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星象仪13

自从那天周泽楷说要回家一趟后,就没再回到家中。要是换了别人,主人不在家,或许会有瓜田李下的不自在。但是叶修不会,他是奉行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人,周泽楷在和不在都没差。

也不是说没差别,周泽楷跟叶修的关系还是很尴尬的,少了他住在隔壁房间,叶修更自在一点。

叶修就这么悠闲了四天,跟朋友玩玩音乐跑跑场子,中间还和叶秋出去耍了一把,小日子又恢复了以前太平的状态。

第五天凌晨,熟睡中的叶修忽然被右手掌心的灼热烫醒了。叶修模模糊糊地起身,翻开右手掌心,愣愣地看着掌心上突然出现的一点毛豆大小的胭脂红印。

叶修愣怔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掌心的红印意味着什么。他难以遏制地激动起来,跑到客厅抓了电话就打给叶秋,想将这个特大好消息分享给弟弟。可惜没有拨通,话筒里传来叶秋关机中的语音提示。

“怎么就关机了。”叶修不死心地又拨打了一遍,结果依旧。叶修放下了电话,叶秋一年里总有那么几次几个月处于完全“失联”状态,不论叶修怎么打叶秋的电话都是关机中,到叶秋的几处住所去找,也绝对找不到叶秋的人。这些时间里叶秋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过这样的次数太多了,叶修也就习以为常了。

虽然没能拨通叶秋的手机,却不妨碍叶修激动的心情。

他在空档的客厅里转悠了一圈又一圈,最后他甚至欢快地跳起舞来,忍不住一次又一次扑到沙发和床上。就算这样子也无法让他激动愉快的心情稍微缓解一点。相反,因为过于激动的情绪,灵感像山泉一样爆发开来。叶修忍不住翻出了谱乐的本子,在空白的一页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了两个字——“新生”。

叶修看着这两个字,愉快的音符飘荡在他的脑海中,被他迫不及待地哼出声。但是这样依旧是不够的。叶修走到窗前,看着辽远的天空,以及四周围黑黝黝的高楼大厦。他跑回自己的房间,翻出了吉他,拨了几个弦。

“很不错啊。”叶修轻声笑道。他放下了吉他,又跑回了客厅。叶修努力抑制着翻滚不停的愉快心情,将周泽楷的联系方式从大脑里扒拉了出来。他知道现在是完全克制不住灵感带来的冲动的,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周泽楷告诉他他家的隔音不错,就算叶修大半夜的放声高歌,也不会打扰到隔壁邻居。

周泽楷的手机号码很快被拨通了,但是接电话的人却不是周泽楷本人。

“喂,哪位?小周现在不在,有急事等他回来我帮你转告让他和你联系。”话筒里传来低沉沙哑的声线,叶修愣了愣,浑身的血液忽然鼓噪了起来,心脏的频率陡然加快。

这个声音让叶修不得不想到一个人,他不仅压低声音,问道:“叶修?”

“恩?是哥额,哪位?”电话那头的人回道。

听到对方对身份的承认,叶修轻轻地缓出一口气。他翻出右手,再一次看了一眼掌心的红印,心脏的跳动慢慢恢复了正常。

原来这几天周泽楷你都是陪在这个叶修的身边么?还当周泽楷那天喝得大醉伶仃的,是真的对让前男友对他重拾旧爱束手无策呢,结果现在已经好到凌晨三点半,手机还扔对方手边的程度了吗?

叶修唇角勾了勾,刚想说自己是排行老三的叶修,但是想了想,未免周泽楷和这个叶修的恋情横生枝节,他最终选择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一时间,叶修支支吾吾的,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上一次他把对方吞吃了,至今他还没有和任何一个叶修有过接触,像这样通过通讯设备进行交谈也从没有过。

这就像两面镜子里的倒映,要怎么彼此交谈呢?

话筒里这时候忽然传来了周泽楷的声音。

“喂,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周泽楷冷淡的声音传到叶修的耳中。

叶修“唔嗯”了一声,才回过神,连忙回道:“哦,就是问问你家隔音怎么样,你知道我们这样的音乐人特别容易心血来潮……”

“隔音很好……护士,这边快输完了……”周泽楷回了叶修的问话,半途中声音变轻,叶修却从中判断出周泽楷和另一个叶修此刻应该是在医院或者诊所里,生病的还极可能就是另一个叶修。

叶修不由得想问了周泽楷一句,另一个叶修身体怎么样。但是周泽楷已经匆匆地挂断了电话。叶修望着手里盲音状态的电话,撇了撇嘴。

叶修将电话挂了回去,不知道怎么的,许是突然知道周泽楷和另一个叶修已经重修旧好,许是因为周泽楷简短回应了自己一句就挂断了电话,叶修刚刚还十分高兴的,此刻心情却平淡了下来。他坐在沙发里,怀里抱着抱枕,心境有些茫然。

叶修再次看了看右掌的掌心,看着那个红色的印子,于是平淡下来的情绪又渐渐攀高、飞扬了起来。

叶修抑制不住地呵呵偷乐起来。

妖为阴人为阳,阴阳相合化胎气。

猫百岁生九尾,九尾皆化人形。

本体孕生胎气,化体托胎转世。

叶修左手手指按住了那个红印,他知道只要再过两个月,他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人,再也不用担心因为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而被其他叶修杀死、吞食。

评论(1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