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生子)达令6

严格说来,本月初一,并不符合我国对黄道吉日的定义。要是有人翻翻老黄历,还能看到“忌婚姻”的字样。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叶修、周泽楷四脚踏进民政局大厅的时候,里面除了工作人员,猫儿都没看见一只,更别说人了。

周泽楷彻底地摘除了身上所有的伪装,也不怕工作人员是荣耀的粉,把他认出来,曝光他和叶修的婚姻关系。

周泽楷的确不怕的。叶修不知道,按轮回那复杂充满商业性堪称娱乐圈经纪公司和艺人之间的合同,轮回的赛手不论是正式的、临时的还是培训营的,其恋爱、结婚这些事情都得给俱乐部报备。恋爱还算好,偷偷找个人谈一谈,公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些职业选手真不是娱乐明星不是?

但是结婚这件事,不仅要报备,还得和俱乐部磋商,得经过俱乐部同意才成,否则算违约。

法律上这种条款是没效用的,但是俱乐部要整个不安生不听话的选手,真的太容易了。

比如说周泽楷,人俱乐部看你不爽了,直接把一枪穿云的账号卡撸了,也不给你退役,就给你个随便的非神枪手的账号卡,平常赛场上也不让你怎么露脸,你能怎么样呢?

想想一年前的叶修,连荣耀四大战术师之首都能被自己一手拉扯出来的战队、俱乐部坑,联盟哪个职业选手能傲气地说,自己可以随随便便对自己的东家说“不”?

何况周泽楷这么乖,根本不会为了这种事去搞事情,让自己和俱乐部来回折腾。

他只是结婚,周泽楷没觉得俱乐部会拒绝,毕竟他是收到军部和民政局一齐发过来的婚约通知涵,才不得不结婚的。

说起来,接到周泽楷的通知,说小伙子年纪轻轻就要结婚,轮回俱乐部的经理还当周泽楷难得跟自己幽默一把呢。轮回经理商场上蹦跶了好多年,眼光毒辣,当然看得出吕可只是和周泽楷玩玩,纯粹的谈恋爱,不会涉及婚姻。哪想到周泽楷就给他突然来了这么个通知。

等知道这个婚事是怎么来的,对象是谁后,经理是真的想哭。也就是眼看着就要退休的叶修,也就是军部的通知涵没得拒绝,轮回高层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要不然你换成正当打之年的喻文州、王杰希……试试;你换上自由恋爱试试?俱乐部分分钟棒打鸳鸯,你信不信?

俱乐部毕竟是搞商业赚钱的。以负责轮回全体选手商业发展的经理为代表的轮回“智囊团”迅速地抛开了周泽楷再也耍不了单身play,嘤嘤嘤的郁闷,转而做了充分的计划,务必把这件事的好处充分挖掘出来,将其中的商业价值充分利用起来。

比如说,前后第一人情侣款抱枕什么的,轮回真的不介意和兴欣一起合作,教教一看就是外行人的兴欣老板娘,怎么做个称职的俱乐部老板。

说实话,每次瞅见兴欣的选手的名单,轮回的经理都有种宝山在眼前,却偏偏是别人家的自己不能伸手的蛋疼感。

所以,经理一直以来都是很支持杜明的,虽然他也知道杜明和唐柔,可能性不大。

轮回的高层“智囊们”整了三天,制定出了一套非常详尽,针对自家队长与兴欣队长婚后的商业运作。

而第一步,是将这个婚事报备给了荣耀联盟主席。对于自家战队队长被称为联盟的脸面这件事,轮回的人是很骄傲的。轮回经理坚定地认为,不能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婚事刺激到,也不能白白浪费联盟官方的资源。

所以,在叶修拿着民政局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申请表,看着上面写着“申请结婚登记书”的时候,荣耀联盟的官方网站已经开天辟地、别开生面地将首页弄成了大红色,一个骚包瞎人眼的双喜字,在一对粗长得怎么少也烧不完的双龙蜡烛的火红烛光下,熠熠生辉。

这天,正习惯性浏览荣耀官方的记者、玩家、俱乐部工作人员……各路人马,都震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联盟官网被黑了呢。

不止是联盟官网,轮回也卖着关子,向外公开战队将有队员于今日与联盟另一个战队的职业选手喜结连理。搞得粉丝群一哆嗦,全部在泪奔,向天祷告,最好不要是周泽楷、江波涛、吴启、吕泊远……杜明倒是可以的,丫最近出现在人前就是一副春心荡漾桃花开的模样,连他的忠实老婆粉都做好了嫁老公的准备。

此时此刻,也就等着叶修和周泽楷在结婚证上签字按手印,一切就可以公布于众了。

而这一切,叶修是不知道的。

不止他不知道,陈果大老板也是不知道的。轮回直到所有事情都准备就绪,结果回头一看,兴欣……卧槽,兴欣竟然没有官网!!!轮回经理心累,连忙找了江波涛联系了苏沐橙,让陈果准备准备,不管怎么样,在我家官网爆料、连记者招待会都准备好的情况下,你们得跟我们隔空喊话,互相口径一致吧。别我们这欢天喜地地公诸于众,你们还要偷偷摸摸搞隐婚。

陈果接到了轮回经理的信息,却是不知道要不要跟着轮回的节奏走。毕竟这事涉及叶修的隐私,陈果自觉不该由她来拍板决定是否公布出来。

但是叶修,你是知道的,他是个没有手机的男人。陈果只好曲线救国,找苏沐橙想从她那里拿到周泽楷的手机号码,让周泽楷帮忙转一下电话。

但是苏沐橙说她没有周泽楷的手机号。

这怎么可能?

陈果看着偶像,头一次觉得对方不愧是叶修拉扯大的。

陈果也明白苏沐橙的意思,于是再三思索后,决定紧跟轮回节奏,紧急联系了那个小记者,将叶修的婚事公布出来。

而此刻,握着登记表的叶修,却有种如梦初醒的错觉。他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他挺有冲动想开口提醒发表的工作人员,他们只是来婚检的,只婚检不登记的那种。但是身边的青年已经毫不犹豫地握笔填写了,他个依靠强权逼人结婚的,再在这儿唧唧歪歪不肯登记,未免太不真诚了。

叶修握着笔,憋了口气,心道一声拼了,不就是结婚组成家庭,要有责任心心里随时有着家再也不能那么随性浪了吗?叶修,你可以的!

于是提笔,开始填写。叶修这边刚刚写了叶修两个字,性别栏都没填呢,周泽楷那边已经刷刷刷,迅速果断地填完了单子。

周泽楷将登记表推到了叶修这边。周泽楷倚着窗台,侧身看着叶修:“前辈,我填好这张了。”申请结婚登记表是一式两份,每一份上都必须填写准备缔结婚姻关系的两人的身份信息,以及亲笔签名、指印。

叶修顿时尴尬满心,瞥了一眼被推到手边,周泽楷已经按过指印的登记表——周泽楷竟是如此果断干脆。叶修什么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只能干巴巴只能硬着头皮朝周泽楷笑了一下,道:“小周写字很快啊,你等会儿啊。”说完低头加快了填写的速度。

周泽楷也没说什么,只是看到叶修手机没填几个字的表格时,眼中的光芒瞬息改变了下,随即有恢复正常。青年挺安心挺耐心地等着前辈填写,发现叶修在填写身份证号的时候,稍稍犹疑了下。周泽楷不禁想起一年前嘉世宣布叶秋退役的消息,以及前不久叶秋摇身一变成叶修的“奇妙”事儿。

因为最近才使用本属于自己的身份证以及那排数字,所以有些“陌生”吧。

周泽楷忽然很好奇,叶修是怎样度过名为叶秋的那七年时光的。是否觉得别扭?是否每每在别人这样称呼自己时恍然想起一个一胞同生的家人?更或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叶秋身份证上的少年面孔,偷偷思念家人?

这个人,是怎样爱着荣耀这款游戏呢?或者说,这个人是怎样眷恋着自由呢?而荣耀在叶修无异于自由的信仰,那是他一生的执着与荣光。

现在,这个为了自由,年少不经事时就敢于离家出走,一走便是十年的男人,却是自投罗网,要和自己走进婚姻、家庭的禁锢中去呢。

周泽楷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他和叶修的这场婚姻,真正的不适应者不会是他,反而是巴巴地申请婚约,直白表白喜欢他的叶修。

周泽楷忽然开口道:“前辈真的喜欢我?”

叶修闻言顿时泪流满面,手下更是笔耕不停加速:看吧,果然嫌弃他速度慢,结婚态度不诚恳,现在开始“讨伐”他了吧?

不过为了表示诚恳,在笔耕不辍的前提下,叶修不忘开口表“爱意”:“喜欢,哥感觉自己能喜欢你一辈子。小周你可别不信啊。”

周泽楷难能可贵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依旧不喜欢前辈,但不会仗着前辈喜欢,欺负前辈。”他顿了一下,思索着从今早见面开始,自己全然没有设想中的讨厌叶修,反而是依旧向过去一样十分钦佩这位前辈,无时无刻不想着超越这个人,翻越过这个人在嘉世时创造的三冠王,这座让每一个职业选手仰视叹息的山峰。

周泽楷是个容易陷入冷静的男人。周泽楷承认上个月他在答应叶修结婚时,是冲动而不理智的。但是经过这半个月的沉淀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至少比起叶修,周泽楷自觉已经十分接受和对方结婚和共度未来人生这个事了。

所以周泽楷觉得作为一个有担当的成年男人,有些话是可以在这个时候说的。

周泽楷对叶修说:“前辈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叶修手中握着的笔停顿了下来,他没有抬眼去看周泽楷。因为他的心脏在这一刻跳动得太快了,他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周泽楷突然而来、近乎情话的承诺。同样,他也需要时间来冷静冷静自己这颗可怜的,正被高压热流风暴到肆虐、扫荡的大脑。

片刻之后,叶修双眼微红地抬起头,扭头看向周泽楷。叶修朝周泽楷点了下头,笑着说道:“小周也别担心,哥一定会对你更好一点。”

坐在窗台后面的工作人员妹子,默默低头甩了个白眼:这么多年了,登记结婚的爱侣见过千千万,就数眼前这对最腻歪,又是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又是你对我好我对你更好的,这是当演瑶琼剧啊,也不嫌齁的慌。

妹子觉得眼前这情景有点甜得发酸,于是一狠心,找了张表递给了周泽楷。

这是张申请打孕育针的登记表。妹子坐镇的这个工作窗台主要负责的是男男结婚登记的。妹子能以小小年纪就坐镇一窗之台,也是有本事的,但凡但她窗口上登记的男男,甭管他是年上年下、美攻强受强攻美受、强攻弱受弱攻强受……其上下攻受之体位分配就没有逃得过妹字一双睿智的眼睛,迄今为止,妹子还没将孕育针发错过人。

从眼前这对男同志走到窗台,妹子抬眼瞧他们第一眼,就已经判断出,高那么点长着张明星脸的小鲜肉必然是攻,旁边这个看着普通仔细瞅瞅还挺勾魂,浑身懒洋洋又有点不安的大龄青年必须是那个受。

原本妹子是要把登记孕育针的表格递给叶修的,但是她被人撒了把奇怪的狗粮,又齁又酸,所以一个“失手”把单子递到了周泽楷那边。

周泽楷看着递到眼前的单子,看过上面的标题,沉默了,生平头一次,脑子里出现了一句话,然后整个脑子里跟狗啃过似的,就剩三个字不断重复,充斥着他的大脑——我不要打孕育针,我不要生孩子,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然后他就看到一个漂亮的手伸了过来,修长白皙的食指在表格的下端,标注为申请人配偶的那一栏上点了点。

周泽楷旋即明白了叶修的意思,微抬头,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叶修,却是和对方笑吟吟的目光相接。

前辈的眼睛,还是这么漂亮。周泽楷脑子里冒出了一句话。他是知道叶修的眼睛很漂亮的,当叶修懒懒地笑起来的时候,这双有些下垂的眼睛就变得很勾人。而此刻叶修脸上的笑,却让周泽楷记起第一次见到叶修时,对方也是这样单纯而温和地笑着,鼓励着自己这个新人。那时叶修的眼睛也是这样犯规的漂亮,仿佛藏满了整个天空的星子。周泽楷漏了一拍心跳,迅速地低下头去,在叶修指出来的地方,签下了名字。

叶修看着周泽楷微微泛红的耳朵,不禁觉得搞笑,到底年轻啊,填个孕育针的申请表还这么害羞。幸亏哥通情达理,主动揽了打针这事,否则还不知道周泽楷得多么别扭抗拒呢!

说不得,这婚事就闹崩,掰掰了。叶修按耐不住地想。

评论(16)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