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ABO)阴谋与婚姻(傲慢与偏见)9

       CP:周泽楷X叶修;孙翔X叶秋

  涉及CP:莫凡X苏沐橙;韩文清/张新杰。可能倾向all叶。

  题材:ABO,发情期、筑巢期

  (*/ω\*)蠢蛋写文,ooc不可抑制。冷CP爱好者,只能自割大腿喂自己了

        目录:http://bailihuanhua.lofter.com/post/40a36f_eedb7562

            

  正文

  如果只是Omega,身为Alpha的周泽楷拥有相当的优势和主动权。但是这个Omega是叶修,优势极可能会转化成劣势。

  周泽楷盯着楼下的两个Alpha。他非常的忍耐,才忍住拔枪的冲动。

  这种暴躁的状态,着实不利于他和叶修接触。这必然会引来对方的恶感。

  周泽楷闭了下双眼,心中有了主意。他张开眼时,神情已经冷静了很多。

  他问江波涛:“他们?”

  江波涛回头看向楼上的表兄,笑笑道:“是宪兵队的军官,来此是为了那两个活口。”

  “给他们。”周泽楷道。

  江波涛闻言一愣,随即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原本杜明他们是准备拿这两个活口顺藤摸瓜,玩一场官兵捉强盗的游戏。不过周泽楷现在要拿活口做人情,他们当然会配合。

  江波涛点了下头。他回头示意魏琛、孙哲平跟他走。

  临走前,孙哲平抬头最后看了一眼楼上的青年,直觉告诉自己,这个青年和叶修的关系绝非魏琛所说的那么简单。

  出租温泉山庄的主人,只是一个生意人,这处山庄原本是用来度假消暑的去处。这里建筑的时候就没有设置囚禁室,所以两个强盗被粗暴地捆扎起来,扔进了柴房。

  当魏琛和孙哲平跟着江波涛走进柴房时,他们嗅到了一股躁烈的Alpha信息素。这股信息素不属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也不属于刚刚他们见到的那名英俊非凡的Alpha。魏琛和孙哲平对看了一眼:叶修的判断果然没错,租赁山庄的这伙人中,至少有三名Alpha,而且天赋都很不错,或者称之为得天独厚也不为过。

  就是不知道这几个天之骄子跑来这么一个旮旯乡村,是要干什么。

  柴房里残留的信息素还很浓郁,可见信息素的主人是多么凶残地对待可怜的活口。

  这两个“有幸”活下来的强盗脸色苍白,像是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噩梦,神色恹恹。三名Alpha的到来,没有引起他们的丝毫注意。

  “你们不会把这两个货整傻了吧?”魏琛捏着鼻子,说道。

  江波涛同样面色不善,任何一个Alpha都不可能立于另一个Alpha的浓烈信息素下还神色自若。

  虽然他们同意了孙翔用信息素去折磨强盗,但是做得有些过分了。江波涛不禁怀疑孙翔是不是受到周泽楷易感期的影响,导致控制力下降。

  江波涛开口提醒魏琛他们道:“我们在他们的口腔内拿出了毒丸,所以我想你们对他们可得谨慎些。”

  “死士?”魏琛吃惊地夹紧了眉头,通常能养得起死士的,绝非普通人。

  江波涛点点头。

  孙哲平冷哼了一声,一个拥有这么多Alpha的团伙,当然不是简单的强盗集团。他走上前,然后伸出右手按压了一下侧颈上的腺体位置。

  浓郁豪放的信息素立刻充斥了空间,掩盖住了原有的躁动信息素。

  孙哲平将自己的信息素标刻在了强盗身上。此前,这两个可怜虫已经被标刻过一次,现在又来一次,这让他们生不如死。这种痛觉绝不亚于Omega被人强行二次标记。

  幸好他们不是Alpha,否则他们现在恐怕已经窒息在孙哲平的信息素下了。被标刻后他们会对标刻者产生服从的欲望。这两个死士显然经过专门的训练,想要他们把标刻者当成主人,听命行事,对标刻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是不可能了。让他们老实地跟孙哲平走却是不难的事情。

  孙哲平释放信息素的一瞬间,江波涛不禁肃然。这个Alpha是个控制信息素的老手,在他有意释放信息素前,江波涛完全察觉不到对方是个天赋极高的Alpha。相比之下轻易被周泽楷挑动,降低了信息素控制力的他和孙翔就稚嫩多了。

  孙哲平领着两个顺从的强盗,和魏琛离开了温泉山庄,匆匆地向宪兵队的方向而去。

  雨水下得更大些。就算是两头骏马在这样的乡间小道,又遭遇了暴雨,也没办法快意地极速奔跑。

  魏琛骑在马匹上,用力地摸了把脸上的雨水。他忽然扭头对孙哲平大声喊道:“刚刚那个Alpha,我看着眼熟。我一定在哪儿见过他!”

  孙哲平没有理会魏琛的话,暴雨让他心情十分的烦躁,这些该死的雨水会冲淡他对那两个强盗的标刻!

  江波涛送走魏琛两人后,回转到用来休闲时打发时光的前厅。他的表兄弟们正在打桌球。孙翔刚刚下了杜明一局,现在正跟吴启胶着着。

  周泽楷难得地也在这儿,手里拿着一副纸牌,正在反复地切玩。

  江波涛拐过球桌,走到周泽楷身边的沙发,坐下。

  “走了?”周泽楷歪头,问道。这场暴雨来得很及时,让他的易感期症状轻了很多。

  江波涛点头道:“走了。”然后他又说道:“有什么想法吗?关于叶修。”

  周泽楷来回切了一下纸牌,从中抽出了一张,递给了江波涛。江波涛将纸牌翻过面,是张大鬼。

  周泽楷抬头看向正叉腰现在吴启身旁的孙翔。此刻孙翔面临败局将成的困境,因而一脸凶神恶煞恨不得吃了对方地瞪着吴启。

  周泽楷皱了皱眉。江波涛笑出声:“所以我说,应该在翔哥得罪叶秋前,你先行拜会一下叶修。”孙翔的人际破坏力有目共睹。周泽楷想要抱得美人归,还是小心这个表弟为上。

  “不用。”周泽楷有不同的见解和决定,“小舅子精明,双管齐下。”

  大雨在熄灯的时候,雨势开始变小。叶家的仆人跟着叶老爷查看过各处后,落下了大门的锁。

  门房守在门后的夹道里,打起了呵欠。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杆烟杆,上了粗制的药草,然后又摸出了火柴盒。就在门房划出火花准备点烟,尽情享受这个夜晚的时候,大门被人用力地拍响了。

  门房一个哆嗦,扔掉了火。他站起身,嘴里嘟囔抱怨了一句话。

  将落在地上的火柴彻底踩灭,门房走到大门前,微微打开了一条缝,向外探看。

  他看到两个男人,身形挺拔却形容狼狈。他甚至在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的脸上看到了血。

  门房猛地关上了门,心惊胆战地不知道该怎么好。他不知道门外的两个人是谁,第一个反应就是打家劫舍的强盗。

  看到大门被关上,孙哲平恼火地一把拉开魏琛用力地拍打起了大门:“开门,宪兵!”

  门房听到喊声,心里又是一哆嗦。不过孙哲平的叫喊让这个一辈子没经历过打家劫舍的门房总算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门外的人确实穿着宪兵队的队服。但是这个世道官兵和强盗的差别可不大。门房反而更加地担心害怕。但是他不得不重新打开门。

  门房打开门,畏缩地看了一眼门外的男人。确定他们确实穿着军官的制度后,门房迅速地低下头,倍加小心地问道:“敢问两位军爷找我家主人什么事?”

  “不找你家主人。你家大少爷是不是叫叶修?”孙哲平敞开话问道。

  门房一惊!他们家大少爷可是一个Omega!这三更半夜的,两个宪兵来找大少爷?无数个官兵恶霸强抢民男的传闻在门房脑子里打转。

  门房猛地再次将门关上。孙哲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皮子前再次紧闭的大门,一时都愣了。他不禁回过头,对魏琛说道:“叶修他家的仆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谁知道!老夫快疼死了!”魏琛捂着中弹的大腿,感觉自己快血尽而亡了。

  门房关上门后,焦急不安地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他猛然反应过来,于是急匆匆地向内院跑去,想要通知主人叶老爷。半路上却遇到了二少爷叶秋。

  叶秋的手里提着油灯。因为账目上某样货品的数量和记忆中的不一样,所以叶秋正准备去库房重新清点一下。却遇上了神色慌张的门房一脑袋往内院跑。

  “怎么了?”叶秋拦住门房。

  “有两个宪兵,点名要见大少爷。”门房慌慌张张地禀报。

  “宪兵?”叶秋皱眉,这大晚上的,怎么会有宪兵来找叶修?

  “啊,他们身上都是血。”门房突然想起来道。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叶秋说着,返身走去了叶修的卧房。这时候叶修正坐在床上,单手撑着额头,难得地竟然是在发呆。

  叶秋走向床边,并出声道:“在发什么呆?”

  “啊?”被惊醒的叶修抬头看向弟弟,然后半开玩笑道,“我说我在想Alpha,你信吗?”

  叶秋当然不信这种话。他把门房的通报告诉了叶修。

  “我想大概是我的两个朋友,他们今年刚好轮调到我们这儿协助治安。”叶修立即反应过来门房口中的“宪兵”是指谁。只是他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状况能让这两个经验老道的战场老油条这么狼狈。

  总不会是索要活口不成,反而被那个年轻的Alpha带人打了吧?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