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末日危心9

13,

周泽楷突然晕倒,吓了叶修一大跳,连忙将人送进附近的协和医院。

到了医院,叶修才惊觉,这天突然晕倒的人不止周泽楷一个。医院里陆陆续续有十几个人被送过来,都是突然晕倒的。

很巧的,叶修在医院的走廊碰见了楼冠宁,得知孙哲平也在玩桌球的时候晕了。

楼冠宁似乎有点小道消息,也可能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很是忧心地说这个节奏不对,他很担心孙哲平一觉醒来就变成丧尸了。那他们义斩再去哪里找这么合拍的一个大神?

楼冠宁很纠结,手里拿着化验报告,看了又看,还问叶修看不看的懂。

叶修自然是不懂的。楼冠宁叹了口气,最后问叶修要不要把枪王大大转到孙哲平那间病房,要是出了个什么万一,彼此也好有个照应。比如说孙哲平和周泽楷同时变成丧尸,想朝他们下口,他们两个联手总好过分开孤军奋斗的强。

然而,楼冠宁对孙哲平,叶修对周泽楷,2VS2还是1VS1,好像没什么差别。

叶修拒绝了楼冠宁杞人忧天的提议。也许楼冠宁的担忧不无道理,还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发生。但是叶修坚决不相信周泽楷会变成丧尸,这么帅的大帅哥变成丧尸?老天爷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不长眼吧?

何况病房已经安排好了,叶修不想再去折腾病床上的周泽楷了。

不过这么多人突然晕倒,叶修的确觉得形势不好,担心周泽楷感染了什么流感、病毒,慎重之下,他翻了周泽楷的手机,将周泽楷的情况通知了对方的爸爸。

结果接电话的是周泽楷的妈妈。周母根本没听到叶修说什么,就听到他自报了姓名,就炸了起来,叫声质问周泽楷的手机为什么在叶修手上,要不是世邀赛上叶修让周泽楷上场赢了比赛她儿子也不会被D国的黑帮盯上,废了右手……

显然,周母作为受害人的家属,有些事情警方并没有隐瞒。但是叶修没想到,对方会牵责到自己头上。不是叶修不负责任,实在是这逻辑太超脱,他没法理解,也没法认。

叶修强忍着周母的指责。基于对方是长辈,周泽楷又躺在病床上,叶修没有反驳,只等着周母骂完,将周泽楷的情况告知周家。周母骂到最后,更是气沉丹田大吼了一声:“你就是个害人精,赶快离开我儿子。你们这些猪朋狗友别想骗我儿子的钱吃吃喝喝!”

周母的嗓门着实太大,叶修受不了地将手机拿开朝外。结果周母骂骂咧咧完这句话,就把手机给挂了!

叶修盯着周泽楷的手机,有些无语,不由得庆幸周泽楷没让他妈知道自己不仅是当年国家队的领队,现在更成了她儿子的男朋友。否则……叶修简直无法想象自己面对面和这位丈母娘站一块的场面,想必洪水滔滔也不及丈母娘半分气势!

以后自己和小周感情更进一步,必须见双方父母的时候,可怎么好啊!

周母刚刚那一声吼,直接惊扰了隔壁病床的陪床小哥。

陪床小哥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是个这个时代已经很少能见到的杀马特少年。

陪床小哥显然听到了周母狂怒的嘶吼,有些惊悚地看着叶修,半晌忽然惊叹出声:“你丈母娘好凶!”

叶修愣了愣,想不到陪床小哥不仅形象犀利,眼神更犀利,一眼就看穿了他跟周泽楷的关系。

其实是叶修不知道,陪床小哥有个特纯情的好兄弟就是gay,这位纯情好兄弟看着千辛万苦追来的男朋友的时候,眼神和叶修出奇的相像。于是杀马特灵光一闪,猜测着这么说了。现在叶修不否认,也就肯定了陪床小哥的猜测。

陪床小哥能跟基佬做好兄弟,自然没有存着歧视叶修的心。在这个杀马特少年的心里,有爱比天高,其他一切的陈规戒律都应当破除,不当成为阻挡真爱前行的枯枝烂木。

对于陪床小哥的善意,叶修以微笑回应。但周泽楷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叶修脸上的笑容并不能保持多久。只是礼貌地回应了陪床小哥笑脸一秒,叶修的脸上再次忧心忡忡。他握着周泽楷的手机,最后选择在微信里找到周父,将周泽楷的情况说了一下。

叶修这边消息发过去,五分钟后收到了周父的回信,表示他们会立即赶到B市,同时周父还对叶修对他们儿子的照顾以及通知他们情况这两件事表示了感激。

叶修原本以为,周父周母会立即出动来探望昏迷的儿子。结果到了晚上九点,周父突然打电话告诉叶修他们家中有事,怕是来不了,只能麻烦叶修代为雇佣一个护工照顾他们的儿子。他们处理完事情后,会尽快赶过来。不过时间上怕要长一点,或三五天,或十天半个月,周父不能给出确切的时间。

周父的说辞,令叶修十分错愕。叶修有些奇怪是什么样的事情能绊住周父周母来B的行程,胜过周泽楷在周父周母心中的重要性。或者,周父周母认为周泽楷突然晕倒至今未醒并不是一件严重的事情?

这一刻,叶修的心里十分不舒服。

叶修放下了被周父挂断的电话,看向病床上安静昏睡的青年,一时有些感慨,有些唏嘘。他想起周泽楷偶尔提及的那些关于周家的事情,关于周泽楷的父亲以及两个母亲的故事,只言片语,勾勒出一出荒诞的婚姻剧目。

周泽楷说周父会跟第二任妻子离婚,明面上是因为继母虐待他这个亲子,实际上是因为忘不了第一任妻子,也就是周泽楷的亲生母亲。所以,别人说周泽楷寡言少语、性格沉闷都是继母虐待和冷暴力所为,和继母成婚十多年的周父就能在不停断的风言风语中和继任的妻子离心,最后走上大吵一架然后离婚的结局。至于真相如何,周父竟然没有亲自去确认过。

也许继母这个角色真的太难演绎,在女人进去这个角色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被世俗打上了刻薄、阴暗的标签。甚至,并不真心爱她的丈夫,在娶她之时、娶她之前就已充满芥蒂,贴上标签,谨慎臆想她的每一个错处以及背后的“阴谋诡计”。

周泽楷告诉叶修,他长得五分像周父,一分像周母,还有四分像他的继母。他和继母一同出去的时候,别人绝不会认“错”他们有血缘关系,至多会因为继母保养得好,将他们错认成姐弟。

叶修当时听着这段话,知道周泽楷的意思。据说小孩子和谁亲近,面相就会像某个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家收养的孤儿会越长越像这家人,以至于不知道真相的人绝对看不出端倪。

然而周父对第二任妻子并没有太多真情实感,只是当时儿子年幼,左亲右邻七大姑八大姨纷纷劝说应该再找一个女人来帮忙抚养儿子,周父才选择二婚。然后欢天喜地地结婚,没过两个月安生日子,又是同样的左亲右邻七大姑八大姨围在年幼的孩童跟前叨叨,“苦口婆心”地告诫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小心后妈对你不好,小心后妈有了自己的孩子会看你不顺眼,赶你走。最后还都要感叹一句,说到底,还是亲妈才会真心实意地对孩子好。

这是关于妯娌,关于婆媳,关于女人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宅斗战场。周泽楷俨然成了这场战斗中,用来伤害初入周家门庭的漂亮女人的一把利刃。如若运用得当足可以将这个沉静少言、气质幽兰的温和女人,磋磨成一醅糟糠。

周泽楷不善言辞,所以选择面无表情,冷漠对待这些“善意”,并且退避三舍。他有自己的眼睛,他也有足够的聪慧,用眼睛见证真相。

结果是小的没信,大的却信以为真。周父自认对第二任妻子不错,但第二任妻子却将儿子教养得如此模样,心中的不满油然而生。时间久了,儿子也长到十六岁,能够独立生活,于是离婚成了定局。

如果不爱,缘何牵手?

这是周泽楷心底里的一个结,一个他的亲生父亲亲自打下得结。

而他自己,似乎也正走在这条道路上。当年他的父亲因为他的年幼而娶了一个不爱却适合的女人做妻子,而今的他因为一场飞来横祸,将情感“嫁祸”于叶修身上,不顾表哥的劝说,毅然不敌病痛磨难的折磨,选择轻信心底的蛊惑,追求了叶修。

他是爱叶修的吗?

在开始交往的时候,周泽楷总在半夜醒来的空档询问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答案。于是他心虚了,向叶修讲述了关于自己家里的事情。一面倾诉了多年心中对父母婚姻的郁偾不满,一面告诫了自己不能遵从了血脉里的寡情病态,去伤害这个救过自己的前辈大神。

当然周泽楷的这些心理活动叶修并不知道,他只以为这是情人间倾诉苦恼的正常环节。而他们交往得久了,周泽楷也慢慢遗忘了关于是否真心爱着叶修这个问题。这个曾经像针尖麦芒一样戳在周泽楷心口上,让他良心不安的问题,随着和叶修的交往日深,渐变成毫无意义、多余的问题。人的大脑很健忘,周泽楷是聪明人,聪明人的大脑又尤其吝啬,毫无意义和多余的问题就这样被排除思考的空间。

多出来的空间被用于思考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怎么让叶修的眼睛只看向自己,不被其他男人或女人所吸引。这个夹杂着不自觉嫉妒的艰深课题,周泽楷已经研究了不少时间且渐有进展。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