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ABO)阴谋与婚姻(傲慢与偏见)14

  CP:周泽楷X叶修;孙翔X叶秋

  涉及CP:莫凡X苏沐橙;韩文清/张新杰。可能倾向码字all叶。

  题材:ABO,发情期、筑巢期

  (*/ω\*)蠢蛋写文,ooc不可抑制。冷CP爱好者,只能自割大腿喂自己了。

    目录:http://bailihuanhua.lofter.com/post/40a36f_eedb7562

  正文:

  杜明的话羞辱了孙翔,这是最赤裸裸的毁谤!孙翔愤怒地站直了身板,握紧了拳头,准备给这个小表哥一个教训。

  杜明显然没有料到孙翔的反应,这未免过于激动了!尤其他们还正大庭广众。不过杜明也不是一个很讲究场合的人,他倒真的很想就此跟孙翔干一场,但是江波涛制止了他。

  江波涛适时地调解了这场兄弟间的冲突。他对孙翔说道:“我个人是希望你揍一顿他的,但是你可怜一下你身后的那位表兄,如果你的这种言行在坊间被肆意传扬,固然叶秋对你看不上眼,周兄的婚姻亦会大受打击。久离家人的游子一旦回归,对家人的话总是特别上心的。”

  周泽楷冷酷的目光终于从门口收了回来。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更加严寒的视线盯着孙翔,警告他好好完成孙老爷交代的任务,不要给他惹麻烦!

  孙翔委屈极了,他不明白周泽楷几个意思。杜明刚刚那番话难道只是诬陷他一个是基佬吗?周泽楷是耳朵瞎了还是脑子抽了没有听出来?

  “或许你可以把怒火发泄在外人身上。”这时候,许久安静呆在一边的表嫂,方明华的妻子向孙翔提出了一个令众人都满意的建议。

  孙翔顺着表嫂的示意,看向叶秋的方向。原本叶秋是和罗辑呆在一块儿,非常低调地交谈着一些事情。但是现在他们的面前多了一个人。

  就像方明华说的那样,尽管这里是乡下,封闭而压抑,但是真正的才华永远都能吸引目光。兴嘉屯有不少男人和女人暗暗盯着叶家的Omega,尤其以少男少女为多。

  此刻正有一个Beta站在叶秋的面前。这个Beta不受叶秋的欢迎,因为他是叶秋的堂弟叶寿。很早年叶秋就察觉这个堂弟脑子有问题。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每一次这位堂弟的出现都会引起叶秋极大的不适。叶秋知道这位堂弟的想法。不过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在叶修转化成Omega后,这个傻逼竟然把同样的主意打到了叶修的身上。

  大哥占有伯父的家产,而自己理所当然拥有伯父家的两个Omega,以及他们母亲留给他们的嫁妆。

  这是叶寿惯来的想法。他一直认为这是件理所应当,对他们兄弟来说十分公平的分配。他没有掩饰过这种想法,所以兴嘉屯连瞎子都知道这个男人是多么恶心。

  当然,基于他和伯父的至亲关系,他不可能正经地迎娶两个堂兄。他会在伯父死后,把这两个Omega堂兄圈养在家里,不让他们在外抛头露脸、丢人现眼。

  罗辑安静地站在叶秋身边。他的母亲和叶修、叶秋的父亲是嫡亲的兄妹,这让他们天然站在了一条阵线上。而实际上,叶寿何尝没有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在罗辑成年礼上,叶寿的母亲就上门提亲想要亲上加亲。但是罗夫人没有让叶二夫人进到自家门口就让仆人把她轰了出去。对这位庶出兄长的老婆,罗夫人一贯不给予好脸色。她们习惯泼妇对骂,罗辑觉得这是非常适宜的对话方式。

  这时候叶寿站在他们面前,脸色漆黑。他用恶心的语调告诫自己的堂兄表弟最好安分点,为了日后婚姻的和谐,婚前还是安分名节一点的好。叶寿甚至暗示叶夫人未婚时干的不名誉的事,以此指责叶秋出现在这样一个公开的场合是多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既然他们的母亲未婚先孕,他们就是天生带着不贞洁的枷锁,更应该矜持严谨地活着才对。

  罗辑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寿。就算是他都知道村里的护卫都是叶秋付钱雇佣的。叶寿说这些话就不怕被人打死活埋吗?

  叶秋皱了下眉头,如果不是天性善良,他还真想扭断这个傻逼的脖子。

  这时候孙翔就派上了用场。

  叶秋对站在他面前的Beta的憎恶,完全显露在了脸上。这一点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

  孙翔不是瞎子,他既看出来叶秋遇到了麻烦,也看出了表嫂让他上去给叶秋解围,是要他英雄救美,赢得叶秋的青睐。

  孙翔本意不乐意遵从表嫂的指使,让这帮子表兄阴谋得逞。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正直的Alpha,何况,就算他不承认,但是叶秋确实是他父亲看中的准儿媳,不管他们以后成不成,他作为Alpha的尊严不允许别人放着他的面让这个Omega难堪。

  孙翔很轻易地把叶寿拎起来,扔到了一边。他没有对这个乡巴佬说什么教训的话,他懒得这么做,这个乡巴佬的家教可不是他的责任。

  叶寿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是一个阴沉又深谙欺善怕恶、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他假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目光在叶秋和突然跑出来的Alpha身上游移。叶寿的脸色一番变幻莫测,而后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叶寿讥讽地看了叶秋一下,转身走出了温泉山庄的大门。他的兄妹目送了他离开,然后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和四周的朋友谈笑风生。

  罗辑瞪圆了眼睛,透过镜框,惊奇地看着突然跑过来教训叶寿的Alpha。这个Alpha跑来干什么?他教训了一下叶寿,然后就坐在他们这一桌前。Alpha让侍从给他一壶酒,然后就什么也不说,自顾自地喝了起来。完全没有要和他们交谈一下的意思。

  这一家新来的租户,很奇怪啊。罗辑看看远处聚在一起,并没有和客人打成一片的租户。显然他们并不打算如请帖上说得那样,要和这个村庄的青年们融合到一块。当和坐在正中间的那个太过漂亮的男人目光接触时,罗辑吓了一哆嗦,连忙收回了视线。

  叶秋挑了下眉,然后低头和罗辑说了一句话,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孙翔猛然从座位上站起,跟了上去。

  罗辑眨了眨眼,他觉得自己看出了什么,也许这个年轻的Alpha看上了自己的表兄,不过他的举动又和这种猜测难以谋合。

  难道城里的人都是这么奇怪的吗?言行不一,口是心非?善于钻研书本知识的学者困惑了。

  周泽楷一直注视着孙翔的举动。当孙翔把叶寿扔到地上的时候,周泽楷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叶寿的身上。在叶寿走出温泉山庄大门后,周泽楷在第一时间站了起来。

  “怎么了?”一旁的吕泊远问道。

  周泽楷没有说话,径直走了出去。吕泊远立刻跟了上去。周泽楷当然不会去追叶寿,他快步走去了马厩。下人是周家的人,对主人的脸色颇能看通。一看到主人来到,下人立刻体贴地将马匹料理好,架上马鞍后,将马匹送到了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向仆人点了下头,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吕泊远跟了上来。周泽楷身下这匹黑色骏马是战场上下来的,不是退役而是正值壮年,脾气并不好,除了周泽楷别人就是靠近都会引来这家伙的敌视。

  “出去。”周泽楷拉紧缰绳,对吕泊远说道。

  吕泊远只能点头,表示自己会告诉其他兄弟周泽楷的去向。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低头在坐骑的耳边低声吐露了几个一眼,黑色的骏马扬了扬蹄子,不用周泽楷扬鞭,只等周泽楷坐正身姿,立刻撒开蹄子飞奔了出去。

  这时候,叶修正在后山的山脚下散步,新鲜的空气对这个病体初愈的人来说是很必要的。

  当叶修远远看见一匹黑骏向自己的方向奔驰过来时,他很好奇骑在马上的人是谁。当骏马载着英俊的Alpha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只剩下吃惊了。

  “你们今天不是邀请了客人在温泉山庄吗?”叶修用手遮住直射的阳光,抬头看着骏马之上的青年,不明白这个青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知道他就在这儿的。

  周泽楷跳下马,站在了叶修的面前。他没有回答叶修的话,而是向对方确认身份:“叶修?”

  “对。”叶修笑眯了眼,看着年轻人向他打了声友好的招呼:“你好啊周少帅。”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