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星象仪15

在那次凌晨通话后,叶修很自觉地没再去打扰周泽楷他们这对情侣。


过了约莫一个星期的时间,周泽楷突然回到了合租给叶修的公寓。当时正是黄昏,做了三天夜猫子的叶修刚刚醒来,蹬着拖鞋走出卧室,就看到周泽楷皱着眉头,看着客厅里的一切。


老实说,叶修还是很爱干净整洁的,但他本身是只猫,那就难免让房间显得乱七八糟的。比如说周泽楷客厅里那个大件的沙发就被叶修时不时地挠一爪子给挠成了千疮百孔。


“那只猫?”周泽楷看见叶修,颇为为难地开口问叶修,显然这张沙发让周泽楷想起了那只给了他两爪子的白猫。


叶修脸没红,却是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它自己跟过来的,我已经尽量赶它走了。”


“不用。”周泽楷摇摇头,“挺可爱的。”周泽楷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上海人的音调,软糯性感。叶修听着他压低声音说出的一句“挺可爱的”,耳尖就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要说周泽楷这人,外形真的是好,难怪能把另一个叶修勾上手。叶修默默地在心里朝自己吐了吐舌头。


周泽楷这次回来只是来看看叶修住的习惯不习惯,顺便拿出一张票给叶修,说是另一个叶修即将第一次登台亮相做男主角,所以周泽楷买了很多票作为支持。周边一圈朋友人手一张,周泽楷发到最后想起来这边还有个叶修,便给这位“爱情参谋”也买了一张特意送过来。


叶修收到票,有些讶异。上次意外和那个叶修通话,他只觉得尴尬无比。叶修觉得还是和其他叶修继续保持互不干涉的原则比较好。叶修本想拒绝周泽楷的票,但是一抬头,接触到周泽楷微微笑充满期望的眼睛,叶修鬼使神差地就收了这张票。


周泽楷来也就是为这两个事,并没有要留宿的意思。没到晚饭的时候,他就匆匆地和叶修告别,要回家去。


一个星期前那通电话过后,叶修还能不懂周泽楷口中的“家”是哪个“家”吗?他给了周泽楷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就朝周泽楷招招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周泽楷尽管离开去陪自己的情人儿吧。


周泽楷走后,叶修百无聊赖之下,拿起了周泽楷送他的票。叶修本以为会是话剧之类的票,结果并不是。票上印着“冰上舞蹈《维斯与维纳斯》”的字样。


冰上歌舞叶修大概了解一点,毕竟他是做音乐的么。但是《维斯与维纳斯》这个剧本他就从来没听说过了。


刚刚睡醒,也没什么事做,叶修干脆上网搜了搜这个剧本讲的个什么玩意。然后他悲剧地一无所获。


这感情还是个新做出来的剧啊,果然很叶修特色!


叶修给自己泡了包红烧牛肉味的泡面,一边吃一遍切换电视频道,随意地看。


两天后,也就是冰上舞蹈第一场开演的日子,叶修整顿整顿就坐着周泽楷的车上了影剧院。周泽楷是一早就来接叶修的。让叶修意外的是,周泽楷的脸色不太好。其实两天前叶修就发现周泽楷的精神不怎么好,人似乎瘦了一圈,挺有心思的样子。


这不是又吵架吵上了吧


叶修没去试探周泽楷给自己解惑,能把周泽楷折磨成这样子,要真是小情人吵架,那这架可吵得不轻。叶修自觉不能戳这个伤疤。人周泽楷免费租他房子还请他看剧,多好一哥们,咱可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


到了剧院,周泽楷忽然拿出全套武装要叶修装备上,意思挺明确的,里面叶修马上就要以男主角的身份登台亮相,说不得就这一场戏就爆红了。那作为观众的叶修可不是要好好伪装伪装,免得被认出来吗?


可周泽楷拿出来的装备也忒多了,光一条围巾就有十米长的样子。叶修拒绝了周泽楷的全套装备,然后淡定地从随身包包里拿出一个超大墨镜来,将大半张脸都笼罩在了墨镜之下——像他这样的音乐人,随时都有爆红被粉丝围追堵截的可能,岂能没有一点保护措施?


周泽楷默默看着叶修戴着超大款的墨镜一脚踏出车门,然后呆立在幽暗的地下停车场立一动不动。


叶修摘下了眼睛,大大的眼睛瞪得老大老圆,一双猫眼不受控制地发出幽幽的绿光。


叶修连忙又将墨镜戴了回去。


周泽楷从车里出来,锁上车。一回头看见叶修还戴着墨镜。周泽楷有些囧地看着叶修:“墨镜不摘?”


“咳……”我怕摘了墨镜,吓到你!叶修咳嗽了一声,然后将两只手臂僵尸似的伸向周泽楷:“你扶着我?”


周泽楷笑了笑,没建议叶修的“作怪”,很配合地扶住了叶老佛爷,将他从停车场一路扶到了剧场。


到了剧场,叶修才敢摘下墨镜。这时候剧场内正在派发《维斯与维纳斯》的剧本简介。毕竟是个新出的本子,又是冰上舞蹈这么个“哑剧”,不给观众提前透露点故事内容,就太为难观众了。


叶修早就对这剧的内容好奇了,这时候从周泽楷手里接过简介就翻开来看了。


《维斯与维纳斯》讲述的是古希腊一名叫维斯的雕刻家,用冰雪雕刻出了一尊维纳斯的雕像,却是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尊雕像。但是雕像是无法满足雕刻家的期望的。雕刻家日夜痴迷地看着雕像出神,渴望着雕像能给予他的情感以回应。这时候一只象征不详的黑猫告诉雕刻家,用他情人的身体做祭品,祭祀给爱与美神,他的雕像就能复活。

爱到痴狂的雕刻家竟然真的杀死了情人,将她的身体作为祭品献给了维纳斯女神,却没有得偿所愿。相反在将情人献祭给女神时被神庙的神官看见,竟而被逮捕,受了绞刑。


简介不过寥寥数行,叶修却是浑身颤栗地看到最后一个字。别的观众也许只觉得这是一个稍微猎奇的故事,连悲剧都算不上。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剧本背后指向的是什么。


周泽楷这时候偏过头来看向叶修。叶修没有察觉,此刻观众席的灯光已经被熄灭,他的眼睛正在黑暗中发出两簇幽幽的绿光。这让周泽楷想起了那一届的世邀赛,一次休息日正好撞上某部很出名的商业片首映。难得国家队大半的队员都是这部商业片的粉丝,于是一呼百应地跑去了影院。叶修是个私宅,那种只要有荣耀就能一生一世不挪窝的死宅。黄少天撺掇着要把叶修拉走,周泽楷应了黄少天的撺掇和黄少天一人一个胳膊将叶修架出了他的宿舍。


中途黄少天被喻文州叫走了,叶修大概觉得周泽楷孤掌难鸣,就想赖着不走,想退回宿舍。周泽楷一片假公济私的决心,根本不肯叶修他得手,他愣是抱着叶修的腰把人拖了出来,用的还是黄少天做挡箭牌。


那次是周泽楷第一次和叶修的亲密接触。叶修挣扎得够狠,没什么感觉。周泽楷却是一面激动无比一面死命压抑着脸上的笑意,唯恐被别人看出来。


后来方锐看不下眼,飞奔了过来,帮周泽楷架住了叶修,将人塞进了出租车里,进的影院。


进了影院后,叶修和黄少天隔壁邻居坐着。有苏沐橙和方锐在,周泽楷是肯定捞不着叶修身边的位置的。他坐在了叶修后面的位置,居高临下紧紧盯着叶修的一举一动,电影演得再曲折感人、惊险刺激,都入不了周泽楷的眼睛。


叶修完全没有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紧紧盯着自己,只是和黄少天时不时地交头接耳。叶修不太喜欢这个商业片,不过看着看着也找到了有意思的地方,和旁边的话痨你十句我半句地竟真能聊到一起去。他们的声音都不大,就是周泽楷竖起耳朵都听不到他们在咬什么耳朵。


但是从叶修、黄少天的眼睛里反射出来的一绿一银两种幽幽的光芒,周泽楷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奇怪的是叶修和黄少天全然不知道自己眼里的古怪,而他们周围的人包括周泽楷都见怪不怪,完全在意不到这个点子上。


就像被催眠了一样,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两个眼睛会在黑暗中发光的人,和别人有所不同。


周泽楷瞥过身边男人,瞥过对方散发着绿光的眼睛,而后回过头去,看向已经开始的演出。


但是剧情才演到一半,饰演雕刻家维斯的叶修在黑猫的扮演者的撺掇下,将手中的刻刀高高举起,刺向了情人的胸口,也正是剧情高·潮的时候,周泽楷身边的男人猛然站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说,形状狼狈地匆匆离开了座位,走出了剧场。


周泽楷深深地看了一眼,抱住情人的雕刻家,抿了抿唇,而后起身,跟上了同伴的脚步。


周泽楷跟在叶修的身后,一路看着他踉跄地前行。叶修最后跑到了楼梯的一个拐角,突然背抵在墙壁上,脸上惨白一片,嘴唇似乎还在颤抖。


感触竟然这么大么?周泽楷奇怪地想。他从暗处走了出来,靠近到叶修跟前,询问对方怎么了。


“没……没事……”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会追上来,勉强敷衍地回答都显得狼狈十分。


周泽楷的脸上露出疑惑。


叶修握紧了右手,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太激动了,喝点东西吧。”周泽楷如是对叶修说道。叶修点点头,他现在确实激动得过分了。


周泽楷将叶修带到了剧场二楼的餐厅,给他点了一杯柠檬汁。却是在叶修拿过被子喝下一口饮料的时候,周泽楷突然犹疑地说道:“刚刚……”


“什么?”叶修放下柠檬汁,喝了口东西,还是酸溜溜的柠檬汁,果然让他镇定不少。


“我好像看到了别的叶修。”周泽楷拧了眉,脸色不太好地说道。


叶修心口咯噔一声,想起《维斯与维纳斯》的剧本是个什么内容,他就想把主演那个叶修拖出剧院抽一顿。但是隐隐地,他又觉得有哪里不对,总觉得对方特意安排这么一出剧有特殊的含义。


所有的叶修毕竟系出同源,稍加推敲,彼此的想法其实很容易解析出来。


叶修不仅偷偷看了一眼右掌掌心上的红色印记。而后他抬起头,久久地看着周泽楷,直到周泽楷脸上的疑惑越来越深,忍不住要开口询问叶修这么看着自己什么意思,叶修才出声问道:“周泽楷,你认识几个叶修?”


“什么?”周泽楷脸上茫然依旧。叶修也看不出他这茫然的表情是真的还是假装出来的。


“算了。”叶修说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周泽楷却反而回答他道:“你是说你们的本体,叶老将军的大儿子叶修吗?”


叶修一愣,脑子里因为周泽楷的这句反问,噼里啪啦一顿炸响。他诧异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忽然觉得心口疼得厉害。


“我以前是玩荣耀的,轮回,一枪穿云,职业选手。”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了一根放进嘴边吸了一口,“叶修是我前辈,我从2020年喜欢他一直到他退役。”


“前辈退役,我除了接受没别的办法。可是你知道吗,忽然有一天,他来找我了,还说喜欢我很久。”周泽楷弹了一下手里的烟,一反过往的沉默寡言,竟笑着对叶修侃侃而谈。叶修却看不出这笑里有一点快乐,反而凄惨的成分多一些。他仿佛能从青年俊美富有魅力的笑容中嗅到一丝血的腥味。


“我高兴得都要疯了,他来的第一天我们就在一起了。那可是我第一次和人做爱啊,呵……”周泽楷笑道,“我们就这样同居了。但是我发现他不怎么玩荣耀了,就算登录游戏也是兴致缺缺。就是我主动邀他pk也总是百般推脱不肯应战。”


听到这里,叶修明白了,这个来找周泽楷说喜欢他的叶修,并不是周泽楷真正喜欢的“前辈”,不过是和他一样,是本体—电竞职业选手叶修的一个化体分身而已。


虽然他们的本体是电竞高手,甚至还有一个“荣耀教科书”的美誉,但是他们这些分身却没一个钻研此道。叶修自己曾经兴致勃勃地尝试过荣耀,却是没玩出新手村就兴致缺缺地扔了账号卡,回去继续鼓捣吉他作曲去了。


但是叶修不明白,这个叶修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这些化体分身是绝不能让本体发现的,因为一旦被本体发现就意味着“本体是人类”的谎言被揭穿,本体会重新化出妖性,将他们这些分身吞食。


难道真的是在注意本体的时候,注意到了周泽楷,进而喜欢上了周泽楷,甚至到了不可自拔,宁愿冒着被本体发现、吞食的危险也要接近周泽楷吗?


“同居三年后,退役选手搞了次聚会,我接到了邀请。聚会那天前辈没有去,不,应该说在我身边的这个‘前辈’没有去。他找了借口说自己一个人去。我被他骗过去了,独自去了聚会地点,然后看到了叶修。”


“情人和关系疏远的前后辈,两者之间的相处方式相差很大的吧?”周泽楷将烟横放,看着烟头上的烟火幽暗幽明,“那天,我闹了一个很大的笑话。”周泽楷就像真的在说一个笑话一眼,眼睛里都笑出了眼泪水。


周泽楷抬手抹了下眼睛,向叶修抱歉道:“今天话太多了。”


“哦……没事……”叶修反而变得话很少,眼前的青年显然被这件事这份情感压抑得太久,也许周泽楷已经被压迫得喘不过气,逼迫到了极限,只能靠最不擅长的语言来疏解这份压抑。


叶修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应周泽楷。毕竟这样一件事,同为分身的他多少有点感同身受的羞耻。


他们的本体是猫妖,每十年生出一条尾巴,当生出九条尾巴的时候,本体就会失去妖性,失去关于妖的所有记忆,以人类的身份生存在人世之中。九条尾巴是本体妖性的象征,他们这九个分身就是九条尾巴所化。在本体修行人道时他们从本体身上分化出去,带走本体的妖性和记忆,以及本体的情感。


妖的感情要比人类浓厚很多,爱则欲其生,恨则欲其死。所以妖入人道时,这两种最浓厚的感情会分化到各个分身身上。他们的本体就像《维斯与维纳斯》中那尊维纳斯雕像一样,绝不会爱上一个人,当然也不会恨一个人。


但是分身在爱或恨上一个人时,这种情感会或多或少地投射到本体身上,让本体产生爱上或恨上某个人的错觉。


叶修想,如果可以接近周泽楷的那个分身真的深深爱着这个青年,那么当时的本体应该对周泽楷已经产生了一点喜欢的感觉吧?


但这种感觉只是一种错觉,犹如镜花水月一般不真实。一旦喜欢周泽楷的分身不爱这个青年,那么本体对周泽楷的感情也会随之平淡,趋于寻常。


叶修脑中渐渐生出一个十分恐怖的设想——周泽楷也许在集邮他们这些分身,以此确保本体一直处于喜欢他的假象状态中。如果真是这样……叶修不禁再一次握紧了右手,感觉到那颗胭脂红发出火燎一般的疼痛。


++++++++++++++++++++++++++

我懒得卖关子了,就这样揭穿吧。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