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逗侬

还是单身时候爽

(周叶/生子)达令14

叶修独自坐在大厅里等着。他和周泽楷一天都没碰见别的来登记的夫妻,本以为这天就他们两个了。没想到他在大厅里坐了一会儿,就看到一男一女带着口罩蒙着脸,“鬼鬼祟祟”地从他眼前走过。其中那个男人手里还紧紧拽着一团纸。

叶修挑了挑眉,对这对新婚夫妻行动间的鬼祟,十分的不解和不以为然。

也不知道怎么的,叶修总觉得这个男人身形有点眼熟,半晌忽然想起中午记者招待会上,刻意跟自己作梗的那个男记者。

不是吧……

叶修感觉不太好地想,又想不出他和周泽楷能有什么错漏之处能被记者抓住,也就暂时把这事情放下了。

叶修目送着这对小“夫妻”走出了大门。十分钟后,周泽楷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手里抓着个塑料袋,里面全是王医生配的药。

叶修接过塑料袋,在里面翻了翻,最后翻出了止疼药,发现不是王医生配的那种。

“医生配的,几种成分不好。”周泽楷解释道。游戏竞技也是竞技,他们这种职业选手,对药物成分是有一定要求的,含兴奋剂成分的药物肯定是不能吃,个别会降低思维反应力和神经反射性的药剂成分更是决不能碰的。

幸运的是,王医生配给叶修的几种药,只有止疼药中含有两种降低神经反射性的成分,周泽楷让换了以前轮回专门的医疗队给他开过的另一种止疼药,也就没事了。

虽然,两种止疼药相比,后者药力要弱一点,周泽楷认为叶修应该会和自己做出一样的决定。

叶修闻言将止疼药扔回了塑料袋,点头对周泽楷表达了谢意:“小周有心了,谢谢啊。”

周泽楷默默点了下头,算是接受了叶修的道谢。

“那现在我们各回各的俱乐部吧。”叶修起身,一手拎着一个袋子,抬脚准备走。

周泽楷连忙伸手“抢走”了放着避孕套的纸袋,同时不解地问叶修:“你要回H市?”

“对啊。”叶修理所当然地点头,没觉得有哪里不对。

“现在?”周泽楷视线落在叶修因为空出来而自然捂住肚子的左手,神情是很不认同的,“你身体不舒服。”还要长途跋涉地奔回H市兴欣?这不是找罪受吗?作为一名“二十四孝好老公专业准毕业生”,周泽楷是绝不容许刚签证到手的老婆受这份罪过的。

绝对绝对的不行!

没错,他就是心疼叶修啦,怎么滴呢?反正他们结婚了。 刚刚周泽楷一个人跑出去买药,路上他慎重仔细地考虑过了!他看到叶修难受痛苦是真心里不舒坦,紧张得很,完全称得上感同身受。他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不过事已如此,也就只能这么认了。 婚前叶修对他干的那些坏事情他周泽楷就既往不咎了,只要婚后叶修老老实实地,别一个劲地想玩NTR,周泽楷会跟他做一对感情很好的朋友“夫妻”的。

叶修尴尬地放下了左手,而后挠了挠头,不太懂周泽楷什么意思:“你看我这也就带了点吃饭坐车的钱,想在S市多待一晚也不行啊。”叶修此前略有耳闻孕育针的不同凡响,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疼。早知道他就多带点钞票,能在S市待上一晚上缓和一下,也成啊。

“要不,你借我点,我找个旅馆睡一晚?”叶修想了想,反正都是夫妻了,他就不跟周泽楷客气这些了。不过这钱最后肯定还是要还的,毕竟这个婚是假结婚,也不能太得寸进尺不是。稍微向对方寻求点帮助确是可以的。

周泽楷却没给叶修这个面子,非常坚决地拒绝了叶修的请求:“不借。”

“不是,小周你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叶修想说,但是周泽楷已经再次开口接着说道,“跟我回家。”

“啊?”叶修愣。

“跟我回家。”周泽楷重申道。

这回叶修知道自己刚刚是没有听错,也没有理解错,周泽楷是真的要带他回家去。

可是为什么啊?

这完全超脱了叶修的料想。一时之间联盟教科书变得手足无措、面红耳赤。

“你这是……”叶修好不容易从一片夹杂着喜悦和奇怪的羞耻感中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却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父母,要见你。”周泽楷忽然也觉得自己这话有点儿太直接。可是夫妻么,不就应该住在一起的么?像叶修这种“一结婚就两地分居”的想法才是奇怪的吧?

于是周泽楷又理直气壮了起来,反而觉得叶修的想法才是不可理喻的。

而周泽楷一向是个行动派,跟想法不可理喻的人,他从来是不会啰嗦的,只会直接“动手”。

周泽楷不再给叶修“抵赖”,不肯跟他走的机会,伸手接过另一个袋子,顺势就握紧叶修的右手,抬脚往外走。

“走!”周泽楷不容置疑,带着叶修就往外走。

叶修想反抗来着,奈何重“病”在身,他真扛不住身强体壮,重点是一身健康的年轻后辈的力气,于是就糊里糊涂地被周泽楷带进了出租车,又糊里糊涂地被周泽楷领进了他家所在的小区。

周泽楷呢,打小就长得漂漂亮亮的,长大了更是个帅得很不平凡的小伙,加上性格又好,在小区里真的是个“家喻户晓”的“明星”,上至八十下至八岁,都很喜欢这个越长越帅的小伙。

这不,周泽楷一进小区,就遭到了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大姑娘小屁孩的瞩目和打招呼。

“哎呦,小楷哥,今天回家来啦?”因为周泽楷大部分时候都住轮回宿舍,现在小区这些邻居反而很少见到他。要不也不会这么注目周泽楷。

周泽楷点了下头,嗯了一声,手上用了点力,将叶修扶得更稳些。

按说,头一次见老丈人和丈母娘,对一个男人来说,可谓是人生一等大事。叶修本来也是挺亢奋的。尤其是周泽楷这暧昧不明的态度,老实说,叶修是真的忍不住有点小期待的。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彼此喜欢,谁不乐意呢?

但是客观上孕育针的药效太强悍太霸道了,这极大地抑制了叶修的激动和喜悦。在出租车上他就因为剧烈的腹痛而整个人都萎了。要不是有周泽楷尽心尽力地搀扶着,叶修估摸着他得依靠巨大的意志力和漫长的时间才能蹭到周泽楷他家。

问周泽楷话的大妈,这会儿终于注意到了叶修。大妈看叶修脸色不好,不由得关心道:“这是你朋友啊?这是病了?”

周泽楷闻言,摇头:“不是。”

“啊?”大妈显然没懂周泽楷这句“不是”指代的什么。

周泽楷只好解释:“不是朋友。”

“那是?”大妈更疑惑了。

“我老婆。”周泽楷脸红了红。

叶修一个没走稳,差点倒头冲地面栽过去。

评论(11)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