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皇家荣耀(番外)

我姓王,大家都叫我老王,今年四十八,是我们镇子上有名的妇女之友、智多星。我们镇上,上到一百零八下到八个月,但凡是个女的,都信任我、崇拜我、爱戴我。

你别不信,打个比方,我们镇上有个叫周泽楷的小年轻,长得么蛮水灵的,还挺有才华,十里八村的小姑娘除了我最爱瞟他。但是他后娘徐氏也有个儿子,长得嘛还成,没什么才华。周家族老就希望周泽楷继承他爹这个族长之位。他娘就伐开心了,来找我讨主意了呀。

我想了想,暂时想不出主意,就跟徐氏说待议。

徐氏走了之后,我一直把她这个事挂在心上。俗话说得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老王堂堂一个妇女之友,怎么能让徐氏为她那个继子难受呢?

过了一天,我到我媳妇她娘家那边帮老丈人收油菜,经过他们那边的月老庙,看到一个小姑娘怀里抱着一只白白的小兔子,挺可爱。我突然就有了个好主意。

过了差不多半个月,我们村来了个外地人,穷光蛋,没得钱,趴在村头差点饿死。我老王良心好,把人翻翻开,哎呦是个男的,而且我越看越跟那个周家小年轻很有夫夫相。我立刻就决定做好事,来个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我把穷光蛋拖回家,又跑去找赤脚郎中要了两瓶春药。这个东西我也不懂,就跟赤脚郎中说给两个男的用的,赤脚郎中留给我配了两瓶,说要分开来两个人各用一瓶。

我带着两瓶药一个还在晕的穷光蛋送到周家,跟徐氏说这两个怎么用。然后指挥徐氏给我带过来的年轻人吃那个写着“下”的药,再让徐氏想办法给继子把写着“上”的那瓶药吃了。

到了第二天,周家就好热闹了,那个周泽楷小年轻被赶出了周家,徐氏也终于不再愁眉苦脸,高兴起来了。

那个穷光蛋小年轻倒是没在晕了,大概是被周泽楷喂饱了,带着周泽楷上街卖艺。他让周泽楷往地上一躺,然后搬了块石板压上去,又从铁匠那里借了把大锤,说是要表演胸口碎大石。哎呦,我们镇上的大姑娘小媳妇最漂善良最受不了这种的了,连忙说表砸表砸,我们现在就扔钱,然后扔了好多钱,直接把周泽楷埋到了铜钱碎银子里面。

然后这两个小年轻收好钱就离开了我们镇,去流浪了。徐氏就更开心了,每天眉开眼笑的。

过了大概十来年吧,外头乱糟糟打了十年仗,皇帝改姓叶了。老皇帝做了皇帝一年那个了,第二个皇帝登基了。有了新皇帝就有新皇后。突然说皇后是我们镇的人,县令还让我们镇准备好接驾。谁家来接呢?就是那个周家。我们都知道的嘛,当今的皇后他是个男的……我就觉得有点不好,所以带着老婆孩子半夜跑掉了。

后来我还是被逮住了,然后被送回镇子上。皇帝皇后挺好,善待我们这些老乡,送了我老王一个大宅子,每年给我五十两银子花,爽得不得了。

还有那个赤脚郎中,被皇后带走了,据说是做了官,御医,好像是说宫里的大夫做的药膏都比不上赤脚郎中当初送他们的。就是不知道赤脚郎中什么时候送的。

周家更是不得了,在镇上横着走,跟湖里出来的螃蟹一样。不过他们只敢在镇子上横,不怎么往镇子外面走,真是没得用。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