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周叶)锣鼓一声响,娶亲啰

中国古代娶老婆,真是件麻烦事。打个比方说,不管新郎新娘一大早天没亮就被人从床上挖起来,甭管你激不激动、紧不紧张、困不困,都得立马起床,不许哭不许闹,更不许撒泼耍横。

周泽楷一大早就是被一堆兄弟从床上挖起来的。一阵涂脂抹粉换衣服戴冠帽啊,整整花了半个时辰才把荣朝第一帅哥儿包成了一个大红包。然后就算着吉时前呼后拥上马开锣。

这个锣鼓声响一路,这个鞭炮震一路。锣鼓一响,鞭炮一炸,不管是知道的不知道这喜事全都冲了过来,拥挤在路两边凑热闹。这热闹不是白凑啊,喜糖喜糕铜板满天抛洒出去,那气派绝对比仙人高手出场仙女撒花更叫老百姓开心啊。

一路招招摇摇,就到了小叶将军府。这个荣朝有两家姓叶的大户人家,但其实是一家人。一家是大哥,因军功显赫被封为侯,人称大叶侯府。还有一个弟弟,军功没那么显赫,就只是沾了大将军的名头,但比哥哥有实权。

周泽楷要娶的呢,就是小叶大将军的闺女,小字柔奕。

娶亲之前周泽楷是没见过这位将军家的大小姐,大小姐却是见过他。周家来提亲那天,大小姐偷偷躲在屏风后面,瞅一眼,甚满意,再瞅一眼,还是甚满意。于是三书六礼两家按着流程一一走过。

这不,终于走到最后一个流程,周泽楷马上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周泽楷抱了抱,觉得这个美人有点沉,骨架有点爷们兮兮的。不过将门千金……大概都这样?周泽楷回忆了一下小叶大将军那个跟男人似的的二小姐,立即释怀,表示理解。

反正这时代,你又不能跟对方相亲接触,是好是坏,全赖媒婆一张嘴一副良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周泽楷对自家夫人要求不高重点要有内在美。当然,能漂亮还是漂亮的好,谁不想捞个眼舒服不是?

于是八抬大红轿子一抬,又是一阵敲锣打鼓,从小叶将军府往周将军走。两边的路人都等着,看俊俏的新郎官,看红艳艳的大花轿,看长龙一条的迎亲队伍以及更加长的嫁妆。有心人还会给数一数看小叶将军府陪嫁了多少抬。

一抬一抬,抬到了周府大门口。

媒婆对新郎官说,你踢一下轿子门,以后他就跟你走。

周泽楷心说,踢就踢呗。敌军三百多斤重的大首领都被自己从高头大马上踢下来过,何况一顶小轿子。

轿门踢开,又是一堆流程。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拜夫妻,礼成,送入洞房。从这一刻起,周小将军周泽楷也是有媳妇有老婆的人了,就是平常正正经经的小周将军这会儿也笑弯了一双漂亮迷人的眼。

然后就是一顿胡喝海喝,不管是亲是仇,是老是少,饭菜桌上但凡撞见周泽楷的都敬酒,上等女儿红,喝得人心美眼里泛桃花。

但这是新郎官啊,还有个闹洞房的play等着他呢,怎么也不能真把他喝趴下人事不知不是?于是一杯女儿红来了,江波涛顶上,于是一碗女儿红来了,孙翔顶上,于是一坛子女儿红来了,所有兄弟一人一碗瓜分顶上。

好不容易挨到了洞房门口,新郎随嫁的大美女丫鬟苏姑娘领着一帮陪嫁丫头巧笑倩兮地走上前,个个把手往前一伸,意思不要太明显。

半醉的江波涛被比他还醉的兄弟扶着,开始做散财童子。

丫鬟们一共捋了九回羊毛,才算收了手,让了路。哥几个想,这回可以进入闹洞房了吧。

苏姑娘巧笑倩兮地说:“新郎官给吟个应景的诗呗。”

我次奥,我们一堆武将,你让我们吟诗?诚意呢?爱心呢?这还想不想洞房花烛小登科了?

孙翔当时就怒了,要不是杜明拉着能立马动手,把这几个小娘子带走关小柴房。

最后还是方明华有先见之明,左掏掏右掏掏,掏出本《唐诗三百首》——苏姑娘说了,只是让新郎官吟诗一首,又没说作诗一首,简单简单。

小周将军对着《唐诗三百首》吟了整整三百首,苏姑娘才算他通关。

兄弟们高兴,鼓掌,准备闹洞房。

苏姑娘巧笑倩兮地门口一挡,说:“新郎官给舞一套功夫给我家小姐品品呗。”

噢,这倒没什么,小意思。

小周将军当场演练了一套周家绝学双枪神技,那叫一个威风凌凌、精彩丰呈。

兄弟们看着高兴,鼓掌,提脚就要把浑身汗淋淋的新郎官塞进洞房。

苏姑娘巧笑倩兮门口继续一挡,说:“我们姐妹几个喜酒还没喝呢。”

哥几个一听,都是军中人士,虽然酒桌上都喝高了,但是对付几个小娘们,还是绰绰有余啊!

于是江波涛喝倒了。

于是方明华喝倒了。

……
于是孙翔喝倒了。

最后就剩被重重保护的周泽楷还挺立着。

苏姑娘巧笑倩兮地说:“新郎官好酒量,继续呗?”

周泽楷瞪了苏姑娘一眼:“适可而止。”

苏姑娘笑了笑,果然适可而止,让周泽楷进了洞房,然后叫陪嫁的丫鬟小厮将喝倒的人收拾收拾抬走。

进了洞房流程就简单了,苏姑娘大概是真喝高了,连交杯酒都没让他们喝就跑了,把门一关,将周泽楷一个人就留给了新娘子。

周泽楷这也是头一次成亲,没经验,略激动,加上喝高了,没想太多,上去就小心翼翼地把红艳艳的盖头给掀开了。然后露出了一个男人脸,冲他笑。

虽然这男人长得很俊俏,但他真的就是一个男人,绝不是小叶将军家二小姐那般,长得像个男人。

周泽楷立刻意识到,货不对盘!

这特么是几个意思?哥哥我过五关斩六将,兄弟几个都全部喝倒牺牲了,你给我弄一男新娘子?

周泽楷霎时眼就红了!不爽、愤怒,各种负面情绪加身。周泽楷一眼望进对方笑吟吟似一汪泉水的眼睛里,心道我不能白被叶家人这么耍,就是为了壮烈“牺牲”的兄弟们也不能让对方随随便便笑一笑就把这事给过了!

渣攻style必须走起!

周泽楷明显是喝高了,脑子醉得不轻,愤怒的火焰又把他眼睛烧得通红,全副心思都在如何报复叶家对自己的欺辱。

他准备先女干了对方,让这个自己花了六个月时间被各种规矩繁文缛节倒腾来倒腾去娶回来的新娘子履行他作为人()妻的职责!

周泽楷的脑子里完完全全被“辱我者我必加倍辱之”这几个字给强占了,完全想不到其他。

比如说,两个男人在一个房间里一张床上,君确定是君女干了他而不是他女干了君吗?

周泽楷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上去就想把人扑倒,然后被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反扑倒在床被上。那床被底下铺了一层枣子花生各种各样的东西,咯得周泽楷胸口好疼。

周泽楷渣攻style显然不可能的了,但愿对方别看在他漂亮的脸蛋性感的身材上,对他来个qin兽style才好。

一把明晃晃锋利无比的匕首,贴在了周泽楷漂亮细腻的脸蛋肌肤上。

“小伙子别紧张,”“新娘子”操着一口低沉性感低炮音,哄周泽楷,“你乖乖的配合,小爷保证不动你。”

这男人声音真好听,搔得周泽楷耳朵直痒痒。酒劲开始上涌,周泽楷忽然感觉不好,很不好。

他硬了嘿!

然而现在敌我实力相差甚大,他想强了对方明显不可能,至于让对方配合……

“你谁?”周泽楷勉强动弹了一下,依旧被对方压得死死的。

“叶修。”新娘子回答。

周泽楷琢磨了一下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大叶侯府大世子好像就叫这个名。

等等,等等,这特么不是准太子妃吗?

周泽楷浑身一激灵,不可遏制地更硬了!

要说当今皇室也是世间难得一寻的奇葩,盛产龙阳断袖,时不时就娶个男皇后纳个男妃。一开始,整个皇朝都抗争过,第一个要娶男皇后的皇帝话刚出口,就遭到满朝文武的抵抗,当庭就撞死三个大臣。

然而文治武功一生以“霸道”二字为最高信仰的皇帝并不在意,还把这撞死的三大臣的儿子孙子重孙子,嫁了一批给男人,剩下的也都强迫娶了男人。真是要多凶残就有多凶残,要多变态就有多变态。群臣没办法,最后只能哆哆嗦嗦都做了鹌鹑。这个皇帝开了先例后,后边来的皇帝就方便多了,看上哪个男的就娶哪个,娶不了也要想方设法尝一尝,搞得京城有点姿色才干的男人,上至五十下至十五,都战战兢兢,看见皇室就绷紧了脸,做丑恶状,唯恐被看上。

这不,眼看着现任太子就要成年,马上就可以娶老婆了,京城未婚的少年们是闻风而动。主要是上面早就透下了风声,太子爷很中意大叶侯府的世子叶修,想定他做太子妃。

这话一出来还得了?不摆明了说太子是龙阳断袖?

我次奥,太可怕了!没结婚的大伙子小青年赶紧相亲的走起,结婚的走起!

一时之间,京城女贵,再丑再凶的女人,但凡没男人的都马上有了男人娶回家,当菩萨伺候着。

然后周泽楷他那个当将军的爹就被招了宫,上问:“汝子可婚配乎?”

周泽楷他爹周老将军浑身一哆嗦,两股战战,回曰:“已定亲。”

上又问:“哪家千金?”

周老将军抹抹额头上细细冒出来的汗,心里百转千回,最后锁定一个人家,回:“大将军之女。”

说完这些,当今天子才把周老将军给放了。周老将军一出皇宫,立马跑去了小叶大将军府,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述说老友再不帮忙,自家花儿一般的儿子就要被强行入宫给人做小,自个儿也要因为欺君之罪,被下大牢。

小叶大将军跟周老将军那是何等的情深义重,当即一拍大腿,道:“怕什么,老子什么都不多,就是女儿多。十八个黄花大闺女,叫小周来,随便他挑!”

然后呢?然后小叶大将军府把同一条街隔壁府大侄子未来太子妃塞进了花轿,送进了周府。

这几个意思?

这几个意思!

堂堂侯府世子跑来当他周泽楷的新娘,要是喜欢男人何不笑纳太子爷?要不喜欢男人你跑来跟我个男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是个怎么情况?

“干什么?”周泽楷想不通,他也不挣扎了,就怕挣扎着挣扎着暴露了下面那一根直挺挺略带顶头弯。两个男人的,这多不好意思。

“借你家躲躲。”本来可以做太子妃做皇后光宗闹祖抹黑门楣的男人,不咸不淡地说。

躲躲?躲躲你妹啊!明明有一千种方式一万个地方可以躲,你丫偏偏躲进我老婆的小花轿,你要没点别的意思,本将军是坚决不信的!

然后周泽楷就感觉到叶修把一条腿ji进了他两条腿之间。等等,这是要干嘛?周泽楷顿时警铃大作,说好的本将军乖乖配合,太子妃你绝不动手动脚的呢?再等等你好像压着我小兄弟了。(*/ω\*)

正压着周泽楷的叶修顿了顿,连忙收回了调整姿势方便压制周泽楷而ji进身下人两条腿之间的左腿。

“那什么,不好意思哈小周。”叶修松了手。周泽楷立即翻身坐起,虎视眈眈地盯着叶修。

叶修摸摸鼻子,很不好意思,暗自庆幸刚刚没用力,要不然把周老将军这根独苗压折了,周府上下非跟他拼命不可!

“叶小姐呢?”周泽楷闷了半天,缓过那股冲动不那么硬后,才开口问叶修。

叶修这就更不好意思了:“我堂妹她……咳,遁入空门了。”不知道哪里来的老尼姑,三一忽悠,五一忽悠,就把他家活泼可爱、天真烂漫的堂妹忽悠进了尼姑庵做了光头小尼姑。虽说小叶大将军有十八个大闺女,但是托得太子爷的福,十八个定出去十一个,还剩六个未成年黄毛丫头,个比个矮不知事。最后还是叶修慷慨fu义英勇xian身,把自己给juan躯嫁了过来。

周泽楷听着叶修胡掰掰,内心翻涌不息。次奥,他宁愿小叶大将军随便认个干女儿嫁过来糊弄自己,也好过塞一男的,还是未来太子妃。

叶修瞅着小周将军面相心软,于是开始哭自己的命好苦,不喜欢男的还被太子看上。眼看着皇帝快下旨婚配了,他能不着急吗?可是他太子妃的名头已经传遍全国上下,哪家敢把女儿嫁给他,跟未来皇帝作对,不想活啦?

百般无奈下,叶修只好搭顺风车嫁过来,逃了太子那一劫。

周泽楷听着叶修的诉苦,感觉好像挺有道理挺可怜,但怎么听都是自己最可怜最无辜。这下好了,他一纯爷们倒成了太子这个龙阳爱好者的情敌了!

老话说得好啊,夺人爱妻,胜过断人手足!他们周府算是完了。

“小周你也别激动,等太子封了妃这阵风过了,哥就跟你和离,你休了哥也没问题。”叶修打着商量说。他好歹侯门嫡长子大将军亲侄子背后靠山一溜一溜的,拒绝不了太子妃的高位,但是还是可以拒绝给太子做小妾的。等到太子娶了正妃皇家也不好意思开口让他去做妾。

当然,等太子升官做了九五至尊,那就又是另一套说法了。不过金上正是盛年,太子想做皇帝,还早还早,叶修暂不考虑那么远,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周泽楷想了想,也没别的办法,将就着小心过吧,反正太子下个月就成年了。

然而,太子却是痴情种子,太子他不肯娶正妃啊!扬言非叶修不娶,周泽楷一日不休了老婆他一日不娶太子妃。

我次奥,这叫周泽楷怎么是好?他是真心想跟叶修和离把他个男人给休了,但是太子这么一闹,全天下都他妈知道太子对他老婆虎视眈眈,他要把老婆给休了,那不是称了太子的心意,是怕了太子?甚至可以看作卖妻求荣吗?

这不行!这绝对不行!

周家世代为武将,要的就是一股子纯爷们的气节!坚决不能做那卖妻求荣的勾当!

周泽楷心底真TMD苦!叶修同样TMD心里苦,他真是轻视了太子的痴情啊,完全被坑在了周家不能动弹。

叶修多想跑去抓住太子的肩膀猛摇:“你到底看中了哥什么?哥改还不行吗?”

周泽楷和叶修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瞪了差不多十年,终于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了。离是离不成了,那就好好地,和和美美地过吧。反正就是这么个人,看了这么多年,脸也看熟了,感情也看出来了,就这么着吧。

于是迟了十年的交杯酒一口干了,迟了十年的洞房花烛小登科了。

这边他们刚床上打了一架,周泽楷豁出命去,把明媒正娶的老婆压炕上给XXOO吃了个饱,那边皇室就来了个大赦天下,说太子爷回心转意,看上了竹马竹马,还是两情相悦呦。

周泽楷和叶修刚从一夜折腾后的沉眠中睁开眼,就听到叶修干妹妹苏姑娘站门口,欢天喜地地告诉他俩可算熬出头了,太子寻到真爱下个月初一就大婚了。

周泽楷和叶修两人,当时心头就剩两个字:我日!

end(*^ワ^*)

评论(14)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