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分手这个恐怖的故事/叶神怎么可能因为周队太大而要求分手呢?你们简直口胡啊~3

4

叶秋突然说分手,周泽楷是吃惊的。吃完惊后,周泽楷抖着一颗惊吓过度的小心脏,依旧鼓足了勇气拒绝了。

大家都是神级账号卡操作者,周泽楷的处男之身都给了叶秋,叶秋想爽完就甩,那不可能!周泽楷绝壁是要跟他没完没了的!

周泽楷坚定地摇头:“前辈,我不!”叶秋都答应做他男朋友了,他岂能让叶秋随便甩了?他不要面子的啊?

然而并没有卵用。叶秋突然扑到了周泽楷身上,一爪子按在了周泽楷心脏上。

“分不分?”叶秋竟然还凶神恶煞地威胁周泽楷!

周泽楷心脏猛地一缩一胀,然后就是乒铃乓啷地开始狂乱暴走乱跳。

周泽楷咽了口口水,一句话都说不出。他完全闹不清现在是怎么回事,自己为什么突然怕叶秋,叶秋为什么一定要分手。

他只是一直有种感觉……感觉叶秋要把他吃了。结合他们刚刚玩炮了一晚上,周泽楷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黑猫警长》里洞房花烛夜宰了老公做食材的母螳螂。

周泽楷连忙用力摇摇头,努力将古怪的念头甩出脑袋。

叶秋可能误会了什么,以为都这样了周泽楷还不肯答应分手。叶秋的眸子暗了暗。

叶秋收了手,声音颇为冷淡地对周泽楷说道:“这样怎么样?等你24岁生日那天,还觉得我们能在一块儿,你就来找哥。在此之前,你都别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

周泽楷微愣,心口揪疼了起来,他忽然想起了他太奶奶、他奶奶、他妈妈,想必当年ta们也是这么忽悠他太爷爷、爷爷和爸爸的。

“为什么是24岁?”周泽楷不懂。

叶秋给了个不算答案的回答:“回家问你爸去!”然后叶秋直接下了逐客令:“趁我现在没力气,赶紧滚!”

竟然对周泽楷用到“滚”这个字眼,可见叶秋现在是真的很不爽很不爽!

周泽楷抿抿嘴唇,心说这事怎么又扯到自己老爸头上了,难道自家真的有一定和真爱分手的诅咒?

周泽楷直觉这里面有名堂,而这事关周氏族人世代诅咒的名堂,叶秋懂,自家老爸也懂,就他这个周家大公子不懂。

这就不好了!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现在别说知彼了,连知己都办不到!

最后,周泽楷暂时妥协了,决定回去问老爹把事情弄清楚了,再回来找叶秋破镜重圆。

5,

周泽楷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周泽楷一走,叶修严厉起来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哼唧了一声,叶修爬起身,扶着昨天晚上差点折了的腰跑进了洗手间,开始清理身体。

看了眼镜子里,自个儿身上红红紫紫色彩斑斓一堆痕迹,叶修顿时仿佛回到了被折腾的这一晚上,不由得龇牙咧嘴起来。

这个周泽楷真尼玛狠啊,这还没长大就这么狠,以后还得了啊!那还不把他啃成渣渣啊!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果然不是人!

叶修一头冲进了浴室,以最轻柔的抚摸手法把自己清洗了一遍,最后怀着无比羞耻的心情,手指伸到了被开发了一晚上的地方。

碰了一下,妈蛋,有点疼!

再碰一下,妈蛋,好疼,绝壁肿了。

最后鼓起勇气,又碰了一下,艹,根本伸不进去!

怎么这么紧?昨天晚上那么米且长的棍儿不是很轻松就进去了吗?他看周泽楷横冲直撞、九浅一深、整出整进啪啪啪得毫无阻碍嘛!怎么现在他连根手指都进不去?

这还是不是他的菊花?

叶修低头看了看身下,确定了射进他肚子里的东西没有一点流出来后,荣耀大boss黑了脸。

听说不弄干净会拉肚子!

拉肚子可疼了!

叶修伸直了手指,一咬牙,终于忍着菊花残的痛楚,把自己给捅了。

然而他什么也没掏出来,内壁潮湿而干净,既没有周泽楷的那什么,也没有他自个儿昨晚上分泌出来方便小枪王逞凶的那什么。

叶修脸黑,迅速收手清洗,然后走出浴换上衣服。还好,周泽楷昨晚的狠劲都是在叶修脱完衣服后突然发作的,否则叶修这身衣服怕是要不保。

叶修出了旅馆,因为操劳一夜,浑身懒洋洋的。他出了旅馆,出门左拐,走了三百米,看到一平价药房。想了一下,叶修拐角进了药房。

叶修从口袋里挖出了五十块递给了穿着大白褂的女销售员。女销售员瞅着眼前长相帅气,眼角含春,明显一夜风流的男青年,暗道又是个不戴套的风流种,不过能跑来给女方买避孕药也算不错了,总比弄出人命了去堕胎强。

女销售员忍不住多瞅了浑身散发着性感气场的年轻人几眼后,这才慢腾腾拿了一盒避孕药,找了十一块两毛,一起交给叶修。

叶修拿着药和钱走出药店,开了药盒一看,竟然只有一颗。叶修心说这药真贵,说好的平价药店呢?

叶修拿了药丸,也不买水,直接干嗑了药丸,吞了下去。

要说这避孕药,真特么难吃死了!直到登上地铁,坐到了车位,叶修的胸口都在泛恶心。叶修摸着胸,一连喝了三大杯白开水,才将这股恶心感勉强压制下去。

叶修缓了口气。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原本正在看报纸,这会儿忽然抖了一下报纸,将报纸折叠了起来,很优雅很贵族地放在桌上。

叶修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正值男人最成熟魅力四射的年纪。最妙的是这男人长相跟轮回队长有六成长相,你要说周泽楷二十年后长这样叶修勉强能信。

男人两眼含笑地与叶修对视, 右手看似随性地搭在桌上,中指落在桌面上,食指向叶修招摇勾起。 嘴角一边勾起一抹邪魅狷狂,一开口就是直白勾搭:“小朋友,有没有兴趣和叔叔谈场恋爱生颗蛋玩玩?”

叶修扶了扶额。叹了口气,心说自己这都什么运气!

他重新抬眼看对面勾搭自己的男人,笑得很心脏:“我前男友,”

“怎么?”男人笑眯眯地问。

“他叫周泽楷。”

“……啧。”

评论(24)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