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星象仪19

叶修听说过“集邮者”,也听说过集邮者可以引导分身互相吞食来控股本体对集邮者的感情。但是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到底太偏激了,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这种做法。


叶修不知道能对这样的周泽楷说什么,安慰他还是劝他放手?恐怕二者都不是周泽楷想要的。


他站在餐厅中,剧里周泽楷五步远的地方,将双手摆在身后,左手不停地摩擦和抠着右掌的掌心。在来到这里之前,叶修为手掌突然出现的红印而高兴得不能自已,现在他为此十分的难堪。周泽楷是偏激的,但正是因为周泽楷的偏激,让他有了托胎成人的机会。这样的机会……这样的机会……


最后是叶修带着惶恐,仓皇地跑出了剧院,结束了他和周泽楷这次对话。


离开剧院后,叶修一时之间竟然感到茫然极了,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他变回猫形,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穿行。像个野猫一样,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睡觉。不过三天的时间,就将通体雪白的一身猫毛折腾成了乌黑一团杂毛。要是叶秋看到叶修这副野猫样,一定会拎住他的后脖子,狠狠地训一顿。


就这么过了三天,叶修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也对野猫的生存状态起了抵触心理,便变成了人形。


虽然变回了人形,叶修却不想再跟周泽楷这个人有所牵扯。他匆匆地跑去周泽楷家将自己的东西都搬了出来,最后找了个关系较好的朋友,暂时住到了对方的出租房里。


令叶修松了口气的是,周泽楷大概是觉得将一切都告诉了叶修,叶修再蠢也不可能糊涂地喜欢上他,所以没再出现在他眼前。至于周泽楷是不是盯上了其他分身,叶修不想去想,那样会让他掌心的红印红得发烫,就像古代的刑罚烙下的印记一样。


原本一切都挺好的,但是在一个月后,叶修在一家餐厅打完工,跑出来的时候,意外地遇上了一个人。


是本体叶修,叶修在第一眼看到对方的时候就认出了对方。


当时天正下着雨,叶修出不去干脆在门口站了站,等雨小一点再走。却眼尖地看到对面的咖啡馆里走出来两个人,一个便是本体叶修,另一个看着是个混血儿,西装革履的浑身都在展示低调奢华贼有钱这几个字的真义。


混血儿身高很高,叶修目测肯定上了一米九,搞得一米七八的本体站对方身边都娇小玲珑起来。因为下着雨,混血儿撑着伞。本体叶修拎着公文包站在伞下。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本体叶修还和混血儿说了两句,然后就站在路边左顾右盼,似乎在等人。混血儿就站他旁边给他撑着伞。


一看清对面站着的是本体叶修,叶修浑身就止不住地泛起冷来。担心被对方看见,进而察觉出来他的身份,叶修连忙转身想躲回餐厅。但是晚了,本体的眼睛比他这个分身要尖得多,几乎在叶修看见对方的第一时间对方就察觉到了他的目光。


本体叶修朝他这边招了招手,然后回头和后面一直殷勤撑着伞的高个混血儿说了一句话,然后叶修就看到这两个人朝自己跑了过来。


叶修生平第一次这样慌张,是对命垂一线的恐惧,就是当初面对周泽楷的自我揭穿,他都没有这么惊慌过。


好在本体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叶秋。本体叶修顺其自然没想到其他地方去,虽然奇怪今天的弟弟穿得特别有特色,但也不可能往这是个假的弟弟上想。


本体叶修带着身后的高个子混血儿跑到了叶修面前,惊奇地喊了一声:“叶秋?”


“叶秋”不想穿帮,只能压抑着内心的瑟瑟发抖,模糊“唔嗯”一声,算是应了本体叶修的称呼。


“叶秋”目光闪烁,很不能肯定自己和本体目光对上后,会不会穿帮,只能左瞟右闪,最后看向收起伞的混血儿。叶修这时候向“叶秋”介绍起了身后的混血儿:“这是X企中国区的执行总裁Anastasia,我客户。”


之后叶修又回头向Anastasia见到介绍了一下“叶秋”和自己的关系。


“叶秋”知道本体叶修在二十八岁那年带领战队获得第十届荣耀联盟联赛冠军后,就退役了。同年夏天又担着国家领队的身份带领中.国国家队参加了第一届世邀赛。那一年中.国国家队战得辛苦,到底将这第一个冠军奖杯给捧回了国。


第二年,叶修又做了一届世邀赛中国队的领队,之后就没再担任这个职务。在退役的第一年,叶修就参加了高考,理所当然落榜。第二年再接再厉,终于低空过线考上了一个本一线院校一个特偏门的专业。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叶修转了专业,转进了法律专业。大学正经上了两年,连资格证都没拿到手就进入导师的事务所。他导师林教授是法坛一个威望高、资格高的大拿,曾经代表国家打过好几场国际案子,全部获胜。而叶修以律师资格证都没拿到的身份,就顶着这位老教授关门弟子的头衔,冲进了法坛,一边在律师事务所实习一边跟着林教授补习法律基础。


大学毕业后,叶修没继续深造,直接在林教授的律师事务所挂了牌子正式做了“讼师”,主攻林教授专精的商业案。叶修起点真的很高,能找上林教授事务所的case都是高回报的案子。林教授细心栽培爱徒,叶修经手的案子都是被林教授细心筛选过的,都是能让叶修发起挑战的案子。可以说在叶修挂牌初期,每经手一个案子业务水平就往上蹿上一节,跟芝麻开花似的。当然,就跟当年败在叶修战矛、千机伞之下的荣耀高手数不胜数一般,叶修奠定自己法坛常胜将军的道路上,输在他手上的律师名嘴、名事务所也是不在少数,且一直在增长中。用百度百科上“叶修”词条上的一句话说,就是叶修天生嘲讽,难以泯灭于众生,一张嘴从荣耀竞技一直怼到了法律界,堪称跨界名嘴。


叶修主攻商业案,其他类型的案子也接,多是一些丢给林教授事务所或是主动找上叶修的免费案子。因为喜欢在这种案子里帮苦主狠扒向对方一层皮,叶修还捞了个“叶扒皮”的“美誉”。知道叶修在荣耀里经历的人知道这绰号的无不大呼叶修变了,变得犀利了。要是当年在嘉世的时候也有“叶扒皮”的风采,说不定嘉世的一切就都不一样,也许根本就没有兴欣这支豪门战队了。


“叶秋”作为叶修的分身,对他的情况一直有关注,这种关注并不过分,但是叶修大体的情况,“叶秋”是知道的。当然,像是叶修联赛比赛中有个叫周泽楷的竞争对手,这样的事情就不在“叶秋”的关注范围内了。“叶秋”估摸着其他几个分身跟自己一样的,所以才让周泽楷每每得手。


现在叶修介绍Anastasia是他的客户,“叶秋”也就明白叶修口中的“X企”是惹上了商业麻烦,请了叶修做他们的代表律师。


“你好,弟弟。”Anastasia脸上笑意灿烂,十分自然地伸手向“叶秋”,和他握了握手,就是这一声“弟弟”听在“叶秋”耳里,怎么都觉得怪异,有种故作的亲昵之感。


和高个混血儿握了一下手,“叶秋”对Anastasia的态度有了一些揣度,不由得用目光向叶修提出疑问。叶修则是微微摇了下头,然后说道:“你很少到这片啊,吃饭有约吗?哥约了小周,一起呗?”


“呃……”“叶秋”知道这时候最后是拒绝叶修,但是叶修一直在对他使眼色,让他留下来陪对方。“叶秋”不禁又将目光投向了高个混血儿Anastasia,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明白了,这是本体叶修被这个Anastasia缠上了啊。大概是缠得过份了,叶修受不了,这时候正好看见他这个弟弟,当然不肯放“叶秋”离开,继续和Anastasia独处。


“叶秋”看了看笑得一脸灿烂的Anastasia,忽然眼前闪过青年医生向自己坦言一切时低垂的侧脸。“叶秋”抿了抿嘴,答应了陪同叶修等待周泽楷一起去搓一顿的建议。


周泽楷到来得不晚,“叶秋”陪着叶修也就五分钟的时间,周泽楷就开着车到了这边路口。


周泽楷摇下车窗,一双漂亮狭长的眼睛轻轻瞥过车外的三个人,在看到“叶秋”的时候,神情快速变换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了平常,口吻极其淡定地喊了一声“叶秋”。


周泽楷显然是认识Anastasia的,他挺和气地向Anastasia问了声好,并客气地问对方他们要去“嘚一川面馆”吃汤面,问Anastasia要不要一起去。


不得不说,周泽楷这个“请客”的意思非常不诚心。“叶秋”看出Anastasia原本的确是想借着外果仁爽朗“耿直”的设定,硬凑上去继续缠着叶修的。但是被周泽楷这么客套地一问,只能悻悻地摇头,表示还不会用筷子,只好先谢过周泽楷的好意。


叶修随即和Anastasia客套了几句,就拉着“叶秋”钻进了车里。待他们坐稳,周泽楷也摇下了车窗,然后一脚油门,几眨眼的功夫就将Anastasia的身影甩了个干净。


叶修钻进车里后,将公文包扔到一边。他伸了个懒腰,然后目光炯炯地看向“叶秋”:“今天怎么穿成这样?你不会真离家出走,玩叛逆吧?”


“叶秋”尽力模仿双胞胎弟弟的言谈举止,费力地挺直腰杆,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优雅”又气质的男人。


他模仿着叶秋向叶修甩了个白眼:“你当我是你,我总也有点个人爱好吧?”


“什么爱好呀?”叶修笑嘻嘻地问。


“叶秋”哼了一声,虚晃一招没回应叶修,免得日后叶修和真正的叶秋谈论到这上面,引出纰漏。抬眼的时候却从照后镜中和周泽楷透过镜面看向自己这边的目光对了个正着。显然青年在担心他露出马脚。两人的视线在镜中一触即离,周泽楷将全部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路况上。


叶修对弟弟时不时露出来的“傲娇”小个性习以为常。叶修没跟“叶秋”纠缠,转而谈论到中午的吃食上。叶修和周泽楷倒不真的要去吃清汤面,那么说也就是为了打发掉Anastasia对叶修的纠缠。


“那个Anastasia怎么回事啊?”“叶秋”问道。


“啊?客户呗。”叶修目光朝周泽楷那边瞟了瞟。


“喜欢你?”“叶秋”问道。他倒不怕引起叶修和周泽楷的不快,这两个人明显是对Anastasia这人这事通过底气的。


叶修呵呵笑出声:“没办法,哥就这魅力,挡都挡不住。”驾驶座上的青年闻言冷声哼笑一声。叶修立即伸腿朝周泽楷坐着的车座下面踢了一脚:“别跟哥在这阴阳怪气,哥乐意啊?”


周泽楷依旧是哼了一声,多余的话一句没有说,就那么闷在那里开车。但是就这一声闷哼,也够明确表示他对Anastasia这事的意见了。


“叶秋”忽然发现这件事怕没自己想得那么简单:“怎么?有内幕?”


叶修却不乐意和“叶秋”说这些,回避道:“小孩子家家的,管大人的事干嘛?”


“你比我大几分钟啊?”“叶秋”不满道。


“行啦行啦,就是我老师看不上小周,正想办法让我们分手。”叶修哼哼道。


“那个Anastasia是你老师找来的?”“叶秋”吃惊地问道。叶修口中的“老师”正是他在大学时的导师林教师。中国有句古话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师如父的林教授,在叶修心里的重量可想而知。


可“叶秋”不明白林教授这么做的原因。在他看来,姑且不算对他们这些分身做的那些事情,单纯看周泽楷,不论是外型、性格还是工作,都算的上一等一的人选。林教授能找来Anastasia来招惹叶修,显然不忌讳叶修出柜,但是怎么就看不上周泽楷,甚至还这样拐弯抹角地去拆散这对情侣呢?


“叶秋”不知道当初叶修和周泽楷第一次分手,周泽楷直接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还是因为安眠药食用过量。“叶秋”也不知道林教授当时就知道了这件事,因此对周泽楷一直很有意见,觉得这个漂亮的年轻人对叶修的感情已经偏执,长此以往说不定就会伤害到叶修,因此在分别两头劝诫叶修和周泽楷叫他们和对方分手无果后,只得搞些曲线救国的手段。


叶修抹了下额头:“算是吧。”明显的,林教授的作为让他真的十分困扰。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