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末日危心3

ヽ(•̀ω•́ )ゝ这其实是一篇末世文啊,丧尸什么的,你们动的。异能什么的你们动的。

到了青岛后,叶秋和叶老爷子出去逛了,叶修则陪着老太太在饭店里休息。他们坐在阳台前,看着大海、人情,有点岁月静好的意思。

老太太突然问叶修,周泽楷是和家人一起来的吗?

叶修愣了一下,摇摇头,周泽楷的父母叶修见过,并不在飞机上。

老太太有些古怪地问道:“那小周是跟朋友一起来玩?不会是你小子约了人家出来玩,忘了吧?”

“怎么能呢?”叶修咬着棒棒糖,直摇头,这样的罪状他是坚决不能认的。

不过周泽楷的确是一个人突然出现在飞机上,身边没有任何亲友相伴。

傍晚的时候,叶修在经过落地窗的时候,看到了周泽楷,孤身一人站在海边。那身影太孤单也太可怜,叶修真怕周泽楷跑海里淹死自己。

叶修跟家人打了声招呼,跑了出去。

此时青岛的天气并不好,阴沉沉,风快起了,大雨将至。

“小周,你呆这干嘛?别吓唬哥!”叶修跑到周泽楷身边,他跑的急,到地的时候,都有点喘。

叶修想,自己这么着急做什么?周泽楷再笨也不能跳海自杀啊。

然而往这边来的时候,他却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

叶修弯着腰,夸张地喘气,而后侧过脸视线向上落在周泽楷脸上。

青年比退役前消瘦了很多,大概是被风雨淋湿了面孔,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脸上,让气色变得苍白可怜。

当叶修看向周泽楷时,周泽楷正低下头,看着他。

“怎么?”叶修觉得周泽楷的眼神怪怪的,像是有一束暗火在跳动。他不禁脱口而出,打破这诡异的气氛。

周泽楷盘腿坐在了叶修边上,潮水在没有光亮的情况下,像温热的触手随着涨落,碰触他的双腿。

周泽楷他知道自己完了。他看向远远的海平面。现在是黄昏,却乌云密布,遮挡了一切的光亮。

周泽楷想起一年前,被绑架的那个夜晚。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夜,不清爽也不潮湿,一切都温温热热的,完全不似这般风雨欲来充满了危机。

但是那天晚上他出了事,他失去了右手,失去了荣耀,再也站不上那些比赛场地。

然而他并没有因此多悲伤。他的意识在最初的几天是空白的,直到叶修来探望他,四周的一切才慢慢恢复了色彩。

他发现他不是很难受自己被退役,心里的确难受,却是因为叶修。

他开始想念起叶修,慢慢这种想念变得无时无刻不在,挤占了全部的大脑,别的东西变得无关紧要起来。

但这很奇怪,不是吗?

不应该如此,不是吗?

可是周泽楷觉得自己爱上了叶修,莫名的,突然地爱上了这个荣耀第一人,而让痛苦变得微乎其微、无足轻重。

周泽楷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同性别的人,何况这个人还是叶修。

他去找了住在B市,职业是心理医生的表哥欧阳。欧阳听过他的叙述后,很担忧地向他解释,人在受到不愿经历的挫折、伤痛的时会出现很多种应激反应。比如像周泽楷这样,会对帮助过自己的某个人产生强烈的感情,全心全意地依赖这个人,信任这个人。

hero。

对于现在的周泽楷而言,叶修就是这个人,拯救他,帮助他逃脱痛苦的对象。

“但这种爱意不是真实的,当你摆脱这次挫折,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就能知道,对这个叫叶修的人爱意只是错觉。”

错觉吗?

周泽楷眯着眼任由雨水划过额头,从长长的睫毛上滴落在脸庞上。

但是欧阳有一件事说对了,叶修的确是他的hero。当初发生那件事后,俱乐部出奇的愤怒,但是不到十个小时后,这种怒气便偃旗息鼓。

周泽楷拿到了保险金的时候,俱乐部提出了点要求,希望周泽楷不要将这件事暴露出去,全权由警方去处理这件事。

后来江波涛来看周泽楷,告诉他一点他的猜测。

江波涛猜测,俱乐部背后的老板们遭到了恐吓,没胆给周泽楷讨这份公道了。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用眼神告诉副队长这种事本来就不是俱乐部的老板们能管的。

江波涛看懂了周泽楷的眼神。他摇摇头:“我们没敢告诉孙翔他们,就孙翔那脾气……”江波涛没说下去,周泽楷却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是比总决赛错失冠军更不好的感觉。

但是周泽楷不希望这样。他勉强对江波涛笑了笑:“我没事。”

我没事,我会很好,我不会被这次挫折打败。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不用为我难受为我愤怒。罪是犯罪者的错,不当该有他们还有他们的轮回来承担后果。

“你真的……”江波涛难受地开口。

“嗯。”周泽楷笑着用左手拍了一下江波涛的肩膀,:“江,不止有荣耀,你们同样(重要)。”

江波涛离开后不久,俱乐部派来了经理蒋通达,跟周泽楷说了一下俱乐部的安排。

周泽楷已然不可能再上赛场,俱乐部决定为一枪穿云重新找一个操作者。至于周泽楷,轮回那位老总是真的很喜欢这个选手,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想让周泽楷离开轮回离开荣耀。

但这事最后只能压下来。地下赌场一直都有联赛决赛的赌局,这种事情无法遏制,但是警方一直控制着,只能在地下进行,尤其在八年前那件事之后,管控得更严格。

只是这次出手的是外来户,来自D国,有黑帮的背景,水深。之所以跑来Z国,单纯是因为世邀赛上中国决赛赢了D国,害他们输了一大笔钱。直到这伙人被抓捕,才又透出一个消息,十一赛季,轮回和微草在地下赌场,胜率相差并不大,D国人抓了周泽楷,更多是因为周泽楷在世邀赛场上,在总决赛擂台赛上一挑三,直接爆了这个组织太子爷最喜欢的那个神枪手。

这个太子爷是道上公认的疯子,作为粉丝更是极度疯狂。毁了周泽楷是太子爷给这帮派来Z国的手下一个重要指令。这么一来,赌局反而成了他们伤人害人的遮掩。

然而在叶修的父亲开口前,诸多势力角逐下,竟是要将这件案子压下来。

周泽楷知道是叶修扭转了这一切,而这些都是张军那边透露出来的。张军是个很正直的警察,就算案子要求被暂时压下来,也没有放弃。

“原本想压着案子,等国际刑警的,结果D国……慢腾腾的。”张军笑嘻嘻道,“不过也是他们太慢,这不,让叶老将军知道了,案子归我们处理了。”

“叶老将军?”周泽楷疑惑地问。

“叶大少他爸啊。”张军道。

“叶大少……叶修?”周泽楷吃惊。

“咦,你不知道啊?”张军同样吃惊,只是看上去不够真。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