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微伞修)诡话二则之双绝 楔子

楔子

说是杭州的红叶书院同洋人合作,弄起了新式学堂。周老爷同红叶书院的山长何先生是同榜进士,一年的天子门生。周老爷打听到了消息,连忙取了十封票子,着下人送去杭州给何先生买书,替大公子周泽楷弄来了一个学员名额。

春二月,草儿绿得忙,杭州这边正下小雨。周大公子是乘得油船,从上海滩转道苏州,从水路上的杭州。到了杭州地界,还要换船渡西湖,方能去湖中心的红叶书院。

周泽楷生得精贵容貌,船客多不敢与他言语。油船靠了码头,船家一声吆喝,众人却不匆匆下船,只等着大家少爷周公子先下了船,才能松口气。

谁知周泽楷的贴身小厮兼书童周宝,一摸行李,连呼不好。原来是放的好好的油纸伞两把,却不见了踪影。小书童还要咋呼,怀疑是被船上的人偷了,周泽楷却摇摇头,阻止了书童。这船上的人他早已看清,并没有什么人靠的近前。至于油纸伞哪里去了,怕是小书童自己忘了带吧。

周宝不敢违逆少爷的话,嘴里却是不依不挠地嘟囔两句。他自己分明记得,是带了两把油纸伞的,现在不见了,不是船上的人偷了,还能是自己长脚跑走,躲起来了吗?现在又是这般下雨,细细密密的,被杨柳细风刮了一层又一层,不见得比那瓢泼大雨好上一分,怕不是十来步的时候,就能把他们主仆淋成落汤鸡两只。

周泽楷不爱言语,知道书童在嘟囔什么,也不同他多说一句,竟然是转身冒雨而去。

周宝一看这架势,知道这位少爷又犯痴了,哪里还敢多废话什么?连忙追了上去。一面喊着“我的祖宗,你且等一等啊”,一面掏着行李包袱,想掏出个什么东西代替油纸伞。

周泽楷是是大长腿儿走的快,周宝刚刚下船,他已经走出去十多丈。忽然前面就跑来一个人,怀里还抱着一把伞,呼呼地径直朝周泽楷冲了过来。这个人看着细瘦,力气却很大,一下子就撞到了周泽楷的怀里,撞得一个踉跄。等周泽楷回过神来,这个莽撞了他的人,却是瞧不见,而那人抱在怀里的伞,此刻正落在他的手中。

周泽楷看着手中一把画了竹青花红的伞,心道一声奇了,怪哉。这个时候风势突然大起来,雨随风势也大了起来,端的是眨眼之间就能将人淋成落汤鸡。迫于形势,周泽楷只能将手中的伞打开。

周宝远远的看见周泽楷手里打着伞,心里奇怪。他家少爷撑着的伞绝不是他带来的那两把。这伞看着倒有几分姑娘家使用的样式,哪里像他那两把黑咕隆咚。

周宝家里有些渊源,自幼就听得许多妖魔鬼怪的故事。此刻,他看着周泽楷手中的雨伞,自然而然便想起了那白蛇传和许仙的故事,这两个妖精一个人,可不就是从一把伞开始的故事嘛。心里想着那故事,周宝看着周泽楷手里的伞,便有些不顺心,甚至还有一些心惊肉跳。他倒是想冲上去抢了那伞,但是又畏惧周泽楷这个大少爷,思来想去,也只能憋着自己没去抢伞。

哪想,当天夜里,这把伞就作了妖。这夜里,乌云还在天上,雨水下了一天,也不见片刻停息。周泽楷因为身上沾了雨水,不好直接去见红叶书院的山长,便找了一家客栈入住。

周泽楷沐浴更衣,吃过晚饭后,便在客房里盯着忽然到他手里的那把伞,看了许久。一个时辰后,他的人便模模糊糊,朦朦胧胧起来。竟是看到那把伞自己打开,飞到半空中。一道道金光从伞里照射下来,没一会儿,一个身影朦朦胧胧地浮现在星空之中。

周泽楷仔细的瞧着,原来是个戏子,穿着旦角的戏服,正颠着小步来回走动。再仔细的看,竟是霸王别姬里的虞姬。

忽然虞姬就拔出了剑,将自己的脖子抹了,血溅当场死相惨烈。

周泽楷吓了一跳,人也就从幻象中清醒了过来。看那把伞,已经是掉落在地上。周泽楷看着它竟与刚才那美人拔剑自刎摔倒在地时,一般的凄凉可悲。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