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1,
龙王的儿子叶修,某日坐人间出租房电脑前,正打荣耀打得嗨起。忽然耳朵上粘着的便携式海螺通讯器打响了。电话那头是东海龙宫二太子叶秋。叶秋跟叶修说,帮他相了个亲事,乃是西凉河道龙王跟他那个修行了千万亿年的蚌精老婆生的小蚌子公举。
小蚌子修行尚浅,还没化形。叶秋琢磨着盲婚哑嫁不太好,所以把小蚌精邮寄空运给叶修了。邮件编号是SFxxxxx。请叶修及时查收,尽快增进感情。婚姻大事已经定下,就在今年八月中秋这个良辰吉日。
叶秋这边刚挂断,叶修就听到快递小哥洪亮一嗓子——“老叶,快递!赶紧地,别耽误功夫!老大了!”
叶修连忙跑出去收快递。就看到一个大纸盒子。拆开纸盒子,里面是一个防震保鲜的盒子。盒里扔一缸口大的蚌。蚌壳上粘了一张纸,乃叶秋亲笔写赠叶修。只五个大字——且养且调教。
叶修抱着小蚌精进厨房,正往小蚌精上洒水,同屋住的室友魏琛跑了进来拿水。魏琛兼职厨师,一眼看到叶修手底下缸口大的蚌子,啧啧称奇:“这个好这个好,足够大家伙搓一顿全蚌宴了。今日老夫亲自操刀,让你们见识一下御厨老魏家的金字招牌!”
叶修冷汗,同时很佩服手底下的小蚌精,如此危及的情势下,依旧保持泰然,不动声色,真是大将之风!

2,
叶秋把缸口大的蚌子邮寄了出去。解决了大哥叶修的终身大事,叶秋心下十分快慰。
就在这时候,龟丞相抱着个小蚌子追了过来。龟丞相气喘吁吁地朝叶秋大喊:“错啦错啦,那个是西凉河小太子,这个戴红花的才是小公举!”
叶秋:“……”他就是嫌弃那朵红花太俗气,特意选的旁边没带花的给老哥邮寄过去。原来这大红花是用来区分公母的吗?
叶秋很吃惊,但是他是要面子的人。跟他的面子相比,他哥的未婚妻变成了未婚夫,就是针尖大的小事,不碍事不碍事。
叶秋拍拍龟丞相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这位老臣说道:“事已至此,米已成炊。你打个电话跟西凉河龙王,就说我哥很中意他家太子,咱们两家刚好结个龙阳之好。”
龟丞相很犹豫:“这怕是不肯答应吧?西凉河道龙王娶了三回老婆,活了三万万年,才得这一个太子一个公举。”
“那就让公举做太子么。”叶秋说,“时代在进步,人类都讲究公母平等了。我堂堂龙族岂能落于人后?再说,我哥,东海龙宫大太子,要娶他家小蚌子,他还能有意见了?”
龟丞相:“……”

3,
叶修告诉魏琛,这只缸口大的蚌,不是用来吃的,是来给他做老婆的。“海螺姑娘”听过没有?这只就是河蚌姑娘。
魏琛一听,感情好,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极品人.妻吗?以后有人专门烧饭刷碗拖地洗衣服了。这可比只能搓一顿全蚌宴来得实惠多了。
然而河蚌还没有化形,整天闭紧了蚌壳一动不动。
别说帮出租房里的大老爷们俏姑娘们烧饭刷碗拖地洗衣服,连开口跟叶修聊天唠嗑增进感情一下都没有。
这简直就是个废物!勤劳漂亮的河鲜姑娘里的败类!
魏琛最后忍无可忍,将这个废物河蚌扔给了叶修,叫他拿别地方养去。别扔厨房碍眼碍事。哪天他一个顺手做成了全蚌宴,叶修别哭着跟他要老婆。
叶修只得跟老板娘透支薪水,买了个大鱼缸,将小蚌子扔进去养。
卧室太小,鱼缸就搁客厅了。叶修隔三差五给鱼缸和小蚌子洗刷刷,相当的贤夫良人。

4,
这天,老板娘准备给训练室改造提升,叶修领着老魏人等只能屈就去了客厅。电脑一开,网线一拉,账号卡一刷,瞬间进入另一个次元。
叶修拉着包荣兴等等,跟魏琛玩了把里应外合。魏琛卧底敌方,搜集敌方内部消息。叶修接收消息,带领一干好汉,在荣耀大陆各种腥风血雨。
叶修背后的大鱼缸,小蚌子微微开了蚌壳,偷瞄瞄地往屏幕里瞧。
小蚌子看到魏琛为了赢得被卧底组织的信任,毅然决然地死在了拦截叶修等人的道路上,这演技、这下限,当真不得了。小蚌子默默吐了口沙。小蚌子刚想把壳合上,大战方歇的叶修中场休息,回过头来,低头就是点了根烟。
叶修点上烟,一抬头就看到了微微开口的小蚌子,看见了露出来的软.肉。
叶修登时就惊了,嘴里的烟头直接掉在了地上。
“我去,你怎么是个公的?”叶修震惊得无以复加,两眼瞪得别有种族特色。
小蚌子闻声呆了呆,蚌壳开开合合了三下。
“他哑巴呀?”闻叶修声而来的魏琛,坐叶修身边,瞅着小蚌子开闭蚌壳。
叶修:“没化形。”
魏琛哦了一声,又问:“那他这一开一合的是在说话?”
叶修点头:“对,龙族密语。”
魏琛:“他不是蚌吗?”
叶修解释:“他爸是龙,他妈是蚌。他妈是女娲后人,遗传基因很强大。”
“那他在说什么?”魏琛问,“说他本来是母的,不想嫁给你就变性了?”
叶修:“你当谁都跟你一样肤浅呢?人小蚌子是在说他想打荣耀。”
魏琛一拍大腿,相当欣赏:“好!不愧是老叶家的小蚌子,生是荣耀的粉,死是荣耀的魂!不知道小蚌子想玩什么职业?女娲后人,暴击是不是比一般人高个百分之一千?这可得好好研究研究。”
“我觉得现在重点不是这个。我觉得我亲弟弟可能误会了什么。哥我可是直男!”叶修痛心疾首,“他怎么能送一公蚌子给我!!!”
魏琛吞吐了两口烟,以眼瞥叶修:“你懂个屁,相亲这种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跟你弟弟有毛线关系。我说你怎么一年到头不着家,原来是出柜梗。你也不必掩饰,老夫不是那迂腐之辈。今天晚上我就搬出去,将房间留给你跟小蚌子培养感情。”
最后,魏琛很是感叹地拍了拍大鱼缸,对叶修和大鱼缸里的小蚌子说道:“年轻的小龙崽子们,你们可得好好珍惜这个开明的时代啊!”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