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那是一首情诗

轮回在嘉世的主场,输了。这简直就是一个魔咒,嘉世现在已经大不如前,对谁都能输上一输的那种大不如前,但是只有一家俱乐部是例外,就是轮回。

杜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嘉世队长和他们轮回对战的时候,状态总是特别的好,好得过份了都。

有点沮丧地爬上大巴,杜明习惯性地抽出手机,到处逛了起来。先搜一下网上关于自己的,很好,搜索量又涨了。然后去微博关注的各个点上踩一踩。踩着踩着就看到一张截图。

这张截图是某人刚刚更新的QQ空间,只有两句话,勉强算是个打油诗。但是就是这条打油诗让杜明原本输了比赛的心情更加郁闷和恼火。

这条空间内容来自鼎鼎大名的荣耀大神叶秋的,内容只有廖廖十几个字:

乌云来了,大雨来了。

乌云走了,大雨走了。

就这十几个字,看得杜明是心头火气。全联盟的职业选手都知道他们队长是“雨男”,走哪哪下大雨。这一点还被某八卦记者当闲谈笑料登报过,所以很多关注荣耀时事的业余玩家都知道这件事。为此,一向平和的周队整整黑了一星期的脸,可见他对这件事很介意。

没想到叶秋这么不厚道,他们都输给了嘉世了,叶秋还要戳他们队长心窝子,说他们队长是乌云,真是太太太过分了!

杜明很生气,气鼓鼓了一张脸,看向自家队长。张了张嘴,杜明最后忍住没说出来这件事。

但是荣耀职业圈就这么大,撑死了就二百多号,这条截图留证的微博一发,瞬间就被转疯了。毕竟截图发博的也是鼎鼎有名的职业选手,几乎发出去的那一刻,这条微博就被转了一大圈人。

最后这两行打油诗的截图终于被@到了周泽楷的微博里。

周泽楷看着自己的微博,看着上面那两行诗,脸上不动神色,心里郁闷极了。作为一个天生弯,对长得好看实力又强的前辈有好感,再正常不过。可是被人直接发空间这么明白地讽刺,是条汉子都不可能继续喜欢对方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最后看了眼打油诗,然后果断点击删除了这条@他的信息。

好在周泽楷性情好,在赛场之外绝对的和气人。虽然被叶秋嘲讽了一顿,但是周泽楷也没对对方太大芥蒂。失望多多少少有点,自己喜欢的人竟然这么做,谁都会感到失望。但是说白了对方只当自己是个普通后辈,说不定只是单纯感叹自己的奇怪体质呢?

这么想着,多少能释怀点。之后周泽楷把对叶秋的好感轻轻放下了,只当对方是个普通的前辈,技术超一流的普通前辈。

四年后,世邀赛结束,中国队身披荣耀而归。周泽楷家趁着十一赛季正式开始前仅剩的一点时间,签了证全家总动员到某个风景优美,特别适合拍结婚照的某海外明岛去溜达度假。

没想到,在邮轮上遇到了叶修,也就是以前的叶秋。叶修看着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懒洋洋对荣耀以外的事情都提不起干劲的样子。叶修边上还有一个青年,跟叶修长得几乎一样。看到这个青年周泽楷大概明白过来叶修与叶秋之谜。

叶修后来也看到了周泽楷,竟然特意跑到周泽楷跟前跟他打招呼。周泽楷看着叶修,一声不吭,脸上是很诚恳礼貌的微笑。其实他有种感觉,在世邀赛期间叶修一直试图和他拉近关系。这种关系还是弯弯的关系。但是周泽楷芥蒂那首打油诗,一直和叶修保持泛泛之交的关系。

叶修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还和周泽楷谈起他此行的目的。叶修说他这次是去他外公家度假的,然后又盛情地询问周泽楷要不要一起去。叶修说他外公家附近的景色绝对是小岛这边独一份的,别的地方比都不能比,而且那里的人都很友善。

周泽楷笑笑,拒绝了。他是和父母一起参团的,当然不好分开单独行动。

被拒绝的叶修神情怏怏的,再没继续他们的交谈。他跟跟周泽楷道了声别,然后回到了那个跟他长得很像的青年身边。

明显是双胞胎的两个青年交谈了几句。那个应该是真正的“叶秋”的青年在交谈中朝周泽楷这边看了一眼。周泽楷看到对方挑了下眉,然后又收回视线和叶修交谈起来。这两个男人没说多少话,然后协伴一起离开了公共厅。

周泽楷以为之后的行程里,应该或多或少和叶修还有所交集。这大概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点交集了。想起少年时的暗恋,周泽楷忽然唏嘘起来,心道叶修没有写那两行恐怕连叶修自己都忘了的打油诗,他们说不定真会发生点什么。

但是这点可能性在叶修对他有超出常理的好感前,就被叶修捣腾没了。

出乎意料的是,直到他们到达目的地,下了轮船,都没有再遇见叶修。这就像叶修彻底放弃和他拉近关系。

这让周泽楷心底涌起一股失望,当年看到那首打油诗时的难受再次在他的胸口膨胀起来。

下船的第一时间,周泽楷回头看向人潮汹涌的舱门。他知道自己无意识的行为是为了找寻叶修的身影。但是人太多了,他看不到那个男人。

到达目的地后,第二天旅游公司安排了出海游玩。于是刚下了轮船的游客又被赶上了另一艘小型的轮船。结果悲剧发生了。他们遇到了海啸。这绝对是旅行社的一次重大过失。还好海啸的级别不大,轮船的驾驶者和其他水手都经验老到,大部分游客都安然无恙地回到了海岸。

周泽楷运气不好,恰巧是那为数不多被巨大的风浪拍进海里的受难者之一。

周泽楷会游泳潜水,但是那点技能点在巨大的海浪面前跟没有一样。周泽楷挣扎了,然后他沉进了大海里。

周泽楷在咸苦的海水里,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他没想过自己还有再睁眼的机会,但是他确实再次睁开了眼睛。

周泽楷从昏迷中醒来后,看到了拱形的房顶。这种房顶很奇特,有点像童话故事书里画的,那些奇幻生物,精灵啦矮人啦什么的居住的房屋风格。

周泽楷以为自己真的死了,所以到了这么个奇怪的地方。他的性格和想象力都没办法像兴欣的包荣兴选手一样跳脱,一时之间还想不到“穿越”之类的梗。

然后周泽楷看到了自己不是死了,只是在做梦的证据。他竟然看到叶修正坐在他躺着的珊瑚做成的勉强称为床的边上,一条大大的鱼尾巴代替了对方修长匀称的双腿。

叶修双手撑在床沿上,巨大而漂亮极了的银色尾巴在海水里随意地摆动。

叶修察觉到周泽楷醒了,回过头来冲年轻后辈笑了笑:“小周,没事了。”

周泽楷他既没有死,也不是在做梦,他像童话里幸运的王子,被一条人鱼从暴风雨中救了性命。

周泽楷问叶修船上的其他人怎么样了。叶修回答说落水的人都被送上岸了,只有周泽楷挣扎得太厉害,导致游泳技能点只有一捏捏的叶修不敢立即下手救他。最后还是周泽楷晕了叶修才下了手,将人拖到了他外公家里头。

叶修他外公是条老人鱼,是这片海域王一般的存在。老人鱼王当年有个掌上明珠小公举,被人类叶某某诱骗,跑上岸跟叶某某结了婚,没多久老人鱼王就有了两个混血外孙。

周泽楷到底是溺了水,伤了元气。老人鱼王的手下鱼大夫看过后建议周泽楷在老人鱼王的王宫修养个三五天再走。

周泽楷担心自己的父母,怕他们多想伤了心,就想立刻回去。但是他下床后明显感觉不对劲,右腿非常疼痛。周泽楷低头看自己的右腿,叶修在旁边指着那条大长腿上敷的绿油油黏糊糊的海草泥糊,说这是海底特产中草药,但是必须在这个深度的海底才能保持药性。离开深海,分分钟药性散尽。但是药效绝对杠杠的,保证周泽楷的右腿恢复如初。

不得已,周泽楷只能留下。叶修则答应了,帮他报平安给他的父母。

叶修去报平安那天,周泽楷拐着巨大红珊瑚做成的拐杖,心惊胆战地出了门——他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这根价值连城的拐杖给弄折了。出了门,也不认识什么人和路,就随意地逛了起来。他记路的本事一向了得,就算是扔在从未到过的旷野都能顺利找到回家的路。

海底的景致果然和叶修在轮船上说得一样,别具一格,非常的神奇。周泽楷越逛越吃惊,越看越沉迷。如果不是海底没网线,轮回队长绝对要带着父母来着要到假期结束。

“啊,蒙娜丽莎!你就是我的乌云,将雨水落入大海,让这爱的海洋永不干涸!啊,蒙娜丽莎……”

忽然,一个巨大如狮吼功的声音突然从前方响起。周泽楷被炸得吓了一跳。随后周泽楷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条雄性人鱼正冲雌性人鱼表白。

在周泽楷看来,雄性人鱼的表白太奇特了,这都不禁让他想到了四年前叶修写的打油诗。周泽楷不由得一愣。然后他就听到雄性人鱼四周围观的人鱼纷纷窃窃私语的对话:

“好浪漫,他竟然用乌云来形容蒙娜丽莎。”

“这样求婚,婚后就只能有蒙娜丽莎一个配偶了。”

“你们猜,蒙娜丽莎会不会答应?”

围观的人鱼议论纷纷。那条名叫蒙娜丽莎的雌性人鱼答应了求婚者。现场一片欢呼。求婚者更是亢奋地可以,立即将雌性人鱼公主抱起来,抱着她钻进了珊瑚里的窝。

周围的人鱼见此立即笑闹了起来,一边祝贺他们喜得佳偶,一方面嘻嘻哈哈打趣这对人鱼新人马上就能繁衍后代了。

周泽楷:(๑°⌓°๑)

周泽楷逛了一圈就回去了。他回去的时候,叶修已经报平安完毕,回到了周泽楷居住的房间。依旧懒洋洋支着脑袋。

周泽楷想起了那对人鱼新人,不禁开口问叶修人鱼很喜欢乌云吗?

“对啊。”叶修回道:“乌云化雨,雨落到地上就是水。水顺着江河湖泊最后汇聚成大海。而且人鱼嘛,天生离不开水,尤其是尾巴变成双腿在陆地上行走的时候,如果有雨淋在身上会舒服很多。”

叶修说完,朝周泽楷笑了笑。他颇为遗憾和自嘲地对周泽楷说道:“可惜啦,哥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雨男’,还以为遇到天赐良缘呢。不好意思哈小周,之前要是有冒犯你的地方,你多担待,忘了最好。我也会放下的。”

周泽楷没想到叶修会那么直白地说出对自己的好感,不由得脱口而出,回答叶修:“没有。”

“啊?没有什么?”叶修一时之间没能掌握住周氏简言的奥义,有些转不过来。

周泽楷便又多解释了一遍:“没有冒犯。心里很喜欢。”

(完)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