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彩虹桥

一日三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ABO)阴谋与婚姻(傲慢与偏见)5

  CP:周泽楷X叶修;孙翔X叶秋

  涉及CP:莫凡X苏沐橙;韩文清/张新杰,and可能有all叶倾向。

  题材:ABO,发情期、筑巢期

  (*/ω\*)蠢蛋写文,ooc不可抑制。冷CP爱好者,只能自割大腿喂自己了

目录:http://bailihuanhua.lofter.com/post/40a36f_eedb7562

        正文

  叶修一个手刀劈晕了Alpha,转身就驾着马车逃离了现场。他跑得真快,江波涛几个人察觉不对赶过来的时候,“凶手”已经逃之夭夭,连点影子都没有。

  对此恶性事件,孙翔双手叉腰,做出了最公正的评价:“穷山恶水出刁民!”

  江波涛等人摇摇头,拒绝了孙翔要捉拿真凶的意见。首先那是一个Omega。周泽楷作为一个优质的Alpha竟然被Omega给弄晕了,传扬出去绝非一件漂亮的事情,连风流韵事都算不上。其次,如果他们选择私了,私下惩罚这个Omega,更是一件让周泽楷出丑难堪的事情。

  何况以周泽楷的秉性,绝不乐意他们插手他的终身大事。

  年轻人们手忙脚乱地弄醒了周泽楷。孙管家着急地围着这群年轻人打转。毕竟受伤晕倒的是周泽楷,这位大舅爷家的独生子,可不只是一个有钱商人的继承人那么简单。

  周泽楷醒来后,江波涛就带着所有人的好奇,亲切地关怀周泽楷,怎么会和他的Omega起了冲突,还被人给劈晕了。

  周泽楷本身也是懵懂的,他怎么也不明白怎么会招致这么个结果。他只是求婚了——向自己的Omega求婚,有什么问题吗?

  “这的确不是什么问题,是完全理所应当的事情。”江波涛点头赞同,然后话锋一转,“但是在此之前,你总得有点过程。”

  “?”周泽楷茫然地看向江波涛。孙翔在一旁撇了撇嘴:这么个穷山僻壤,无非就是规矩特别的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比一个Alpha真挚的求婚来得名正言顺。

  孙翔作为一个海龟,接受了最纯正的开放思想。这种旧式的封建糟粕他是十分鄙夷和抵触的。他不禁想到他家老头子让他去相亲的对象,同样来自于这样一个落后封闭的乡下小镇,他们的精神世界绝对不会共通。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这也是他无法接受这门婚事的最大原因。

  所以,在孙翔看来,周泽楷仅凭信息素的亲和,就贸然向一个Omega求婚,是非常不明智的。

  “你至少得知道他的名字。”江波涛安慰地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介于这个地方的风俗……其实无论哪里都是一样的,想要娶到一户人家的Omega,你得先讨好他的家人。他的父母,他的兄弟姐妹。”

  江波涛的话没能安慰到周泽楷。相反,周泽楷紧皱的眉头挤夹得更紧了。他想到了刚刚求婚时,第一个跳出来阻止的妇人。根据Omega的回话可知,这位妇人正是Omega的母亲,也就是他的丈母娘。

  通常人们都有一句话,叫“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但是一旦丈母娘看女婿不顺眼,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不过在这些之前,确实如江波涛所说,周泽楷遗漏了一个求婚的重要环节——他连Omega的姓名都不知道。而现在Omega已经逃走,他是要去哪里寻找他呢?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方明华搀扶着妻子的玉手,这位年轻貌美的表嫂温柔地对亲族的子弟笑道,“这里不是大城市。相信我,你想在这里找一个人,绝对不是难事。”

  叶修驾驶马车,离开了犯罪现场。由于那几个“糟糕”的Alpha肆无忌惮地释放信息素,这导致马车上的三名Omega,包括叶修在内都不可控地释放了自身的信息素。这可不方便直接去镇上逛大街。叶修明智地选择回到叶家。众人清洗了一遍身体,就连Beta的夫人也在钢琴教师的建议下清洗掉了身上沾染的Alpha和Omega混杂的气味。等到三名Omega都能将自己的信息素收放自如后,众人才重新上路。

  在他们走之前,叶老爷回来了。叶修有心和叶老爷聊聊镇长的事情,但是叶夫人显然猜到了他的意图,非常强硬地将他拖上了马车。

  “你得接受现实,你现在是一个Omega了,有些事情不适合掺合。”叶夫人绷紧脸,义正言辞地教训长子。

  叶修没有说话,他缩脚缩腿地坐在马车里。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偏偏叶修的个头不矮,甚至和那些Alpha们都不相上下。要他和三位女士挤坐在一辆马车车厢里,太为难他了。

  叶夫人也察觉到了这点,因而注意力从教育儿子如何做一个“柔弱可亲的Omega”转移到了购买马车上。

  “得买得宽敞些,可以让叶秋去办这件事。你和叶秋的个子都太高了,作为Omega这可不好。啊,刚刚那个向你求婚的小子,是Alpha吗?”

  “是。”叶修回道。

  “他的个头可真高,肯定比你高。”叶夫人赞叹道。这时候她忽然又兴致勃勃地想起了那个被她拒绝的可怜年轻人的各种好处。

  “是啊。”叶修非常配合道。

  “样貌也很好。”偷偷瞧了一眼的苏沐橙笑嘻嘻道。

  “是啊,真不错。他一定是从城里来的。这样的家世和样貌,如果礼貌些,肯定有很多Omega趋之若鹜。”叶夫人啧啧称奇地揣测,“我以前有个男朋友,也是这样优秀的人。不过他太风流了,作为情人是很不错,做丈夫就太不成了。”

  叶修摆弄着手里的怀表,对叶夫人状似追忆往昔,实则暗暗告诫自己的话,不置一词。

  钢琴教师闻言,惊讶地看了眼叶夫人。在这种乡下,一个已婚的家庭主妇可不适合说这样的风流韵事。尤其她的儿女都在现场,这已经是在变相“教坏”她的儿女,有碍风化了。

  钢琴教师不禁想到那个传闻。叶夫人不是本地人,而是叶老爷在城里求学时追求的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所以和乡下大多数唯唯诺诺的Beta不同,叶夫人有着绝非一般的风情。

  据说叶夫人的娘家非常有钱,之所以会把女儿嫁给乡绅叶老爷,明面上是因为叶夫人的父亲唐老爷觉得叶老爷年轻有为。但是乡间多嘴的妇人们通过叶修、叶秋的出生时间纷纷揣测是叶夫人未婚先孕才导致了她的下嫁。

  虽说决定了要买辆新马车,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叶夫人让马夫将马车赶到了小姑家,准备向他家借辆马车。

  叶修的小姑的夫家姓罗,罗夫人跟罗先生只生了一个Beta儿子叫罗辑。罗辑是乡里少见的斯文聪明人,却继承了罗先生古板、执拗的性格。叶夫人不喜欢罗先生的个性,也不喜欢这家人家正房小妾的乱斗。每次到罗家,她都免不了被拖在小姑的客厅,听她絮叨身为正妻的各种不如意。

  如果只是这样,叶夫人还能忍受。但是在叶修分化成Omega后,她的这位小姑聊天的话题就从她可恼的家庭琐事变成了对叶夫人的深刻同情,并且一直劝说叶夫人让叶老爷纳一房小妾,以便生下一个Alpha或者Beta继承家业,免得叶夫人母子在叶老爷过世后被赶出去,变成乞丐一样的无产业者。

  这当然是叶夫人不可忍耐的,她就是真去做了乞丐也绝不会让叶老爷跟别的beta有一腿的!何况她的嫁妆再怎么样也不会少到让他们母子过得像个乞丐。她在娘家的时候可是很受宠的,否则在刚怀上叶修和叶秋的时候她就被打死了,根本嫁不了孩子的父亲。

  基于这些原因,叶夫人和罗夫人的关系并不怎么样,不过她要去罗家借一辆马车倒也不难。罗夫人看到叶夫人的时候,似乎又想和她触膝长谈,但是被叶夫人婉转地拒绝了。

  罗家借给叶家一辆马车,同时罗家的Beta小少爷罗辑也被叶家的小姑拜托给了她的大外甥。

  叶修和罗辑坐在了一辆马车上。罗辑比叶修小上几岁,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人白白净净地穿着学生装非常的斯文。

  叶修看到罗辑的手里捧着一本书,非常厚重。书的封面上写着“算术”两个字。这个表弟一如既往地喜欢这些数字科学。

  罗辑抬头迎上叶修打量的目光,忽然开口道:“你们要去镇上做什么?”

  叶修回道:“去给沐橙定制几件衣服。”

  “我建议去安老板的制衣铺。他是从城里搬来养老的,店里的衣服式样都很时兴。”罗辑推了推样式古板但在这个地方绝对是洋气玩意的眼镜,对叶修介绍道。

  两辆马车在一个小时后到达了镇上。叶夫人显然是个内行人,并不需要罗辑的推荐,已经领着人去了安老板的制衣铺。钢琴教师也跟着一起去了,因为叶夫人非常盛情地表示要赠送她一套衣裙作为细心教导苏沐橙钢琴技艺的感谢。

  “而且我也需要一个参谋,这种事你可不能指望叶修自己来,他总是买一些大街货,太没有个性的。以前他没有分化的时候倒也还好,可是一个Omega还是应该穿着得精致漂亮一些。”叶夫人琢磨着拜托钢琴教师道。她这次出来的确主要是来给苏沐橙买衣服的,但是既然叶修跟着来了,自然也不能放过这个小子,让他继续穿得那么随性。对叶夫人的这番话,钢琴教师颇为赞同。既然是准备要出嫁的Omega,当然得打扮得漂亮一些。叶家的双胞胎兄弟本身就是俊美的男子,稍加修饰绝对是少见的美人。

  钢琴教师看了一眼身侧的苏沐橙,不禁感叹这一家人的样貌真是个比个的漂亮,如果不是教育出了问题,全然不会有出嫁难的问题。

  叶修果然如叶夫人所料,对一件一件地比较衣服,从中艰难选择出一两套这件事不感兴趣。他只是走进制衣店转了一圈,就索然无趣地打了个哈欠,然后独自走出了制衣店,在门外等着。这种事在叶修还不是一个Omega的时候发生得多了,叶夫人一时之间也没察觉这有什么不对,以至于一件巨大的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叶修走出制衣店后,就在街道上转了转。他少小离家已经有十年的光景,这条镇上的街道和儿时的记忆已经相去甚远。叶修不禁带着感慨啧啧称奇地逛了起来。虽然叶秋一直写信给军中的他,抱怨家乡的一成不变。但是实际上这里已经被外面世界的文明冲击了,你甚至能在这个乡下小镇的商店里,看到很多海外来的舶来品。

  叶修甚至还看到了一个酒店和舞厅的奇怪结合物。不过他不擅长喝酒,舞蹈也只会那一两个军中流行的,进去这家歌舞厅恐怕没什么用武之地。

  叶修啧啧了一声,就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时候,两个男人从歌舞厅的大门走了出来。

  这是两个Alpha男性,身材都很高大。其中一个形容颇为猥琐,留着一副粗狂的络腮胡子。

  这个络腮胡子Alpha一看到Omega,立刻见猎心喜地冲叶修大喊了一声:“那边那个,那个Omega,快快来让老夫标记一下!老夫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评论(10)

热度(78)