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月共华裳

纵千里,不相聚,与月共华裳

(周叶/生子)达令19

叶修吓得直接睁眼,坐了起来。坐在床上愣了半天,叶修才从这个怪诞的噩梦中回过神来。回忆了一下梦里的事情,叶修忍不住拍了拍额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么念叨一句,叶修心静了下来,却听到自己肚子咕咕的叫饿声。原本他只是肚子疼,现在他则是饿的前胸贴后背,连胃都跟着抽疼起来。

双重夹击下,叶修深吸了一口冷气,急忙从床上爬了下来。但是走到客厅他却没看见周泽楷的身影。

叶修心生奇怪,捂着肚子和胃,在周家四处允许外人转动的地方逛了一圈,最后确认了,周泽楷这个主人真不在家。

叶修不是那种随便翻别人家东西的人,更不是不经主人允许就随便翻吃的“熊孩子”。但是现在他真的饿得难受,想着自己现在好赖也算半个周家人吧,吃他家一口饭总不能轰他出门吧?

这么想着,叶修顺手把衣筐里自己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然后晃出了洗盥室,跑进了厨房。

叶修打开了冰箱的上层,很不幸,除了一堆新鲜水嫩的红辣椒,他什么也没看见。不知道怎么的,叶修就想起了终于吃的那一口爆椒土豆,顿时胃抽搐得更厉害了。

叶修疼得满脑袋冒冷汗,急忙关了上层,打开了下层的冷冻柜。这次运气不错,他看到两袋子没开封的水饺。

叶修觉得就现在自己这饥饿度,这两袋子生吃都行。但是作为一个进化中的猿猴,他还是忍耐着非人的饥饿,拿了水饺解冻,同时打开了燃气灶,准备煮饺子。

趁着汤水没滚,叶修又跑回了周泽楷的卧室,翻出了医生开出的药。

现在哥真的很饿哎……叶修心说,先吃药垫垫胃吧。

叶修看了看五种药药盒上贴着的用药量,将药盒一盒盒打开,将药丸一颗颗地抠了出来。抠一颗叶修扔一颗进嘴里,一下子就吞了下去,不知道的还当他吞的是糖果呢。

按药量要求叶修总共吞了八颗药,这才又跑回了厨房。燃气灶上的水已经开了,水饺却还没完全解冻。八颗药当然不可能顶饿,吃药之前叶修有多饿,吃药之后叶修还是怎么饿,甚至更饿。

叶修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水饺没解冻完估摸着自己就饿死在这里了。

水饺被一股脑地倒进了滚水里,刚刚还在翻滚中的热水一下子又平静了下来。叶修看着沉进水底的水饺,吞了口口水,迅速操起锅盖盖住了锅。

等吧!

叶修痛苦地对自己说。

叶修等在厨房里等水饺子熟透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口有动静,听着像说话声。

叶修看看锅,揭了锅盖,这么点时间,水再次滚了起来,水饺跟着翻来覆去,可惜依旧没熟。将锅盖重新盖上,揭了一个口,叶修走了出去,打开了门。门一开,周泽楷的声音却传了进来:

“叶修我的人,永远!你没机会!”

叶修愣了半晌,心突地为这句霸道了点放话颤了一下。叶修打开了门,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女粉云佳欣正侧身站在门前,怀里抱着个笔记本电脑。

周泽楷正和云佳欣面对面站着。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说呢,叶修的第一反应就是剑拔张弩,很有点那什么的意思。

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听见声响,都朝叶修看了过来。叶修忽然就觉得挺尴尬的。他摸了摸鼻子,问向周泽楷:“在说什么呢?”

周泽楷冷峻异常的脸色因为叶修的一句问话,缓和了一下。周泽楷听懂了叶修这句话不是在问他刚刚和云佳欣在说什么,而是在问他为什么说出这么一句话。

刚刚,带着一个购物袋出去,却拎了两手回来的周泽楷,刚走出电梯,就看见云佳欣抱着电脑,正伸胳膊准备摁着他家的门铃。

刚被刘老太指点过要把老婆看牢点,别被人撬了墙角的周泽楷,顿时脸黑了。

叶修还在睡觉呢,周泽楷怎么能让云佳欣把他吵醒了?

周泽楷赶紧上前几步,阻止“青梅竹马”云佳欣的作妖:“想做什么?”

“啊,小楷哥呀。”穿得一身青春靓丽、凹凸有致的云佳欣转过身来,笑嘻嘻满脸都是无辜清纯和不知人情世故,“喏,我笔记本坏了,叶神不是做过网管吗,所以想找他帮忙修一下。”

云佳欣这点针对宅男的套路,周泽楷能不懂?轮回枪王直接冷硬拒绝这一波“竹马小三”:“前辈不会!”

“怎么会,网管肯定……”云佳欣可不能忍周泽楷对她和叶修感情发展的干涉,立马义正言辞地反驳,但是周泽楷却抢先抢了她的话:“你究竟要干什么?”

“找叶神修电脑啊。”云佳欣奇怪地回答,不明白周泽楷干嘛一问再问。

“不是这个。”周泽楷冷冷道。

这回云佳欣算是听懂了,随即收起了脸上刻意堆积起来的青春无辜的笑容。

“我喜欢叶神,我有信心能把他抢到手。周泽楷你别挡道!”云佳欣挺了挺C罩杯的胸,很骄傲直白地冲周泽楷放话抢人,“我告诉你周泽楷,花无百日红,你能靠这张脸吸引叶神多少天?”

周泽楷没跟这个互相看不顺眼的“青梅竹马”费话,他直接放话,要赶云佳欣走,不乐意跟她在这浪费时间。

周泽楷还惦记着给叶修做晚饭了!

“叶修我的人,永远!你没机会!”周泽楷说,然后叶修就打开了门,一脸愣逼地问他干嘛说这么一句话。

周泽楷朝云佳欣放话的时候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反而觉得十分心安理得、理所当然。但是让叶修知道了他就有点不好了、窘迫了。

周泽楷很诚恳地在心里反省了,自己刚刚那句话确实有点点霸道,占有欲强了点。

周泽楷希望叶修没听懂他话里头这点点霸道和占有欲,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于是被荣耀誉为“无解的枪王”的男人,脸微微红地梗着脖子,硬逼着自己生硬地回答了叶修的话:“放话!”说罢,就走到叶修面前,进了门。

云佳欣立即可怜兮兮地抱了抱笔记本,向叶修“解释”:“没什么,就是我电脑坏了,想找叶神帮忙看看,但是小楷哥好像误会了……”委屈脸。(。•́︿•̀。)

“啊,修电脑啊,那我……”叶修尴尬地笑了笑,他又不蠢,跟在苏沐橙后面也看了不少狗血剧了,刚刚门口那情景怎么会闹不明白?

要么是这妹子单纯地看上了自己,被周泽楷发现了,所以周泽楷冲她放了狠话;

要么这妹子绕了个弯喜欢的是周泽楷,准备曲线救国从自己这边下手,结果被周泽楷误会了,冲她放了狠话。

不管是哪一种,这妹子都不是单纯来修电脑的。

总而言之周泽楷是冲她放了狠话,狠话里的意思太特别的霸道、占有欲极强。

叶修现在浑身难受,因为孕育针腹痛如绞,因为饿胃里一直在冒酸水,他真没心思去分辨女粉丝是对自己有意,还是来拐着弯挖他墙角的。

但是周泽楷刚刚那句话太有意思了,叶修现在别说只是胃酸肚子疼,就是全身瘫痪了,只要脑子能动他都要去细细地想一想,顺便理一理今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这些事情背后能够透露给他的头绪。

“对不起啊,我虽然做过网管,但是修电脑这事我只会一招,还是我们老板娘教的。要不你回去试试?”

“什么?”云佳欣有点好奇。

“开机重启。”叶修说。

云佳欣一时无语。

云佳欣说不出话了,走进去的周泽楷则有话要说,就听到他在屋里冲叶修喊:“叶修,关门!”听声音,摆明了在不高兴。

云佳欣脸色一变,立即忿忿不平道:“小楷哥怎么这样对叶神说话,你可是他的前辈。”

这话要叶修怎么接?叶修只能笑笑,说:“没事,夫妻么,都这样,我习惯了。”

云佳欣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叶修,心说叶神你怎么能习惯呢?这种大男子主义,削他还差不多,习惯是坚决不行的!

云佳欣越发觉得不能放叶修和周泽楷继续下去了,现在叶修是习惯了周泽楷的大男子主义,以后就是得给洗衣烧饭、当牛做马的仆人啊!这太糟蹋他斗神的形象了!

云佳欣再次想开口,但是周泽楷已经转回了头,一手撑在门框上,一手揽住了叶修的腰,低头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水饺熟了,我盛好了,前辈进去吃吧。”

饿死了的叶修闻言能吃了,连忙点了下头。他冲云佳欣歉意地笑了一下,也不等她再开口,人已经转身进去吃饺子了。

叶修一走,周泽楷脸上的腼腆和温柔立即一扫而光,再次变回冷峻酷哥的模样。

云佳欣的脸色也很差,愤恨不已:“周……”

周泽楷“碰”地一声关上了门,根本不管云佳欣被关在门外会怎么样。事实上,云佳欣连门铃都没按,毕竟她是要做小三的,必须体现出素质,才能吸引想要勾搭的男人不是?

周泽楷走到客厅,看到叶修正拿着筷子夹水饺往嘴里塞,也不知道烫似的,塞得两腮都鼓了起来,眼睛却是滴溜溜地转着,盯着周泽楷拎回来的两袋子食材瞧。等周泽楷走进来,叶修的一双下垂眼又滴溜溜地往他身上转了过来。

周泽楷立即被他瞧得都不好意思了。

叶修快速嚼了嚼嘴里的饺子皮饺子肉,吞了下去,又喝了口汤,缓解了下嘴里的饺子味。他看看两袋子食材,莫名地就想起冰箱里的红辣椒,顿时觉得在周家开饭前吃了饺子是个不错的决定。

“小周你家吃的很辣的吧?”叶修随口问了周泽楷一句。

周泽楷点点头:“前辈喜欢吃的我都会做,今晚吃西湖醋鱼怎么样?”

西湖醋鱼?这很好啊!他是百吃不厌啊!叶修心说。

“小周有心了。”还没吃饱的叶修满意地点点头。

“还有龙井虾仁。”周泽楷继续说道,嘴角弯弯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叶修。

这个好!叶修默默给周泽楷点了个赞。

“糟烩鞭笋,”周泽楷又说了一道菜。

杭州名菜,小周你都会做啊,厨艺很不错啊!叶修心道。

“山药豆腐炖排骨,”周泽楷接着说。

这个……好像不是杭州菜,不过自己很喜欢。叶修手指不自觉地点了下筷子。

“银鱼蛋羹。”周泽楷报了最后一样为叶修准备的菜色。

叶修眨眨眼,这道他也喜欢。不过这个季节要买到银鱼,不太容易吧?

叶修那颗贼“脏”的心思,动了动。他佯装无疑,小心地试探周泽楷:“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你去问沐橙啦?这太有心了,哥感动!”

周泽楷愣了愣,摇头:“聚餐的时候注意到的。”

“哦。”叶修心说,你这真是太有心了,哥都是发觉喜欢你后,才刻意注意你喜欢吃什么的呢。
————————

君莫笑:你操作者血防厚吗?

一枪穿云:(,,•́ . •̀,,)?

君莫笑:我操作者要发起散人快打了,你操作者撑着点

一枪穿云:Σ( ° △ °|||)︴Σ(っ °Д °;)っ(°Д°≡°Д°)怎么办,楷楷血很薄的,会失身的啊

君莫笑:(ノ"◑ڡ◑)ノ"(。•́︿•̀。)没事,淡定,叶不羞会负责的,来,给你根事后烟抽抽

评论(22)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