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分手这个恐怖的故事4

6,

被叶秋甩掉的周泽楷,勒紧了裤腰带,跑回了家。周泽楷从小到大,不论是上学还是签约轮回,他爸都不让他住宿在外。家里明令,除了比赛需要,其他时候周泽楷必须晚六点前回家,超过一分钟,背家规一遍;超过两分钟,背家规两遍……超过一小时,默写家规一遍;超过两小时,默写家规两遍……PS:《周氏家规》共两万一千三百八十八条,共三十二万零六百一十七字,外加五万零一个标点符号。

周泽楷是个乖孩子,在昨晚之前未曾在门禁之后回家过。按他太爷爷的说法,比他爷爷、老爸省心多了。

周泽楷在回来的路上,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叶秋那句“问你爸去”,打定了心思到家就问他爸,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结果门一开,就看到家里准备了一桌的好酒好菜。周泽楷爸——周氏集团的霸道总裁周抗日此刻正围着围裙,手里端着一盘香酥鸡往桌上端;他爷爷周耘杰正拍着一坛子家里藏了好多年的酒坛上的泥封准备大肆庆祝;他太爷爷周本初更不得了,竟然在哈哈哈大笑,开口一个“臭流氓”、闭口一个“老不死的”。

周泽楷一听太爷爷这奔放的吼笑,顿时有了某种明悟:八成跟高祖父周仁贵有关。

要说周泽楷的高祖父,也是一奇人,花花游龙一般的存在,成天浪荡在外、拈花惹草、到处撒种,希图靠一个人的力量振兴整个家族。

虽说是个花心老头,周仁贵却又是个极讲规矩的,对子孙要求很高。他辈分在那,在整个周家积威甚重。比方说,周老太爷正当壮年的时候也是率过大军跟朱XX抢过天下的人物——周泽楷对这段他太爷爷口述的历史一直保持着强烈的质疑——虽然失败了,那也是英雄了得,一贯横得很,但是到了周泽楷高祖父这边,也只能规规矩矩地站着,把四书五经连带家规正着背一遍倒着背一遍,错一个字全部罚抄三百遍。

太爷爷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周泽楷他爷爷了。据周泽楷太爷爷叙述,他爷爷见一次高祖父就被赏一顿毛竹笋烧肉,未曾逃过一顿。

倒是周泽楷他爸,没怎么得到高祖父的注意,连带着周泽楷也成了隐形人,未遭周仁贵的残酷“欺压”。

周泽楷看家里三个老的这么喜庆洋洋,心里就有了谱,八成是前两天通知要来S市走亲访友顺带考察儿子、孙子的高祖父周仁贵大爷不来了。

果不其然,上了桌,一打听,周泽楷他太爷爷立刻说漏了嘴。原来高祖父本来已经到了S市,太爷爷都已经打理好家里一切,准备带周泽楷他爷爷、爸爸去“迎驾”了,高祖父却忽然微信了过来,说是忽然感觉到了爱情的(划掉)蠢动(划掉)萌动,要跟着心里的感觉走,所以临时改变行程,踏上了前往H市的地铁。

周泽楷一听到H市,就想到那个狠心甩了他的“负心汉”嘉世队长,心口就一抽一抽的疼。他倒是想把心中的疑问立刻向老爸问清楚,但是此时此刻,一家子喜气洋洋,他实在开不了口,说自己被人睡了一晚上就被甩了这件事。

实在是有点……难以启齿哇!

不过他不说也没用,霸道总裁周抗日放下香酥鸡,抬头就看见儿子被人咬破的嘴唇,瞧这蹂躏的程度,战况怕是十分激烈。

周抗日顿时眼露一丝暧昧。他几步快走到儿子跟前,手一抬,将周泽楷的衣领拉下来一段,儿子昨晚上干什么去了,立刻全部曝光在老爸眼前。

“小猫挺野的啊!”周抗日笑了笑,没再说啥。

“哎呦,乖孙昨晚这是谈恋爱去了?”周耘杰一掌拍开泥封,倒了一碗酒递到了周本初跟前,同时给了孙子一句话:“现在就打电话给人家,马上分手。你现在还小,不适合谈恋爱。”

周泽楷心惊了一下,忽然想起来他爸他爷爷他太爷爷总是时不时就提他一句,年纪小,还没到谈恋爱的时候。周泽楷没见叶秋之前很纯情,还真的觉得自己小,谈恋爱的时候还早。周泽楷见过叶秋后,就觉得自己已经年满十八,高中都毕业了,是时候谈场超脱性别的恋爱了。陷入爱情的小年轻,胆子个顶个肥,家里几个大家长的耳提面命,周泽楷早忘了个精光。然而现在看来,又不免觉得父辈们的警告,有点古怪。

要说周泽楷十八岁的时候,不让他谈恋爱,那还能说得过去。但他现在都二十了,别人家儿子这岁数都开始张罗着相亲找媳妇了,他们家连恋爱都不让他谈!这是要他打光棍?

原本被叶秋甩了就够伤心的了,这会儿还被家长严令分手,老实孩子周泽楷也忍不住硬了脾气,开口争辩:“二十岁!”

“小屁孩子过家家!”老太爷周本初大手一挥,完全没那耐心搭理曾孙“狡辩”,“老不死的不来,大喜的日子,臭小子别扫兴,跟爹来一个是正经!”

周老爷子周耘杰听到老太爷的话,立即一口饮尽了碗中大白。

一直没说什么的周抗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了句:“谈谈恋爱也不错,以后别后悔就成,吃饭去。”

周泽楷看看爷爷跟太爷爷,看他们的样已然为高祖父改变行程,他们逃过一劫而乐呵不已,以至于说完话就把他谈恋爱这事抛到了一边。

周泽楷抿了抿嘴,坐好位置,埋头干完一碗饭,就跑去卧室。躺床上好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周泽楷又溜了出来。看见太爷爷和爷爷还在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老爸却已经不在,于是转身敲门,进了老爸办公的书房。

周抗日正在翻看一份企划案,抬头看见儿子,有些意外,不晓得这个平时沉默寡言更喜欢一个人呆着的小子怎么突然跑来自己这儿,难道是为饭桌上他爷爷叫他分手的事?

周泽楷来找周抗日,主要还是为了叶秋那句“问你爸去”。一向寡言少语的轮回枪王,顶着自家老爹审视疑惑的目光,哼哼了半天,总算用最精炼的话,把他跟叶秋的事说了一遍。

没想到他讲完,抬眼询问老爸的时候,迎来的却是周抗日惊讶的目光。

“怎么?”周泽楷疑惑地问。

周抗日咳嗽了一声,弯弯嘴角,笑了笑:“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儿子的命真好。”

我都被甩了,到底是哪里命好?周泽楷更困惑了。

周抗日明显地思索了一下,而后才开口对周泽楷说道:“这该怎么对你说呢。嗯,楷楷你知道神兽是什么吗?”

周泽楷闻言点头:“草泥马。”

评论(36)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