,放下书,看向易感期中的伙伴。他们这一路行来,并不是没有遇到omega,但是不论是不是处于易感期中的周泽楷,都没有什么反应。

江波涛很了解自己这位表兄。尽管在处理家族事务上已经十分老练、果断,但周泽楷的性格始终腼腆害羞,待人接物上甚少说话。在对待omega上周泽楷更是恪守礼节,显得十分疏远。这让省城里的omega圈子里流传出了一些不好的谣言,比如说周泽楷不喜欢omega,而是喜欢alpha,是个断袖。为此,总是和周泽楷呆一块儿玩耍的江波涛、孙翔时常被冤枉成周泽楷的情人。孙翔对这些谣言不屑一顾,觉得说这些话的人十分愚蠢,就是一群脑子还没进化的猴子。江波涛却不得不忧郁自己在omega中的市场,尤其是在他向一位甜美的omega小姐求婚,对方却一脸吃惊地以这个毫无根据的谣传作为拒绝他的理由之后。

“怎么了小周?”江波涛关心地问周泽楷。他当然知道在他们四周有omega,而且还不止一个。大概是受到他们混乱的信息素的影响,这些omega原本隐藏很好的信息素也被激发了出来。

大概是有三个!江波涛猜测着omega的人数,并稀罕起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众所周知,omega的数量一向稀少,还不到alpha的三分之一,占全国总人口中约十分之一。这也是他们敢于继续带着易感期中的周泽楷上路的原因。如果omega像beta一样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江波涛和孙劲老管家绝对会在周泽楷进入易感期的第一时间就找套房子,将周家的少年主人关起来,不放他出去!

“我的。”周泽楷坐直了身体,他没有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愣了一下,在他反应过来周泽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之前,周泽楷已经起身,从枪匣子里取出了他的双枪,跳下了马车。

易感期会让alpha的身体呈现高热状态,身体虚弱。矛盾的是,易感期中的alpha是最具攻击性的,尤其是在心仪的omega出现在他的感知范围内时,他会做出一切能够展现自己强大的荷尔蒙魅力的举动。这时候的alpha不再虚弱无力,反而潜力爆发,任何一个在他面前胆敢释放信息素的alpha都会被视作敌人。

江波涛看得很清楚,在周泽楷跳下马车时,这位年长几个月的表兄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江波涛浑身一冷,意识到这其中威胁的意味。江波涛连忙规规矩矩地收了信息素。


评论(3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