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风月) 雪域魔国 2

第一章连接地址:http://bailihuanhua.lofter.com/post/40a36f_eea37775

    正文2


    巴达利王国是一个古老的王国,矗立于西域的北端将近千年的历史。


    这一年的春天开始,巴达利王国的老国王就被病痛缠身。到了冬天之初,这位年迈的国王躺在病床上,终于气息奄奄地离开人世。


    风中捉刀是老国王的孙子。老国王一直很疼爱这个孙子。老者时常抚摸幼儿毛绒绒的头顶,告诉他巴达利王国的历史:巴达利王国原本并不是一个王国,而是一座辽阔的坟墓。那可怕的恶魔就被镇压在他们的脚底下。巴达利人生来就是要与这个魔为仇人,用尽一切办法牺牲一切也一定要镇压住这个恶魔。


    “如果让魔撕开封印,逃亡人间,一切都会被覆灭,一切都会消失。”


    年幼的风中捉刀趴在祖父的膝上,懵懵懂懂地点头,答应祖父等他长大了,会像先祖一样,用尽他的一切镇守住这方土地。


    老国王死的那天,神态安详。风中捉刀趴在床沿上,眼睁睁看着祖父枯黄的脸颊一点一点地失去生气。


    老国王的儿子,风中捉刀的父亲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床上死去的父亲。即将成为新任国王没有说一句话,转身离开了老国王的寝宫。


    风中捉刀眼中还在流泪,宫廷的女官静悄悄地走了进来,叹气地告诉他赶快去他的父母那里,他的母亲就要离开这里,前往祭坛,成为新一任祭司。


    风中捉刀愣了愣。他慌慌忙忙地爬起来,匆忙地跑去他的父母那里。当他赶到的时候,他的父母刚刚饮下和离酒。母亲看到风中捉刀,放下了酒杯,来到了他的面前。


    母亲抚摸了一下儿子软嫩的脸庞,然后走向侍女,将头冠摘了下来。风中捉刀伸手想要抓住母亲的衣摆,却没有成功。他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母亲褪下太子妃的妆容,换上朴素的白色祭祀的服装,然后离开王宫。


    风中捉刀回头看向父亲。父亲面色肃穆,低垂着眼,手中抚摸着白色的箫。那是父亲和母亲的定情信物。


    这一天,父亲没有挽留,母亲离开了王宫,从他的祖母手里接过祭祀的法杖。


    这一天,他的祖父和祖母先后离开了人世,中间隔了一场盛大的祭司交割医师。


    风中捉刀站在祭坛下,他想起祖父说过的那个魔鬼,就被镇压在祭坛之下。


    祭坛的大门一旦关上,只在一年仅有的几个祭祀大节会开启。风中捉刀只有在这仅有的几天能够看到他的母亲。随着时间的流逝,孩子对母亲越发思念对母爱越发渴望。母亲看向亲子的目光却一次比一次冷漠。最后仿佛在看待一个陌生人。


    年幼的孩童因为母亲冷漠地目光,感受到比寒冬还要刺骨的冷意。 不仅仅是亲子得到了母亲的漠视,曾经最亲密的丈夫,现任的国王受到同样的对待。


    风中捉刀从来不是一个愚笨的孩子,他感受得到,母亲对他已经没有了对爱子的疼惜,对他的父亲也没有了昔日的缠倦恩爱之情。


    但是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父亲告诉他这是王族的命运。古老的先祖镇压了魔鬼,魔鬼将全部的怨愤化作诅咒,诅咒王族永远失去所爱。


    国王曾经的妻子,王子永远的母亲没有忘记他们,只是失去了对他们的感情。即便依旧记得彼此的关系,感情已经在魔鬼的诅咒中渐渐丧失,不复存在。


    国王的话,让王子浑身发冷。他爬到了树上,躲藏在碧绿的绿叶丛中。他不想回到人们的视线中,他仿佛能从每个人的眼睛里看到母亲冷漠的目光。


    他最后睡着了,困困的梦境最后被一阵委屈的呜咽声打碎。风中捉刀揉揉眼睛,探出脑袋,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家伙正蹲在树下偷偷抹眼泪。


    风中捉刀从树上跳了下来,双脚稳稳地落在小家伙的旁边。小家伙吓了一跳,抬起头,眼睛红红地望向风中捉刀。


    风中捉刀拍拍小家伙的肩膀,让他不要再哭了。他们还小呢,还不知道真正的痛苦是什么呢。


    小家伙愣了愣,问风中捉刀什么事真正的痛苦。


    风中捉刀脑中浮现母亲褪下宫装离开王宫时,父亲落寞的神情,然后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


    小家伙倒没有因为没有答案就质疑风中捉刀,而是低头认真地思索起来。半晌,这个脸蛋嫩嫩圆圆的小家伙竟然抬起头,朝风中捉刀点了下头,表示他明白了。


    然而这个叫岳飞凕的小家伙并没有明白。 他是个爱哭鬼、受气包,好像到哪儿都受人欺负,受了欺负就偷偷跑来树底下哭。


    风中捉刀受不了他哭得眼睛红红,满脸都是泪水的样子,更不喜欢他到处受气的样子。


    男孩子,就应该坚强一些。这个王国的未来是要靠他们来保护的。


    风中捉刀想这么老气横秋地教训爱哭鬼,但是话到临头就变成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哥,你是我的小弟。我会一直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哭地。


    受气包还是第一次听到同龄的小孩说要做他大哥,要保护他,而不是讨厌他,变着法子欺负他。


    从那天开始,风中捉刀就一直陪着爱哭包,盯着周围不怀好意的坏小子们。他当真说到做到,谁欺负受气包,他就揍谁,揍到对方鬼哭狼嚎跑回家,再不敢跑到他跟前欺负受气包为止。


    风中捉刀这个大哥做得有模有样,虽然以暴制暴了一点,更显得十分可靠,值得信耐。受气包很感动,渐渐变成了风中捉刀屁股后面的一根小尾巴。以前是风中捉刀围着岳飞凕转,随时准备着打跑想要欺负他小弟的小混蛋们。现在则是岳飞凕无时无刻地跟着风中捉刀。风中捉刀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这让风中捉刀有点头疼。他自己生得身强力壮,岳飞凕却瘦弱得多,一年到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大半时间在咳咳嗽嗽,生着大大小小的病。有一次岳飞凕跟着风中捉刀到野外狩猎,过了一个晚上,接过不小心被毒草割破了脚踝,差点就死在了漫天星光的荒漠绿洲里。


    这次意外后,风中捉刀就再不敢任着岳飞凕跟着自己出去冒险了。好在岳飞凕很听话,自己也知道分寸,经过这次后很听话地顺从了风中捉刀的阻扰,没有再不顾后果地跟着风中捉刀。但是他们的感情没有因此变淡。相反,风中捉刀每次冒险回来,都会坐在他们认识的那棵大树下,对岳飞凕绘声绘色地讲述经历的危险见过的美景。每次 看到岳飞凕眼底的憧憬和崇拜,风中捉刀都十分的骄傲。


    十六岁,是一个充满冲动和暧昧的年纪。风中捉刀生日那天,沙漠胜景月轮花绽放了,满满地铺了一地,绽放在迷醉的月光下。风中捉刀站在花海里,看着熟睡过去的岳飞凕,心头忽然涌动起酸涩难抑的滋味。他低下头在少年饱满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下去,蜻蜓点水,甜美如蜜。


    懵懂的恋情,就这样伴随着花海静悄悄地绽放。在它还来不及释放出香气之前,命运伸出纤细的手,突兀地摘下了它。


    岳飞凕被祭坛选中,成为了下任的祭司。


    风中捉刀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以为只有王族迎娶的女性才能成为祭司。他想起母亲已经冰冷透彻的双眼,浑身发冷。


    他跑去找父王,想要抗议,认为这是不合规矩的。父王告诉他,祭司选择的标准从来只有王族心上最爱的人,除非他们不再爱对方,否则心上人只能呆在祭坛里日渐冰冷,最后耗尽心头最后一滴滚热的血,死去。


    就像风中捉刀的祖父和祖母一样。当他的父王死去时,他最爱的人便会死去。当 风中捉刀死去时,他最爱的人同样会随同离开。


    因为他们的死,让魔鬼失去了对他们所爱之人的兴趣。那是一份最邪恶的兴趣,每一份王族珍重的情感都会被魔鬼剥夺走。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